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三百二十四章:你是不是還藏了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你是不是還藏了一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何凡還沒瘋到自己天下無敵的地步,道子,佛子,邪子三個傢伙居然還藏著保命底牌,自己雖強,但也不敢保證自己能抗祝

若是一對一,犧牲一具身體,幹掉一個邪子或者道子,後面再補回來也沒問題,但是,自己的九幽魔火和三昧真火鐵定沒了。

「妖脈的人,我可以放走幾個,只要你交出九幽魔火。」何凡面色平靜地道。

「何凡,放他們離開,否則,本座保證,你永遠拿不到九幽魔火1邪子怒聲吼道。

「威脅我?」何凡目光一閃,數道刀芒穿透一位妖脈進化者:「來,你爆發一個試試看,看你的命重要,還是他們的命重要。」

「你……」邪子驚怒,他沒想到,因為他一句話,何凡反而直接殺了妖脈進化者。

「邪派的妖魔人三脈爭鬥,我不想參合,我只想要火焰。」何凡淡淡地道,刀芒縱橫:「道子,考慮的如何?」

「阿彌陀佛,這是大日如來真經。」凈海佛子一揮手,一道金光閃過,沒入何凡手中。

「才一本?我要你的,還有原版的。」何凡說道。

「給你。」佛子沒有猶豫,再次送出一本。

「你們可以離開了。」何凡擺手,刀芒分出一條通道,讓佛門離開:「道子?」

「此乃三昧真火掌控之法,讓道門離開,你若能解貧道疑惑,貧道可以將火種給你,在此期間,貧道在你手中,絕不想著逃走,以太上道祖名義起誓。」玄天道虛弱開口,語氣卻十分堅定。

「可以。」何凡略一思索,答應下來,有了真火掌控之法,道子的三昧真火,也難以傷他,這也算是道子給他看見的誠意。

「走1一聲冷喝,中年男子等人融入風中,欲要緊隨佛道而去。

「我沒有允許你們離開1何凡冷哼一聲,再次出刀,更多的刀芒充斥,直接將中年男子等人逼迫回來,刀氣直接穿透幾人身軀,瞬間斃命。

「邪子,你的誠意?」何凡幽幽道。

「九幽魔火掌控之法。」邪子憋屈地打出一道邪光,沒入何凡手中,是一張古樸獸皮。

「邪派可以離開了。」

何凡看著邪派剩下的寥寥幾人,妖魔人三脈,都沒幾個釋靈了,這次道邪之爭,邪派損失慘重。

「現在,才是我們的恩怨。」何凡看著中年男子,現在就剩下三位釋靈六級還在苦苦支撐,但在天地刀芒之下,已經身受重創:「泰勒也是你們雇傭的吧?誰讓你們來東方的?」

「何凡,這次是我們錯估了你的實力,下次,你絕不會這般好運1中年男子冷冷地道,他身上已經有不少邪毒,一絲絲黑水在滴落。

「你們的實力,應該在天雲市的時候,就能抓了我,為何要等到現在?」何凡冷聲問道。

「哼。」三人冷哼一聲,不發一語。

「說出來,可活命。」何凡淡淡道。

「卑微的凡種,我等早就做好犧牲準備,敢來東方,豈會怕死?」三人譏諷地道,面上沒有絲毫恐懼。

「我們可以合作,你也看見了,我現在與佛道邪為敵,為什麼不能成為朋友?讓我也見識見識,高等種族。」何凡淡笑道。

「你的話,沒人會信1中年男子冷笑道:「要殺便殺,你也算幫了我們,我們本就是來削弱三派,雖未達到最終目的,讓三派大亂,卻也足夠了。」

「你們來此,是為了三派,天雲市呢?」何凡目光帶著一絲冷厲。

「自己想去吧,殺1中年男子冷笑一聲,無懼死亡,斬向何凡。

「不願說,就死吧。」何凡一張抬起,無盡刀芒淹沒三人。

轟隆隆

刀芒炸裂,虛空動蕩,恐怖的邪毒腐蝕,就算是三人有內部防禦,也無法抵擋,化作一攤黑水,從空中飄下。

「讓我看看,都有什麼好東西。」何凡開始搜刮戰利品,將一個個空間包收起來,查看裡面東西。

佛道之身直接收了道子的空間包,又看向邪子:「空間包交出來,否則我追上去,幹掉邪派那幾個。」

「你真陰險。」邪子怒吼一聲,還是乖乖地交了出來。

「過獎。」佛道之身回歸,何凡一手提著鳥籠,一手抓住道子,御空而去。

「接下來該去哪呢?東海市肯定不能待了,必須帶著邪子和道子轉移,以防被三派之人找來。」何凡小聲嘀咕著:「要不,跑回江河市隱居一段時間?還是直接去罪域?」

「罪域不行,自己還要陸紫菱幫忙查消息,要在能聯繫的地方,只能去城市了。」

「東方聯盟總部,聖城。」虛弱的道子開口了。

「聖城?聯盟總部?你該不會想讓我去送人頭吧?」何凡警惕地道。

「貧道生死在你之手,也不會想著逃走,不會害你。」玄天道再次吐了口血水,道:「想必你也不會讓我們恢復,之所以說聖城,因為你必須去聖城,佛子,道子,邪子都應該去。」

「為什麼?」何凡皺眉。

「龍王秘境。」道子解釋道:「海中有處秘籍,乃是神話時代所留,傳聞上古龍王居所,每過一段時間,就有神液凝聚,四大聯盟都會派人前往。」

「神液有什麼用?」何凡有些小心動。

「加速進化,淬鍊體魄,貧道若沒看錯,你佛道之身修鍊了金剛不壞,若能得到神液,定能飛速提升。」道子說道。

「那就去聖城。」何凡點點頭,又道:「聖城怎麼走?」

他不認識路!

「先讓我們恢復一些,再這樣下去,本座要昏死了。」邪子在籠子里叫道:「你是鳥,你不要說話1

「讓我們恢復一點吧。」道子也忍不住道,再這樣下去,傷勢加重,保命底牌說不定直接就爆了。

「允許你們療養幾分傷勢。」何凡看了看下方,找了一片空地落下。

何凡也開始查看戰利品,佛道邪的都是窮逼,幾株藥材一點作用都沒有,算了,全部加在酒里。

「這居然有株五級的?」何凡驚喜地看著一個空間包,這個應該是巴克的,正好吃了,還有幾株四級的。

何凡直接將藥材全部吃了,數據到了43.5%,比之前還多0.5,這場戰鬥不虧。

「何凡,本座的空間包里有一瓶釋靈五級的藥劑,拿給本座……」

「你什麼時候有的空間包?」何凡一臉驚疑地看著邪子,怒道:「說,你是不是還藏了一個包?」

然後,將那瓶藥劑摸出來,直接灌下去:「這下沒了。」

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