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三百三十六章:你不是走的很安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你不是走的很安詳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我養的那隻烏鴉,雖然智障,但最愛早起,最愛吃這種肉蟲。」何凡將盒子往邪子身邊遞了遞:「你再不吃,我就塞你嘴裡,每天給你換口味。」

「何凡,你贏了,你贏了1

邪子雙目滿是血絲,宛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趴在籠子里:「你贏了,我給你九幽魔火。」

「早該這樣了。」何凡將盒子蓋好,扔到一邊:「拿來吧。」

「本座有兩個條件。」邪子冷聲道:「只要你答應……」

「我不答應,愛給不給,不給就吃蟲。」何凡直接打斷:「我發現你真是智障,自己身為邪派一員,一點也不敬業不說,還在這個情況下,跟我提條件?」

「你先聽本座說完,不然你還是把蟲拿來吧。」邪子冷冷地道。

「好吧,你說。」何凡退了一步,敢吃蟲,你厲害。

「第一個條件,本座要和他們一起討論,而且,在此期間,你們不得主動對我動手。」邪子也怕啊,剛放出去,又被關進來咋辦?

「可以。」何凡點頭。

「第二個條件,本座要三個搶奪九幽魔火的機會,只要你敗於本座之手,就將九幽魔火還給本座。」邪子沉聲道。

「沒問題,反正我不在乎你這種菜雞。」何凡說道。

「道子和佛子為證。」邪子看向兩人,相比起何凡,邪子更相信這兩個對頭。

道子和佛子,至少還守規矩,守承諾,何凡這貨,邪子完全不敢信任。

「無量天尊,貧道以太上祖師名義起誓,為邪子作證。」

「貧僧以佛祖名義起誓。」

道子佛子同時說道。

邪子這才放下心來,看向何凡:「解開本座身上封印,本座將九幽魔火給你。」

何凡一揮手,封印瞬間解開,邪子的進化之力瞬間恢復,周身妖邪之氣濃郁,隨後是黑色火焰顯化,快速凝聚,化作一顆火種,交給何凡。

「現在,放本座離開這籠子。」邪子冷冷地道。

「好。」何凡接過火種,以道邪之身煉化,確定是真,九幽魔火在掌中懸浮,瞬息間又變成寒冷火焰,這才揮手收了籠子。

邪子化為人形,面上滿是激動,何凡忍不住說了一句:「是不是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邪子死死地瞪著他,很想弄死他。

「現在就要用掉一次挑戰我的機會么?」何凡淡淡地道,毫不將邪子放在眼裡,九幽魔火都沒了,你一點威脅都沒有。

「等本座報完名回來,再來與你討論。」邪子冷哼一聲,起身出了秘境,等本座摸清了你的底細,就是本座拿回九幽魔火的時候。

到時,本座也要將你關籠子里,把蟲子塞你嘴裡!

「先等下邪子,我先熟悉下九幽魔火。」何凡說道。

兩人點頭,在一旁盤坐,他們也想看看,在何凡手中,就有魔火是否會有不同。

何凡看著手中火焰,心念一動,九幽魔火威能瞬間展開,恐怖高溫充斥密室,讓道子和佛子都不得不運功抵擋,緊接著,卻又是徹骨的寒冷。

皺眉思索片刻,何凡再次運轉九幽魔火,這次與之前不同,而是施展了左右互搏,九幽魔火再綻魔威,卻見密室溫度兩極分化,一邊恐怖高溫,一邊徹骨寒冷。

「你怎麼做到的?」道子和邪子面色一邊,寒冷與高溫並存,九幽魔火在你手中,確實不一樣。

「就這麼做到的埃」何凡面色欣喜地看著九幽魔火:「我的刀法,再添一招。」

「什麼招?」道子和佛子有種不好的預感。

「涼拌與熱菜,皆在一刀。」何凡幽幽道:「你們說是叫一刀涼熱好呢,還是忽冷忽熱呢?」

道子和佛子:「……」

你高興就好。

「若是有一天,我能練出有味道的武技就好了。」何凡嘆息:「你說,怎麼才能練成辣椒,鹽?」

「這個,道友的思維,貧道佩服,你慢慢想。」道子嘴角一抽,你究竟在想什麼?

何凡只是隨口一說,以後說不定有可能的。

「那就叫一刀涼熱了,忽冷忽熱感覺不好聽。」何凡決定了自己的刀招名字,一刀下去,冷盤和熱菜都有了。

「對了,道子,你讓道門幫我準備一些調料唄,我調料不多了。」何凡看了眼空間包,說道:「你放心,去了龍王秘境,我照顧你。」

好吧,你有這個底氣,貧道謝謝你。

「只求道友是真的照拂。」道子苦笑一聲,吩咐下去,他擔心何凡到時,會把他給坑了。

何凡繼續調整自己的一刀涼熱,威力應該沒的說,畢竟是九幽魔火,但他想來,若是再配合上三昧真火,應該更強。

三昧真火主熱,九幽魔火主冷,兩種火焰合一,威能絕對比一朵九幽魔火強。

何凡這邊研究,測試地點,卻是鬧出了大動靜。

「邪子,你是邪子?」一位釋靈複雜地看著邪子,不知道是激動還是驚恐,身子都在抖:「你不是走的很安詳嗎?」

「滾1邪子直接就炸了,你特么才走的安詳,老子還活著!

「聽說沒有,邪子已經死了,走的很安詳,屍體連續抽搐了三天,按都按不住,火化的時候用的是三昧真火……」

「已經聽說了,邪派都知道邪子的死訊了,這消息是杜懷主任親自傳出來的,絕對不會有假。」

「聽你們說的,邪子死的有點慘埃」

邪子:「……」

還好本座出來的,否則明天牌位估計都有了,杜懷啊,陸青山都看出我沒死了,你們就這麼散播我的死訊,真當本座死定了?

「邪子啊,真是萬幸,你還活著。」杜懷連忙迎了上來,激動地道:「快,快裡面請。」

「本座走的很安詳?」邪子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屍體抽搐了三天?」

「那都是何凡說的,我只能這麼回給你們邪派。」杜懷乾笑道,有本事你找何凡去,找我幹啥?你本事大,你去讓何凡走的安詳,讓他抽搐三天去。

「報名吧。」邪子懶得多說,因為他也奈何不了杜懷,只會讓自己更生氣。

「對,對,報名。」杜懷連忙笑道,頓了頓,又道:「對了邪子,這次龍王秘境,何凡也通過了測試。」

「本座知道。」邪子面無表情地道:「我會和何凡一行,你幫忙轉告一下邪派,等本座從秘境歸來,自會回去。」

「沒問題。」杜懷點頭,心中猜測,這是邪子還未獲得自由之身,被限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