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神話禁區>第三百一十六章:不會跑了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不會跑了吧?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女生小說

「具體說說。」何凡淡淡地道。

「人魔兩脈其實早已埋伏在東海,凌賦,只是他們推出來的人,送到邪子身邊做個眼線,也沒指望成多大事,算是應付邪子。」

陸紫菱說道:「凌賦的任務,就是負責傳遞邪子的消息,之前藉助清蓮庵削弱妖脈力量,是為了讓邪子手下無人,凌賦更好行事,結果罪域的人來了。」

「本來他們要出手幫凌賦收集血液,因為你,他們繼續隱藏了。」

「你的實力很強,又為了九幽魔火而來,他們就打算將你推出來,捧到高處,你從天雲市跑來,不惜做這麼多,定不會輕易放棄九幽魔火。」

「邪子畢竟是邪派門面,你們這麼做,不怕邪派妖脈震怒?」何凡皺眉。

「怕,但沒辦法,這一代邪子,完全不將我們人魔兩脈當回事,妖脈也不斷壓榨我們,在邪派,人魔兩脈舉步維艱,到了這個時候,人魔兩脈不得不除了他,取而代之1陸紫菱冷冷地道。

「所以,九幽魔火剝離之法就出來了?」何凡笑道。

「對,只要你剝離了九幽魔火,我們人魔兩脈老一輩就能直接出手,美曰其名,搶回九幽魔火,再由人脈天才融合,成為新的邪子。」陸紫菱沉聲道。

「我得到的是公平一爭的資格,人魔兩脈,是不是過分了?」何凡面色發寒,老一輩都想插手?

「人魔兩脈,已經忍受不了了,邪子將大量資源,用以培養妖脈,這樣人魔兩脈,永遠不可能翻身1陸紫菱語氣冰冷:「本來不想用你的,但你實力已經夠了,和邪子一爭,絕對能傷了邪子。」

「我和邪子,不論結果如何,兩人都會死?」何凡目光閃爍。

「是,這是人魔兩脈的打算。」陸紫菱道:「但我不想死。」

「你是不是很恨陸昊,讓你回來?」何凡冷笑道:「若你不中邪毒,也不用為了活命出賣他們。」

「有那麼一點。」陸紫菱嘆息道:「我都說了,這個計謀並不高明,你也會有所察覺,但是,你卻不得不為。」

「邪派那個老傢伙,多強?」何凡問道。

「釋靈六級。」陸紫菱沉聲道:「我都說了,你快幫我解了邪毒,也不要為難陸昊。」

「不急,我若解了邪毒,邪派也會有所察覺。」何凡說道,緊接著又道:「你真是為了自己活命?為什麼我感覺不信,當初讓你傳邪派之法,還要用幻境忽悠你。」

「我,我就是為了自己活命。」陸紫菱咬著牙道。

「說實話,否則吊起來,或者,現在殺了陸昊。」何凡冷漠地道。

陸紫菱沉默片刻,道:「綁架凌賦的是你,綁架妖脈的也是你,好了,我都說了。」

「你怎麼知道的?」何凡錯愕,自己綁架的時候,有感應附近沒人才對。

「那天晚上,我看見了你和兩位西方人,向城外飛去,之後就是凌賦被綁架,邪子那邊妖脈也被綁了,而綁架的就是西方人,我不得不懷疑。」陸紫菱回憶那天晚上,高樓上的人,正是她。

「我本來也不確定,是不是你,當時就想說,我忍住了,之後你救回凌賦,我才肯定是你乾的。」陸紫菱道。

「為何肯定是我?我救人還有出現破綻?」何凡皺眉。

「你的感應能力很強,卻被騙入山洞,你回來之後,也只是表現了一下憤怒,之後就不管了,以你的性子,綁架你身邊人,你絕對咽不下這口氣。」陸紫菱冷聲道。

「這還不夠吧?可能對方打不過我,拿凌賦威脅。」何凡說道。

「他們綁架凌賦,會只為了幾株藥材?若是對付你,卻從未以此威脅,而且,你救人後就直接回來,連探查都沒有。」陸紫菱再次道:「而且,我打聽到他們是邪子的人,邪子不會綁架凌賦,更不會只要幾株藥材就算了。」

「好吧,你說的對,都是我乾的,你真的可以去執法局上班了。」何凡也沒想到,會被陸紫菱看見:「你沒和人魔兩脈說?」

「說了也沒用,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他們不可能放棄。」陸紫菱道:「我不知道你實力多強,但你比邪子要狡猾很多,兩位釋靈四級都被你控制了,我不認為他們能殺了你,所以,我才會約你見面。」

「對了,人魔兩脈,現在是不是前往通天峰布置去了?」何凡說道。

「是,邪子也派人去了,剛得到的消息。」陸紫菱點頭。

「這我就放心了,真是辛苦你們人魔兩脈了,又是海龍鯨,又是推我出來,還有九幽魔火剝離之法。」何凡搖頭失笑:「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放心,我不殺你,不過,我要你幫我查一個人,藉助你們邪派力量。」

邪子他知道,比爾已經傳訊,邪子帶人去布置了。

「誰?」陸紫菱問道。

「臧興盛1何凡面色陰寒:「你也說了,我何凡很記仇,幫我查清楚他所在,還有,他現在是不是聯盟高層。」

「你懷疑他有問題?」陸紫菱驚愕。

「西方罪人沖著我來,我想不出第二個。」何凡冷漠道,只有臧興盛知道他的基因數據,與任何物種都不同,一種新出現的基因,肯定是好東西。

當然,何凡也不敢確定,所以只是讓陸紫菱調查。

「若是臧興盛,那我也查不了,聯盟機密,再加上,現在人脈勢力薄弱。」陸紫菱苦澀地道。

「這是你們的事情了,人魔兩脈不行,你這一脈和道門關係匪淺,交給你了,我只要結果。」何凡撇嘴,你們這人脈和道門關係那麼好,肯定還藏有不少力量:「我還有事處理。」

何凡御空而起,渾身邪氣包裹,消失在遠方。

「這個傢伙,又要幹什麼?」陸紫菱面色發白,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會不會是臧興盛,想抓我去研究?若真是他,絕對一刀剁了。」何凡猜測道,自我進化者,估計也就他一個,簡直就是新物種,那些進化學家肯定對他感興趣。

當然,也只是感興趣,他的基因雖然特殊,實力強,但也可以用新型進化搪塞過去,沒有斷定之前,誰敢確定?若是聯盟感興趣,他隨便說說個莫須有的凶獸都能應付過去,讓他們慢慢找。

「何凡,已經打聽清楚了,一位釋靈五級,三位釋靈四級,還有各種進化武器,你真要動手?」比爾和克洛神情凝重地道。

「等了這麼久,為什麼不動手?邪派三脈,讓我很失望。」何凡幽幽道:「若是出事,以藥材和進化藥劑為主,不要戀戰,我擋下那位釋靈五級。」

「動作必須要快,否則邪派他們從通天峰趕回來,我們很可能會死在那。」比爾說道。

「東西拿到了?」何凡問道。

「已經拿到了。」比爾取出一塊令牌,交給何凡,正是邪令:「這是我從泰勒身上偷出來的,我們只有三個小時時間,你剛才已經浪費了半個小時。」

「足夠了。」何凡拿著道令,御空而去,進入茫茫密林中,這裡,有邪派在東海的據點。

「何凡怎麼不在?不會跑了吧?」陸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面色一白,明天就是道邪之戰了,何凡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