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神話禁區>第三百三十五章:天亮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天亮了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都市言情

「季天涯,還有軍隊抓的那個呢?」何凡又問道。.

「季天涯也是知qingren,被安排在臧興盛身邊,你說的那一個,已經死了,和我說的一樣,基因死亡。」陸青山嘆道:「沒問出什麼有用的信息。」

「還有事么?沒事我走了。」何凡淡淡地道,談到這裡,已經沒什麼消息值得他關注了。

他要是敢喊一句,要調查臧興盛,陸青山絕對帶人將他抓起來。

「還有就是龍王秘境的事情,我想請你幫個忙。」陸青山說道。

「殺一殺罪域銳氣?」何凡挑眉:「調查過我,就該清楚我的行事準則,給多少利益,辦多少事。」

「殺不殺罪域之人隨你,我想請你,回來之時,幫一位東方罪人,他可能會遇到麻煩,我需要你轉道罪域,幫他殺幾個人。」陸青山推出一張照片:「這是此人信息。」

「幫東方罪人?聯盟安插罪域的底?」何凡挑眉。

「四大聯盟,誰沒扔幾個進去?」陸青山淡笑道:「道子和佛子的實力有些勉強,你有這個本事。」

「好處。」何凡淡漠道。

「你要什麼?」陸青山問道。

「越高級越好的凶獸,材料什麼的,最好來個天人級的。」何凡說道,吃飽就不提了,一頓太虧,幾頓不現實。

「釋靈八級一瓶,最高了,完成任務之後,他會給你。」陸青山說道。

「要我殺的人,不會是釋靈八級以上的吧?」何凡皺眉道,**級就別想了,他心裡有數,暫時還干不過。

能在罪域立足,都不是一般人,更別說還是道子和佛子都搞不定的,這肯定不一般,他釋靈六級,就算激發基因,能剛一波釋靈八級,但也只是剛踏入的那種。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若是出現釋靈八級,任務取消,回來我補償你。」陸青山道:「如何?」

「成交。」何凡收下照片,照片上是位短髮中年男子,身形瘦削,戴著一塊紅色玉佩:「有沒有約見的信物?」

「這是他的信息,信物是這塊令牌。」陸青山取出一個檔案,一塊刻著龍形圖案的令牌,交給何凡。

「那好,我先走了。」何凡起身,提著籠子離開。

何凡快去離開,與道子他們匯合。

再次回到道門密室,道子和佛子又被何凡拉著探討,邪子繼續在籠子里待著,孤零零一隻鳥,渴望著外面的世界。

道子和佛子真的是天才,雖然才探討了一天一夜,但卻為何凡改出了好幾個版本的進化法,只是都不是很適合,威力也弱了一些。

「佛子,將你的真佛舍利拿出來用用。」何凡說道。

佛子很慷慨,取出了真佛舍利,將佛門進化法放過去,一樣有虛影演練,但卻只能演練原版的,佛子版和他們一起改造的不行。

「何凡,你加入道佛吧,這樣探討,不知何時才能找出你想要的。」道子說道。

「我加入了,你們道佛都為我研究?」何凡嗤笑,我才不信你們鬼話。

「可以讓進化學家幫你研究,記錄你身軀構造,然後讓儀器運轉你所想要的路線就行了。」道子說道。

何凡微微皺眉,又道:「儀器又不會幫你想路線,還是要想,不過,你倒是提醒我了,你能不能幫我弄個儀器來?」

「這種儀器都是大型的,我這也放不下,而且,價格也昂貴,畢竟你要改的是頂級進化法。」道子苦笑道:「除非你請動哪位頂級進化學家,幫你研究。」

「聖城進化學家肯定不少,你覺得,我搶誰比較好?」何凡摸著自己的雙刀,真誠發問。

道子:「……」

「何凡施主,搶誰都不好。」佛子抹了把汗,你腦子就不能想點別的?不是想著滅誰,就是想著搶誰?

不管是不是自己基因原因,讓西方罪人找來,何凡都不打算,在自己天人之前,暴露自己情況了,所以,儀器要弄,但卻不能讓人知道他基因不同。

「那買一個?多少錢?」何凡沉默片刻,看了眼兩人,這兩個傢伙很有錢。

「買不到,那些都是進化學家才能購買和擁有的,需要一些相關手續,再加上價格極其昂貴,道門也不敢說送人。」道子連忙開口,掐斷何凡讓他送一台的想法。

「那回到上一個問題,搶哪個進化學家比較好?」何凡沉聲道,自己要不綁架一個?

「還是再上一個問題,繼續探討。」道子可不想何凡真去搶。

何凡只是嘴上說說,嗯,至少暫時是說說,他也不可能在聖城綁架一位進化學家,那和找死沒區別。

第二天清晨,三人依舊精神奕奕,陷入熱烈的討論之中,密室門被敲響了。

道子打開門,一位少年道士手捧著一個盒子,走了進來:「見過道子,佛子,何凡道友,這是道友要的東西。」

「多謝了。」何凡接過盒子,說道。

「你讓我道門師弟,給你幹什麼了?」道子看著盒子,面色不善地道。

「你把進化之力去掉,只是一點小東西,又不是什麼珍貴之物,也不是偷來搶來的,緊張什麼。」

何凡瞥了眼道子,又看向籠罩籠子的進化之力。

道子有些不太信,他倒,那盒子裡面是什麼,揮手收了進化之力,露出鳥籠。

邪子眼睛還閉著,何凡拉了拉繩子,邪子有氣無力地看著他:「你又要幹什麼?」

睡個覺都不安穩,你就不能讓我有個正常生活?哪怕是鳥,也要睡個好覺啊!

「天亮了。」何凡淡漠道。

「你又要帶本座出去,然後對著所有人說本座是智障?」邪子悲憤地看著他,罵的,真的被你整的沒脾氣了。

「不帶你出去。」何凡搖頭。

「不帶本座出去,那你們繼續探討,本座有聽不見,打擾本座作甚?」邪子很生氣,很怒,但更窩囊。

「我是想告訴你,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何凡打開木盒,裡面是一條條肥嘟嘟的肉蟲。

邪子:「……」

麻痹,我要瘋!

「無量天尊」道子和佛子麵皮止不住抽搐,道子現在越發慶幸,自己交了三昧真火,否則不知道何凡會拿出什麼東西給他。

「拿開,快給本座拿開,本座不早起1邪子劇烈撲騰,我特么又不是真鳥,我不吃蟲,我也不想早起,我想多睡會!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