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三百九十章:要麼睡我,要麼信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要麼睡我,要麼信我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如煙,何凡在秘境大肆屠殺,只有少數幾人逃了出來,風裡希和耶和華,下落不明。」暗影回復:「這是柳鳴幾人的回答。」

「他們是怎麼逃出來的?」風如煙蹙眉。

「貪生怕死,並給出前來罪域的地圖,才活下來。」暗影道。

「繼續調查,我要知道,他們還有沒有聯繫。」風如煙淡淡地道。

「要不,這次垂釣做手腳,將何凡送入那裡?」暗影提議道:「到時,眾人聯手,定能斬他。」

「到時再說吧,既然何凡將所有人都殺了,那他也該死了。」風如煙面色陰冷下來:「我記得,南方有個叫煉陽炎的進化者,參與了秘境,沒有再出來?」

「是有這麼一個,你怎麼會注意此人?」暗影好奇地道。

「煉陽炎有個師父,曾是南方聖火守護者,火尊,還有其餘聯盟,也都散播消息,讓他們來殺何凡。」風如煙冷聲道。

「可是,若是他們殺了何凡,那何凡的屍體怎麼辦,他身上可能存在的古仙神傳承?」暗影遲疑地道。

「龍蛋無法引動,請不出來他們,我們只能藉助他人之手了。」風如煙面色冷厲地道:「四大霸主表面不亂來,暗地裡,若有機會,他們一定會聯合對付我們,取而代之。」

「你應該清楚,爺爺一旦動用神器,會有多大消耗,就算殺了何凡,也難保不會被人趁機偷襲,最擔心的是,殺不死何凡,還把我們搭進去。」

「何凡實力雖強,但在我們眾人聯手的情況下,應該能殺,若是再加上神器,萬無一失,不過,你的考慮不無道理,畢竟我們要長遠發展,有些東西不能暴露。」暗影沉思片刻,點頭道:「那我去散播消息了。」

「去吧,這次就看他們願不願意來了,他們來的話,暗中搶走何凡的屍體便夠了。」風如煙冷漠地道:「我也要讓何凡與罪域結仇,到時四大霸主也會對他下手,才是真正萬無一失。」

何凡這邊,正與琿權分贓,小金庫有不少好東西。

「琿權,老子的收藏……」

「別管他。」琿權聽著後面的怒吼咆哮,一臉不在意地擺手,女人都讓給你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們平分。」何凡取出空間包:「釋靈八級藥材一株,八級進化液一瓶,其餘低級的,你也看不上,我就不說了。」

「我看得上。」琿權急了,誰說我看不上的?

「你是霸主的孫子,還能看上這些低級的?」何凡詫異地道。

「我才釋靈四級。」琿權悶聲道。

「忘了你是個弱雞,那繼續平分吧。」何凡將東西處理好,道:「我要八級進化液,你要八級藥材,沒意見吧?」

「沒有。」琿權這次答應的很爽快,他只要將資源帶回去,讓進化學家製作就行了。

「好了,要不要繼續干一票?當時你們有七人,現在還有五個沒搶。」何凡道,排除了楊凱和琿權自己,還剩下五個霸主後裔。

「剩下的暫時不用了,我要為垂釣做準備了。」琿權說道:「到時我聯繫你,你也準備一下。」

「準備什麼?」何凡皺眉:「我什麼都不清楚,我該準備些什麼?」

「算了,我為你準備吧,你準時參加就行。」琿權擺了擺手,與莫長空御空而去。

何凡看了眼空間包,他還藏了一瓶進化藥劑,算上之前的積攢,基因數據+20,想到之前踏入八級的艱難,他沒有急著突破,再存幾個點數再說。

腕錶又想了,風如煙來電。

「小凡……」

「你是不是想睡我?」何凡一臉嚴肅地道:「天天找我,是不是對我有不軌的企圖?」

風如煙:「……」

我是想弄死你,你怎麼能想到我睡你?

「我是想問你,龍蛋的事情,龍蛋上有造化之光,也許可以找有造化之力的人試試,比如東方風裡希,西方耶和華,他們都可以。」風如煙說道。

「他們?屍體行不行?」何凡皺了皺眉,道。

「屍體?」

「對啊,我聽一個朋友說,他們都死了,死的老慘了,屍體都被欏!焙畏菜檔饋

「那個朋友就是你吧?」風如煙笑道:「我打聽清楚了,你叫何凡,不叫何小凡,參加龍王秘境,卻只有你們幾人出來了,柳鳴說,你在裡面大殺四方。」

「沒錯,是我殺了他們。」何凡沒有隱瞞,瞞不了的事情。

「你為什麼殺他們?」風如煙疑惑地道:「他們和你沒仇吧?」

「我要來罪域啊,罪域都是罪人,我不弄死他們,我怎麼成為罪人?」何凡一本正經地道。

風如煙:「……」

來罪域,就一定是罪人?你這思維,讓我很驚奇埃

「龍蛋暫時沒戲,等我哪天成就廚神之位,我就去東方抓一個風裡希,再來試試。」何凡說道。

「琿權是不是你教的?」風如煙忽然問道。

「教什麼?」何凡迷惑。

「他搶了我的藥材。」風如煙很生氣。

「這小子,偷偷摸摸變的如此優秀,居然瞞著我1何凡一臉怒容:「還不和我分。」

風如煙獃滯,這特么果然是你教的!

「你找我,還有何事?」何凡問道。

「我想你幫我一個忙,去一個地方,破了一個陣法。」風如煙沉默片刻,道。

「陣法?你身邊的暗影破不開?」何凡皺眉。

「那個陣法,需要渾沌血,也就是渾沌霸主一脈的血,你能弄到。」風如煙淡漠道:「不能牽扯出我。」

「看來很重要,我一向很貴,你出得起價格么?」何凡平靜地道。

「只要你不要太多,我就出得起。」風如煙淡笑道:「兩瓶八級進化液,如何?」

「你還是睡了我吧,太少了。」何凡搖頭,伸出四根手指:「至少四瓶。」

「只是讓你破個陣法,兩瓶已經夠多了。」風如煙道。

「窮逼,還想和我做交易?都說我很貴了。」何凡呸了一聲,就要掛斷聯繫:「告辭。」

「等等,可以再商量商量。」風如煙咬牙道。

「五瓶。」

「不是說四瓶么?」

「這是罪域,別這麼天真,坐地起價不是常事么?再不答應,繼續漲價,反正我懶得去破什麼陣法。」何凡說道。

「五瓶就五瓶,你要保證,一定破除,否則,我連一瓶也不會給你。」風如煙冷聲道:「我要你在垂釣的前一天夜晚,將陣法破除,那天晚上,防禦最為鬆懈。」

「我要先收進化液,這是我的規矩。」何凡淡漠道。

「那我如何信你?」

「要麼睡我,要麼信我,你選一個。」何凡撇嘴,愛信不信,不信拉倒。

「我會讓暗影監視你,別想著吃我東西,不做事。」風如煙冷哼一聲,道:「我會將破陣之法發給你,你自己去準備,動手之時,來我這裡取神液。」

「沒問題。」何凡掛斷聯繫。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