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章 出幻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出幻境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天如碧璽,微風吹起片片粉色的桃花花瓣,翩翩飛舞到一條曲折的長廊之上。只見廊下一個輕紗白衣女子跪坐其上,長發鋪散在地,面前小几上一盤棋,一爐香,一杯茶,原是在自己與自己對弈。

女子名喚白玉,從出生就被父母送進了這紫虛幻境之中,用母親的一縷神魂做心由父親的靈力淬鍊凝聚而成的女婢絮絮照顧。

絮絮從深山請來一頭哺乳期的母虎給白玉餵奶。可能是並不是完全的人類,絮絮給白玉的照顧完全接受母親剝離神魂時,神魂里留的殘念來按部就班,九個月教白玉走路,一歲不停的對白玉說話,兩歲開始認字,四歲添上運動課程,至五歲普及了白玉的生存環境紫虛幻境,教白玉做飯,在六歲生日的前一天將一副玉簡交給白玉之後便消散了。

白玉這時,還是普通孩子一枚,所以絮絮因魂力渙散而緩緩消散的時候,她除了哭泣,沒有任何辦法。

根據絮絮的普及,白玉得知父母在自己出生之後死於擎天大陸的各大家族之爭。征戰開始之前,白氏年歲都不知幾何的老長老告訴身為族長的白玉的父親白征,此次大戰,白氏一族將面臨最大的挑戰。老長老預言有可能全族都將覆滅,為了留下傳人和傳承,白征與全族人商議之後,便合自己夫妻二人和全族長老之力將族中嫡脈聚居的聖地全部凝聚於妻子紫瀾的空間紫虛幻境之中,將女兒和照顧女兒的絮絮安置於內。之後紫瀾將幻境的主人改成白玉,白征便率領全族加入戰鬥,再也沒有回來。

在絮絮消散之後,白玉便一人居住在紫虛幻境中的白族聖地之中,陪伴自己的,只有一虎和十三幢高樓的書籍,和白族聖地數不清的空空如也毫無人氣的瓊樓玉宇、亭台樓閣。白玉一直按照絮絮留給自己的玉簡修鍊,據絮絮說,這是阿父留給白玉的。

玉簡修鍊方法是以武入道,分三步。

第一步萃體,先鍛煉身體,然後將一號書樓中一樓里的武術練完,練出鬥氣,便算完成萃體。

第二步洗筋伐髓,擎天大陸中處於這一步中的人稱為鬥士,分為武鬥士,靈鬥士,神鬥士。每一級又分為五期。這修鍊要雙管齊下,一方面聚靈氣於體內,通達於筋脈,洗筋伐髓;另一方面就是修習法術,這些都在一號書樓的二到六樓之中。

第三步修道,到這一步才算是入道了,這擎天大陸修鍊有四個等級,分別為武道者、靈道者、仙道者、神道者。這每個階段又分為初、中、后、巔峰四期。每期都有各自不同的神通,這修鍊之法都在三號書樓之中。

玉簡記載,要追求真的大道,在這之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阿父就先只告訴白玉這些,讓她自己慢慢摸索。

絮絮快要散去之時,白玉還處在剛識完字,蹦蹦跳跳增加體力的時候,往後花了三十年完成萃體。大約七十年洗完所有筋脈。又不知修鍊多少年,大概兩百年多一點吧,半月前終於達到領導者初期。

白玉閱讀了藏書樓的很多書之後,知道自己能這樣大概還算是天分很高的,很多人一生練不出鬥氣生命短暫,又有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停留在武鬥士凝不來靈力,更多的人入不了道最多活五六百歲。

十來歲之前,她還是個整日採花逗鳥的小姑娘,沒什麼定性。

二十來歲后綿長的時光里,白玉覺得寂寞了,也不知道為何要修鍊,因為在這幻境里,只有她一個人,所有的生命都完完全全聽命於她,根本沒有她需要出手的時候,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活的幻境只是母親的留給自己的空間,更不知道出幻境的方法了。所以她每天只有清晨修鍊一個時辰,之後的時間不是看書,學習技藝,就是在幻境里探索發現。

整個幻境的中心就是白族聖地,但是原本的在沒有凝入白族聖地之前的中心是一汪靈泉和一倉庫,現在就在聖地內的蓮花池旁,白玉造了水車,用竹子將泉水引入居住的樓閣,當作生活用水。又將幻境倉庫和聖地倉庫里原本擁有的種子種下,深山裡發現的新的也挖回來種下,用泉水澆灌就能活。這倉庫好似也有無限大,現在也沒有裝滿。白玉都是看倉庫的目錄知道有什麼東西,且這東西有多少。

至現在,聖地周圍的田園山頭都被運用起來,遠些的還屬於深山老林。

半月前,白玉突破到靈道者之後,玉簡發生了變化,在原來的文字之後,出現了白玉阿父的一些話。

玉兒吾兒,阿父恐此次將不得善終,不能伴你長大。待你看到此信,應已經成年許久並發現此幻境的妙處,就是一方完全由你主宰的大世界中融入了我白族聖地的大空間。阿父將族內千年積累,全部交託於你,望吾兒善用。吾兒突破至靈道者,為父深感喜悅。在此將出境密法告知於你,吾兒已可以憑自身能力在世界中闖蕩一番,不至於輕易遇到性命之憂。去在歷練中進步吧,阿父祝福你,勿憂勿懼,多喜多福。

信的末尾便是出境的方法,要在圓月之夜,在主樓樓頂默念咒語即可。這之後,紫虛幻境將重新歸為白玉母親生前的一隻古樸的藍田白玉鐲子,將玉鐲戴上,用意念即可進出幻境。

白玉明白這是怕自己能力不足出去會受到傷害,書樓里有不少介紹擎天大陸的書,強者為尊,自己若不修鍊到此等境界,年幼貪玩時出去,沒有家族庇護逃不過一個死字。

可是,看到這信,白玉並不完全高興,為了這漫長時光里,只能與風雨相伴,只能與鳥獸蟲魚為友,只能以勤奮看書、苦練技藝、種地消磨時間。為了這些,她有些鬱悶,有些難過,有些生氣。又為了可以出去了,可以去中描繪的大千世界,百種人群,白玉又抑制不住胸中的渴望和激動。這絕對是二十歲以後,白玉情緒最多的一次。

白玉有一頭黑髮,全身雪白,桃花般的面容,一雙桃花眼,紅艷的唇瓣,美艷絕倫。她跪坐在長廊下,彷彿成了一幅古畫,古今。眼眸看著廊下三人合抱粗的終年花開不謝的古桃樹,似在發怔又似在思考,許久她抬起一隻素手捻起一枚白玉棋子,大概是皮膚已經如玉一樣白潤,竟分不清手上是否拿了棋子,輕輕一響,白子落下,已成合圍之勢。

下完棋已是傍晚,火紅的雲霞鋪蓋整個天際,映襯著女子桃花一樣的容顏,竟說不出的糜艷。白玉抬頭看著晚霞,思考,也不知這外面的天空是否和這裡一樣?

待月亮緩緩升空,長廊盡頭,一隻斑斕巨虎,緩步而來,在白玉身旁下,她也就側身將頭倚靠在老虎身上,撫摸老虎的脖頸,嘴唇蠕動幾下,似是不知說什麼,緩了緩才說,「再過半月,就是圓月之時,我要出這紫虛幻境了呢!虎娘,你就不用撐著身體在這裡陪我了,我已知你的壽命到了。謝你撫育我長大,待我走後,你在這幻境里尋一個滿意的地方安置自己吧。」因為許久沒有說話,聲音低低的,沉沉的,緩緩的,冰沁沁的從她花瓣樣的嘴唇溢出來。

這巨虎眼睛濕潤潤的看著她,許久之後,微微蹭了蹭她。用神識告訴她,在自己死之前會去聖地外的深山之中尋回一隻自己的後代,代替自己守在這裡守著她。

其實這老虎早該死了,是白玉煉製的輔助修鍊丹藥,不知道餵了多少,不僅開了靈智也延長了它的壽命。只不過堅持到現在,再好的丹藥也沒用了,這老虎的天資有限沒有靈氣入體,所以它的天命到了。

此後十幾天,白玉在聖地外的幻境內忙碌。

她用意念將萬頃成熟的糧食收集於倉庫,並重新種下。十二座山頭的水果,或製成醬或釀酒或製成果乾或原樣保存,反正也不會壞。萬頃草藥園的萬來種草藥仔細打理好,該收集的收到葯庫之中,該種的種下。十個百畝花圃也打理妥帖,晒乾的,制香的,保存起來以後再用的。二十個山頭上的茶園也採集好,收入庫中,有空製成茶葉。

白玉之所以能這麼做,幻境里山河湖泊,萬事萬物都以白玉為尊。只要她精神力足夠,隨意可操縱任何東西。

忙忙碌碌,一直避免和虎娘見面,終是到了圓月之夜。白玉悠悠行到主樓門口,巨虎早已趴窩在門廊上,已經等了許久。她蹲到巨虎的身前,俯身抱住它,用神識告訴它,「我捨不得你」。

沒有說話,巨虎蹭了蹭她的臉,站起身用頭輕輕將她往門內推,才道,「去吧!孩子1

白玉站在那裡靜靜看了許久,待巨虎又推她才轉身進樓。白玉覺得,出去之後短時間內,她是不會再進來的。虎娘不想和她死別,讓她傷心,所以生離是虎娘為白玉做的選擇,再尋一隻斑斕老虎來,等她回來,就讓她當作它還在。虎娘就算開智了,也果然還是只老虎,虎娘就是虎娘,別的老虎,哪怕是虎娘的直系後代,長得再像也不是虎娘埃

樓頂,白玉慢慢吐出一口氣,默念咒語。明晃晃的月亮直射一束白光將白玉籠罩起來,她的身影肉眼可見的慢慢模糊,直至不見。不一會兒,白玉便覺渾身劇痛,眼前出現巨大扭曲的漩渦,瞬間將自己吸了進去。痛的昏過去前,白玉在想,是要死了嗎?也沒什麼。只是可惜了虎娘的一片心意,也不知是不是有魂魄,虎娘地獄看見自己是不是得後悔死,非趕她這個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