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三百二十二章:你確定他是邪派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你確定他是邪派的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蟾妖嘶吼,直撲而來。

何凡一巴掌扇了過去,蟾妖宛如一顆炮彈,飛向遠方:「煩不煩,沒看見我在和佛子交流,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佛子,怎麼拿到三昧真火,你能幫我不?若是可以,我就殺光這裡的邪派,邪子,嗯,等我拿到九幽魔火,一樣幹掉。」何凡說道。

「不能。」佛子道。

「那跑路吧,打不過。」何凡看了眼被壓著打的佛道之人,低嘆道。

「貧僧無法為道子做主。」佛子搖頭道:「大日如來真經可否?」

「你真夠慷慨的,這也敢給?」何凡微微一驚,這絕對是佛門至寶了。

「為了救師兄弟,貧僧只能如此。」佛子道。

「但我還是想要三昧真火。」何凡沉思片刻,自己的廚神道路才是最主要的,目光不由看向道子。

道子強催太上篇,硬擋邪子和幾位釋靈,強行為道門開闢生路,三昧真火再度燃起:「諸位師弟快退。」

「師兄,要走一起走1道門之人傷勢在身,卻未曾退卻一步。

「貧道乃是道子,你們連道子的命令都不聽了?」玄天道怒喝一聲,三昧真火爆發,再度對上邪子和邪派釋靈。

「呃礙…」

血灑長空,道子直接橫飛出去,重傷的他,豈能擋下邪子和全盛時期的牛妖?

「阿彌陀佛,貧僧只能豁命一搏了1

無法說動何凡,佛子強撐身子,再次對上了釋靈五級進化者:「諸位師兄弟,退至吾身後1

「佛子,不可,我們擋著,你先離開。」佛道數人面色大變,沒有一個願意退的。

「何凡施主,貧僧知道你心有顧慮,貧僧付出這條命,開闢生路,勞你護送師弟們離開。」佛子擦了擦嘴角血跡,袈裟飛揚,佛光再起:「三千法相證如來1

「別這麼衝動埃」何凡輕嘆道:「那位釋靈五級交給我,大日如來真經給我如何?」

「好。」佛子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下來,一位釋靈五級,現在對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很好。」何凡人刀再起,對上釋靈五級:「五臟俱損。」

「諸位師弟,殺出生路1佛子喝道。

「何凡,你該死1釋靈五級冷喝一聲,化作巨蟒,殺向何凡。

「誰會死,真的很難說埃」何凡冷笑道。

刀光閃耀,斬在巨蟒身上,強大的力量碰撞,何凡吐血倒飛,巨蟒也是吃痛嘶吼。

「本就重傷的你,還有幾分力量?」一聲冷喝,巨蟒目光森然,再次殺向何凡。

「殺你還是足夠的。」

何凡擦了擦嘴角血跡,他感覺自己最近吐的有點多了,以後還是少吐點。

何凡與妖蟒交手,刀鋒不斷斬落,妖蟒只是輕傷,自己卻受了重創,嗯,跟佛子學的。

「死來1

妖蟒長嘯,一股黑煙噴出,腐蝕進化之力,同時還有一股惡臭。

「一刀成湯1

何凡面色冰冷,一刀斬下,撕裂黑煙,刀芒灌入妖蟒體內,一聲凄厲慘叫傳出,黑水灑落,妖蟒再無蹤影。

何凡直接甩在佛子身旁,面色慘白,喘著粗氣道:「我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帶我離開。」

「一個也別想走1邪子冷喝,他要留下所有人。

噗嗤

道子再次噴血,身形已經站立不穩,若非道門釋靈支撐,早已倒下。

「玄天道,你註定敗在本座手中1邪子面上滿是傲色,睥睨全場:「三教本該邪為首,焉能平坐共齊名1

何凡:「……」

好吧,是不是因為這句話,將邪子刺激瘋了?

「無量天尊,論卑劣手段,貧道確實不如。」玄天道渾身是血,神情依舊平靜,不見絲毫恐懼:「佛子,帶諸位師弟離開。」

「師兄。」道門之人面色大變,想要帶走玄天道,但妖脈釋靈攻擊越發兇猛,完全是要致他們於死地。

「太上篇。」

玄天道雙手環抱,太極虛影再起,超然氣息沒了,多了一絲異樣的氣息,這氣息,更像是一個普通人:「玄天無為1

一掌平推,威勢更勝先前巔峰時期,何凡秘法之眼顫動,發現玄天道身軀內,身體的小部分,爆發了極強的力量,剩下的大部分,也貢獻了力量,但卻爆發很少。

「嗯?」何凡心中迷惑,陷入思索。

「九幽接引入黃泉1

九幽魔火再起,死亡之氣再次散發,邪子再度出手,同時,牛妖也雙足踏空,奇異妖火燃燒,欲要一舉滅殺玄天道。

轟然震動,玄天道宛如斷線風箏,噴血墜地,邪子和牛妖也好不到哪去,邪子傷勢加重,摔落在地,難以站起,牛妖也渾身是血,身受重創。

恐怖的力量席捲,佛道無法近身,不得不遠退出去,躲避不及的,直接被氣浪重創,掉下通天峰。

「玄天道,你的實力,超乎本座想象。」邪子虛弱的語氣中滿是震驚,緊接著就是張狂笑容:「可惜,你終究還是輸了。」

「無量天尊。」玄天道呢喃一聲,強撐著身子盤坐而起,任由身上血水流淌,目光卻閃過一絲迷茫:「何為道?何為太上?」

「殺1邪子強撐一口氣,再次下令。

「三教本該邪為首,邪子這話不錯,可惜,邪子看不見了。」

一聲冷笑傳來,通天峰下,陡然出現十餘道人影,御空而起,其中一人速度極快,直奔邪子而來,邪劍奪命:「秦明,為邪子送行1

「秦明,你敢1

一聲怒吼,牛妖強撐著重創,擋在邪子身前,擋住秦明一劍。

噗嗤

長劍入體,劍芒透體而過,秦明面色淡漠:「忠心的一頭牛,可惜你是妖脈的。」

「牛妖……」邪子目眥欲裂,三足冥烏之軀劇烈顫動,卻是無可奈何。

「一個不留。」秦明冷漠地道,再度殺向邪子,劍芒奪命。

「慢著。」一聲冷喝傳來,何凡身形如電,瞬間擋在邪子身前,人刀碰撞邪劍:「九幽魔火,我志在必得。」

「憑你?」一劍受阻,秦明嗤聲冷笑:「我們還是高看你了,本以為你能剝離九幽魔火,沒想到還要我們來收拾殘局。」

「人魔兩脈。」佛子面色難看,人魔兩脈終於還是來了。

「佛子,我早就提醒過你。」何凡看著秦明,冷聲開口。

「阿彌陀佛,是貧僧的疏忽。」佛子面露愧色,緊接著道:「以他們的實力,想要全滅我們,未必可能,妖脈還未死光,邪子,暫時罷手,共同退敵。」

「那再加上我呢?」

一聲冷笑,一名中年男子御空而來,氣勢極強,一般釋靈面色狂變,釋靈六級!

「師叔,怎麼可能是你?」邪子驚愕地看著中年男子。

「師叔?」何凡也懵了,這特么是妖脈的?

「愚蠢,他乃是人脈長輩1秦明冷笑道:「師叔乃是上古雷神辛環進化者。」

「辛環?」何凡怔了怔,秘法之眼一掃,帶著一抹古怪之色:「你確定他是邪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