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三百二十九章:是不是殘忍了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是不是殘忍了一點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聖城,是東方最大,最強盛的城市,也是東方聯盟的總部,在這裡,完全可以說一句釋靈遍地走。.

釋靈強者很多,何凡來到聖城,看著門前看守之人,都是清一色釋靈,出城入城都要經過檢查。

「二位請留步。」一位釋靈三級進化者攔住何凡和道子,指著籠子道:「朋友,活著的凶獸,不能帶進城市。」

「這不是凶獸,只是一隻普通烏鴉。」何凡正色道,這真不是凶獸,這是邪派邪子。

「普通烏鴉可沒有三條腿的。」進化者淡淡地道。

「我這隻烏鴉,是公的。」何凡道。

「公的?」進化者一呆,有些迷:「這和公母有什麼關係?」

公烏鴉都有三條腿么?我怎麼不知道?

「補品吃多了,全補在第三條腿上了,所以很粗壯,長的和正常腿差不多。」何凡解釋道。

進化者:「……」

道子:「……」

邪子很想爆發,非常想飆出一句話,說出自己的身份,但他擔心,自己若是說話,會被何凡給弄成啞巴。

「這位朋友。」進化者嘴角一抽,道:「還請不要開玩笑,補品吃的再多,也不可能真正補出第三條腿來。」

「進化學家的移植技術可以。」何凡說道。

「朋友,不能帶,你若非要進城,將這烏鴉交給我們,等你出城的時候,再來取走。」進化者說道。

「我這真是普通烏鴉。」

「普通烏鴉沒有三條腿。」

「馬上就兩條腿了。」何凡抽出人刀,伸手抓住邪子,準備剁一條走。

「礙…」

「嘎。」

「什麼聲音?」進化者一時有些懵,剛才烏鴉叫了一聲啊?

「我這烏鴉是個智障,只會叫半聲,我配合一下,補齊他的叫聲。」何凡說道,剛才那聲嘎是他叫的。

「智障烏鴉?烏鴉還有智障?」進化者獃滯,為什麼感覺你在騙我?

邪子怒視著何凡,你特么把刀拿開,拿開啊!

「咳,這位兄弟,貧道道門玄天道,這位是我朋友,這烏鴉,確實是普通烏鴉,你查看一下,沒有絲毫凶獸氣息。」道子取出一塊令牌,交給釋靈三級查看:「貧道道子。」

「原來是道子。」釋靈三級連忙鄭重行禮:「見過道子,我再看看這烏鴉。」

進化者認真檢查一番,確實沒有感覺到絲毫凶獸氣息,連一絲威勢都沒有,狐疑道:「真是一隻普通烏鴉?」

為什麼普通烏鴉會有三條腿?真的是補品吃多了?

「真是,我這烏鴉,由我從小餵養,補品吃多了,腦子沒補起來,全補腿上了。」何凡解釋道。

邪子:「……」

你才是智障,你才沒腦子,你才全補腿上了!

進化者沒再為難,放他們進城。

「還是道子身份好使,多謝了。」何凡感謝一聲,若不是道子,現在估計還在門口,不讓進來。

「貧道也只是想早些入聖城。」道子說道。

「那現在是去報名,還是先找個落腳地?」何凡問道,又加了一句:「我沒錢,你出錢。」

道子失笑:「一點俗世財物,道友又何必看的這般重?」

「你覺得,一個每天吃不飽的人,能大手大腳么?」何凡嘆息,我要是大手大腳,只能睡大街了。

道子不再多說,何凡確實沒什麼錢,更別說是在這聖城消費了,自己吃都吃不飽,哪還有錢干別的?

何凡隨著道子,進入一套宅院,裡面有幾位道門人員:「這是道門為貧道準備的宅院,道友就與貧道一起,居住在此。」

「好。」何凡點頭,看道門人員離開,道:「有沒有密室什麼的?我打算和邪子閉關一下。」

「你又要幹什麼?」邪子怒道:「何凡,你還要如何羞辱本座?」

「交出九幽魔火,一切好說,不然的話,待會給你找幾隻母烏鴉1何凡冷冷地道。

「無量天尊,這是密室鑰匙。」道子取出鑰匙,交給何凡。

「走,去密室。」何凡隨著道子,一起進入密室。

「道友,貧道可否在此觀看?」道子也想知道,何凡會如何要到九幽魔火。

「隨便。」何凡打開腕錶,搜尋一些視頻,將鳥籠放在一旁,惡狠狠地道:「邪子,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若再不交出九幽魔火,休怪我無情1

「有本事殺了本座,本座死了,九幽魔火也會消散1邪子冷聲道。

「這是你逼我的1何凡面色一沉,將腕錶對準道子:「受死吧,邪子。」

道子心頭一凜,何凡腕錶內難不成藏了什麼機密?

「春天到了,大地復甦,又到了交……」

道子直接噴了,你特么給邪子看這東西?

邪子也懵了,獃獃地看著何凡,你是不是有病?

「道子,幫我弄幾個烏鴉版本的,你道門肯定有這種人才,要無毛的,三條腿的。」何凡說道。

道子:「……」

「然後,我就發到進化者網站上去,到時再在網上到處發,標題我都想好了,三足死烏鴉的日常生活。」何凡繼續說道,頓了頓,看向邪子:「你說是日常,還是常日好?」

「這個,道友,是不是殘忍了一點?」道子抹了把汗,你說打算讓邪子以後沒臉見人么?邪派門面,你這麼干,整個邪派會炸埃

「何凡,你能不能要點臉?身為釋靈進化者,你就不能有點風範?」邪子陰冷地看著何凡,身為釋靈,你行事手段,是不是太不符合身份,太下三濫了?

「我不覺得埃」何凡一臉淡漠地道:「正如你當初,不在乎人魔兩脈一樣,根本不將他們當回事,肆意妄為,現在,我們身份就是如此,你與我的差距,太大了。」

「想要好待遇?你配么?」

邪子目中怒火噴涌,可惜渾身力量被封印,任由他如何在籠中掙扎,衝撞,也無法突破這牢籠。

「潑,貧道還是出去吧。」道子輕咳一聲,有了離開的想法,這畫面實在是太辣眼睛,看不下去了。

「現在,你有兩種選擇,要麼與道子一樣,做個交易,要麼,永生永世,在這牢籠之中,奢望外界天空。」何凡面色譏諷:「想回邪派?別想了。」

「何凡,比起我來,你才是真正的陰險,卑鄙1邪子冷冷地道。

「過獎了。」何凡淡漠道:「我可以饒你,已經是打算做一件錯事,放了你,殺孽滔天,又有多少人會進了你的肚皮?」

「你也會在乎那些人的死活?」邪子譏諷地道:「你不過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待我邪派長輩到來,你必死無疑。」

「人都是一樣的,不要說我何凡就真的沒有了人性一樣,我們只是在用不同的方法,去完成同一個目標,而這個過程,就是道門所說的道,你所行的進化之路。」

何凡面色平靜:「大家都是為了進化之巔,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滅了所有凶獸,你能食人,我也能囚禁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