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三百二十六章:他已經承認自己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他已經承認自己是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何凡,貧道回來了。」

沒多久,道子帶著兩頭凶獸回來,都是返祖第一變的,初期,不算強。

「嗯,下次再和你說。」何凡看了眼邪子,有些意猶未盡,自己的理念太多,壓在心裡,說出來挺爽的。

「看好了。」何凡斬出兩道刀芒,兩頭凶獸分成一塊塊的,薄如蟬翼:「看見沒,這就是刀工,我何凡的。」

「你刀法,就是這麼練出來的?」邪子和道子都呆了。

誰特么的兇殘刀法,會是切菜練出來的?

何凡又表演了一波,進化之力洗菜,道子邪子已經無話可說,這個世界上,也就這個奇葩乾的出這事。

「何凡,貧道有事與你詳談,亦是心中疑惑,若你能解惑,貧道會給你三昧真火。」道子玄天道肅然道。

「談什麼?」何凡看著道子,又看了眼邪子:「你的九幽魔火,也快給我交出來。」

「貧道想與道友論道。」玄天道面容肅穆,也不再直呼何凡名字,而是以道友相稱。

「論道?我又不懂,我就會廚道。」何凡想了想,旋即恍然道:「你想和我學做菜?」

玄天道:「……」

你想多了,誰會和你學做菜!

邪子冷笑一聲,正要出聲,何凡一瞪眼,道:「不是給九幽魔火,暫時不要說話,你要記住,你是只鳥1

邪子:「……」

P,本座早晚要一雪恥辱!

「咳,貧道是想問問道友,對於太上忘情之道,道友怎麼看?」玄天道輕咳一聲,問道。

「我怎麼看?坐著看?」何凡挑眉,看著臉色明顯不怎麼好的道子,又低聲問道:「你想要什麼答案?」

玄天道面色一僵:「道友,貧道是真心發問,希望道友能夠直言,不用顧忌貧道。」

「你還是和我說,你想要什麼答案吧,我又不認識太上,我還能怎麼看?」何凡撇嘴,鬼知道你心中要的什麼答案?

自己腦海中是記得幾句,但絕對沒有玄天道精深,為他翻譯?開玩笑,玄天道在這方面,絕對能將他吊起來打。..

「何凡就是……」

「你是一隻鳥。」何凡惡狠狠地看著邪子,插嘴什麼,有你說話的地方?

「道友,那貧道換種問法,如何看待太上之道?道友是何種態度?」玄天道沉默片刻,才再次出聲。

「態度?這個簡單,關我屁事。」何凡笑著道,原來你是問著個。

「關你屁事……哈哈,笑死本座了。」

「你是一隻鳥1何凡怒道,你怎麼又插嘴了:「你再笑一聲,我特么將你嘴剁了1

邪子:「……」

「道友,何出此言?」道子卻是目泛精光,面上帶著一絲迷惑。

「那是太上的道,又不是我的道,我又不去忘情。」何凡翻了翻白眼,道。

「太上的道?不是你的道?」道子目光帶著一絲期待:「你學了道門武學,就沒什麼影響?又為何學邪派的?還有佛門的?」

「他是為了完善自己的廚道。」邪子又開口了。

何凡這次沒有去罵邪子,反而怪異地看著道子,他好像知道道子真正要問什麼了,想了想,道:「你是不是迷茫了?不知道進化之路如何走,或者說,你的太上之道,歪了?」

玄天道沉默片刻,苦笑道:「是,道友所言極是,貧道正是茫然了,詢問佛子,佛子同樣茫然,貧道才會寄希望於道邪之戰,想看看邪子如何。」

「你覺醒了獨們進化法?」何凡再次問道,目光帶著濃濃的興奮。

「太上篇,不忘情。」玄天道嘆息。

「太上不忘情?你修的是什麼太上?」邪子又插嘴了。

何凡一刀指向邪子:「從現在起,你立刻閉嘴,否則真剁了你,現在有比九幽魔火更重要的事情1

「道子,其實在通天峰,我就發現你的不同了。」何凡想到之前,道子爆發那一招:「玄天無為那一招。」

「那是貧道自己覺醒的一招,卻是比太上篇更適合貧道,發揮威力更強。」道子嘆道:「所以貧道才會迷茫,因為按照貧道覺醒之法修鍊,絕不可能忘情,與太上篇所要求完全不同。」

「可否一觀你的進化法?」何凡問道。

「可以。」道子沉默片刻,取出一本,遞給何凡。

何凡看著太上篇內容,和原版有很些許不同,但也正是這些許不同,讓玄天道的太上篇,修鍊出來,無法做到忘情。

「你是如何覺醒進化法的?」何凡很關注這個問題:「你從低階開始,就覺醒進化法么?」

自己是全程覺醒,這道子感應起來,不如同階的自己,但還是要問問,畢竟他現在是道邪,佛道加身。

「貧道也不太清楚如何覺醒,踏入釋靈時才覺醒的。」玄天道略帶茫然地道。

「詳細說說。」何凡說道。

「貧道自幼避世修行,在即將釋靈的時候,幾位師弟前來送丹藥,遭遇凶獸,貧道一心想著救下師弟們,那時突破的,也覺醒了進化法,說起來,有些稀里糊塗,因此貧道也迷茫了。」

「你到達低階九級時,如何涅槃的?」何凡又問道。

「服藥。」玄天道說道:「涅槃級沒覺醒,只是釋靈覺醒了。」

何凡也搞不懂,難道,不到十級也能覺醒?還是說,只是機率,而十級是百分百覺醒?

「你們道門,也沒明白為什麼會覺醒?」何凡思索著道:「道門的進化學家怎麼說?」

「沒有,研究不出來。」玄天道搖頭。

何凡想了想,覺得也是,只有九級,十級都不知道,研究不出來很正常。

「道友,你能否解開貧道心中迷惑?」玄天道問道,他正是因為自身覺醒,和道門所學不一樣,才會茫然。

一個忘情,一個不忘情,怎麼搞?

「當然可以,這是廚道的機密,我們私下談,別讓這隻鳥聽見了。」何凡道。

「可惡,本座會聽你們的?」邪子怒道,但身子卻是往何凡這邊挪了挪。

「你看,他已經承認自己是鳥了。」何凡很滿意邪子的覺悟,這麼快就進入角色了。

一揮手,不理會邪子的怒罵,進化之力籠罩他和道子,準備傳授道子,他的自我進化之道,當然,只是嗶嗶幾句,廚道別想。

道子這情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我基因原因,他還要檢查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