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章 現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現世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喂?你還好嗎?」

白玉模模糊糊的感覺有人在搖晃自己,後腦勺一陣一陣的疼痛,暈暈乎乎的。等她慢慢的睜開眼睛,竟然看見一個透明如霧的女孩子。哪怕心裡翻江倒海的驚訝,但是白玉百年來沒表情了,臉上也是原樣的僵硬。

「姑娘,你看的見我是不是?」面前的這個女孩子有著跟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眉眼,只是自己的是將這眉眼完美化了。在這女孩子身上只有五分美貌,因她不夠白皙,臉頰太過瘦削,在白玉身上就成了美艷似火的桃花妖一般的勾人模樣。

幾乎是立刻的,白玉低頭看自己的雙手、穿著,不由伸手摸自己的臉,長舒口氣,幸好不是奪舍了這女孩子的身體,這還是自己的身子。待確定了這一點,白玉抬頭不由自主的去摸對方的臉,只是手卻從對方的身體穿過去。

「看來,只有我能碰到你,你碰不到我。姑娘,我一直在這院子里,你竟然突然就出現在了我家院子。看你這穿著,你是不是類似神仙一樣的人物,下凡來體驗生活之類的,像織女一樣。我能不能求你件事。」透明人不等白玉回答就跪在白玉面前,「神仙大人,我叫白玉,我爸媽去世的早,只剩我自己和弟弟相依為命。我能力有限,家中沒有收入。我們好不容易熬過這個冬天,現在已經是二月,我想進山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挖到野菜,結果遇到覓食的黑熊。我。。。。。。我跑不過,等我醒過來之後,我什麼都碰不到、抓不住,我自己應該是成了鬼了,只好回家來,弟弟感冒發燒了。我碰不到他。我很著急,在這屋裡屋外,村子里戶戶人家轉了個遍,就沒有人能看的見我,我也碰不到別的東西。神仙大人突然出現在我的院子里,我試著推你,竟然就碰到你了。神仙大人,我弟弟他才四歲半,家裡沒有別的親人了,能不能求求你救救他?能不能照顧他?就看在我能跟神仙大人有幾分相似的模樣上。」

白玉從她的表情上看得出這姑娘的傷心絕望,但是這和自己沒什麼關係,所以白玉仍是坐在那裡沒有任何錶示。可能看出來她的拒絕之意,透明姑娘立刻爬行幾步拉住白玉的裙擺,語無倫次地說:「神仙大人,神仙大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弟弟很乖的。你只要說是我,他會很聽你的話的。神話故事裡不是說,人間一年天上一天嗎?只需要耽誤您很短的時間就可以照顧我弟弟長大了。還有,還有,現在人間和以前不一樣了,大家都要戶口,沒有戶口很難生存的,您可以出去問問看,大家都知道的。還有,還有,說不定我自己長的這樣像您,而且您正好出現在我家的院子里,就是所說的緣分,修行不是最最要顧慮好因果的嗎?求求您了,求求您,考慮考慮。」

這姑娘說了這麼多,除了緣分這一句,沒有任何一句話打動了白玉,修行之人是真的很有必要在意緣法這一回事的。白玉緩了這一會兒,看著她的臉,越看越像。再想到自己怎麼哪裡都不去,偏偏落到了她家裡,說不得真是一份因緣,也就站起來了,「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如果我幫助你,我要抽取你的記憶,我也不知道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看你這樣應該是魂魄狀態,這也說明人是可以轉生的,如果我抽取了你的記憶,或許會對你的下一輩子造成什麼影響。」

也許是說話很少的緣故,白玉聲音雖然清脆好聽,但是有些顯得艱難生澀,再加上她一副神仙妃子的模樣,給人感覺就距離更遠了。

「謝謝您,我願意、我願意。您抽取吧,只要我弟弟能好好的,我什麼都不怕。不說是不是真的有下輩子,就算是有,如果就這樣讓我弟弟沒了,我就算去投胎肯定也是去做牲畜。」透明人露出開心的笑。

「那好,閉上眼睛,有什麼感覺也不要抵抗,我只會抽取你的記憶。」看她閉上了,白玉伸出美如白玉的右手,食指輕點透明女孩的眉心。只是片刻,一束白光從女孩子的眉心飄出來,似霧一般融進了白玉的額間,白玉就有了透明女孩子的全部記憶,放在一邊,準備待會兒在處理。

「謝謝您。」女孩露出一個笑容,看了看自己弟弟躺著的房間,女孩子身體慢慢變淡了。透明女孩低頭看了看,也不在意,「能遇到您真好,不然我弟弟就沒有依靠了。謝謝您1說著就慢慢淡薄如煙一般消散了,白玉也只是看著,待完全看不見了,白玉盤腿坐下,拿出了女孩子的記憶,像放電影一樣從頭到尾粗略的看了一遍。

原來這女孩也叫白玉,看來還真的是冥冥中註定的。小姑娘今年十五歲,生活在華夏的下林村,父母皆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樸素善良、勤勤懇懇。在去年,姑娘十四歲的時候,父親上山砍柴摔下來不治而亡,母親因傷心,原本就體弱,受了這打擊更是一病床不起了,為了給母親治病花光了家裡的存款。女孩子父母一輩子為子女留下一間青磚小院子、五畝地,一些糧食。父母去世后,女孩子儘力想照顧好弟弟,奈何之前被父母照顧的太好,沒受什麼苦,猛然間小肩膀承受了養家重任,惶惶然然每天不知道做什麼,連唯一能有進項的田地都空閑了。弟弟倒是真的聽話懂事,但是太小完全幫不上忙。

看了這些,白玉覺得就是個普通膽小的姑娘,走過院子就進了中堂,往右是原白玉父母的去房間,往左就是白玉和弟弟住的房間。

進了兩兄妹住的房間,只見炕上一個小包,白玉走近,只看到小包子嫩嫩的小臉蛋因發燒紅彤彤的,烏黑柔軟的頭髮因汗濕黏在了額頭上。白玉伸手給孩子把了把脈,不是什麼大事,稍微有點風寒,看來女孩子真是把這小包子照顧的很好,糧食不足、精神恍惚也把這男孩照顧的身體強健,只是稍微有些瘦,身子根本沒有受到什麼損傷,自己卻餓的面黃肌瘦,連魂魄都不凝實。起身到中堂飯桌上的茶壺裡倒了杯水來,從幻境中拿出以前配的一粒藥丸化進水中。又進了房間,白玉輕輕的隔著被子把小包子抱進懷裡,看他迷迷糊糊的,「別怕,喝水。」

很順利的給孩子喂進去了,放好杯子,白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輕紗白裙,拿了套「白玉」的衣服鞋子換了,順手把自己的衣服扔進幻境里。又拿了藥水,把自己的臉和手塗了塗,顯得黃些,憔悴些,又拿出更深色一點的藥水給臉和手塗抹出一些陰影,顯得瘦削一些,瞬間美貌降等,只是眼睛太水潤、嘴唇太紅了,白玉也沒有再管,這小山村裡,應該沒什麼人會這麼仔細的看「白玉」小姑娘。而且自己臉上擦的這藥水,有效期為八個月,而且不是一下子消退,而是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消退,應該不會有人懷疑的。頭髮和原小姑娘就真的差太多了,原主只是到腰,自己頭髮都到小腿了。白玉摸了摸頭髮,有些捨不得,想了想,這裡根本沒有未婚的小姑娘不能挽發的習俗,乾脆就用一塊手帕將頭髮挽了起來。

出了房間,白玉仔細打量這套小院子,坐北朝南,北三間、東西廂各兩間的布局,東邊有廚房和倉庫,西邊的兩廂還沒正經用途,有一間被白家暫時做了洗澡間,在洗澡間的旁邊開了個小門通往後院,前院里用石頭鋪了十字形的石子路,現春天到了,院子里都有些野草冒頭了。從小門到後院去一看,整個後院佔地兩畝,用圍牆給圍了起來。最東北角搭了牛棚、豬圈和雞窩還有廁所,並在東邊牆上開了個門,應該是以前為了放牛而開得,只是現在沒養任何牲畜,門鎖得死緊,其他的地方都空著。白玉看著這些,不由想原來這就是普通人住的房子啊,根本不像白族人住的那麼豪華。樓台深深,也就沒了這小院的溫馨可愛了吧。

感嘆完,白玉想了想,看了看天,對著「白玉」的記憶,估計已經下午兩點,內心感嘆一句連時間的記法也不一樣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難不成不是擎天大陸,找個時間要仔細看看「白玉」的記憶。

左左右右、前前後後,仔細看完了,白玉才進了廚房,從幻境中拿出一些白米、肉、雞蛋,給孩子燉了白米肉粥、蒸了一碗雞蛋羹。幸好六歲以後,就是自己做飯。不然受了別人請託,再把別人弟弟給餓死,那可就真的罪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