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章 小可愛弟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小可愛弟弟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看了看廚房的碗櫥里的一個粗糙瓷碗里放的兩個黑的像石頭一樣的東西,白玉搜索了「白玉」的記憶,才知道這是最糙的黑面還混著糠做的窩窩頭。白玉拿起來,試著嘗嘗這世間的食物,哎喲,我的天吶,人世間還有這麼難吃的東西?這就是白玉內心的真實寫照。

白玉在等飯菜放溫的空隙里,又去搜索一下「白玉的記憶」,知道這裡真的是和自己原來在幻境中看的擎天大陸典籍完全不同的世界。原來這世界都是不修行的普通人,最多有人練練拳腳功夫,就算學功夫也沒說什麼飛檐走壁之類的,最多說是有氣功,「白玉」她自己對氣功這東西還保持懷疑態度。看到這裡,白玉暗暗納罕,那自己來了,為了活的簡單,肯定也應該過泯與眾人的普通人生活,不能把自己修鍊的東西展示出來了。樹大招風的道理,到哪裡都應該是相同的。所以應該想怎麼賺錢在這普通世界活下去,不能總是依靠幻境,不然時間長了,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等飯菜涼的差不多了,白玉也就先放在一邊,沒有繼續深想下去,端了盆溫水進房間,把小傢伙抱進懷裡,絞了手帕給擦了臉和他的小身板,果然是有些瘦了,孩子個子小小的,連肋骨都隱約可見了。給換了套衣服,小傢伙才醒過來。眨了眨剛睡醒又因為發燒而霧蒙蒙的圓圓杏眼,奶聲奶氣,嬌嬌軟軟,「姐姐,安安生病病了嗎?」

「嗯,不過很快會好的。」白玉想了想「白玉」小姑娘說話的樣子,覺得說不出吃飯飯這樣的疊字,還是按照自己的風格說話,但是盡量語氣溫和,「我們要起來吃飯了。」

聽白玉這麼說,小傢伙很快抱住自己的小肚子,「姐姐,安安肚肚好餓餓哦。」

看他這樣萌噠噠的可愛樣子,白玉的心也不禁軟了軟,小傢伙像虎娘的那會兒剛生下來的小崽子,真是讓人心軟。白玉抱起小傢伙暖暖軟軟的小身子,「走吧。」

小傢伙可能因為生病,身體軟軟的力氣不足,不像原小姑娘記憶中小炮彈一樣風風火火的精力十足,在白玉懷裡撒嬌,「姐姐,抱抱,喂安安。」

喂?白玉有些手足無措,畢竟她從生下來,就沒有與人這麼親近過,這樣抱著白子安還是因為他生病了。愣了一會兒,在白子安的催促聲中,抱著他到了中堂。小傢伙看著桌上的肉糜粥和雞蛋羹,驚訝的捂著小嘴巴,瞪著大眼睛,「哇,姐姐,姐姐,我們家怎麼有糧食了?」

看他這樣驚訝驚喜的小模樣,白玉想了想不知道怎麼說,又不屑說謊話,只好敷衍道,「想辦法就有了,不是偷的,好好吃飯。」

在解釋的時候,白玉已經餵了小傢伙好幾口,吃的嘴唇紅潤潤,一邊聽姐姐的話,一邊吃,一邊搖頭晃腦,開心的不得了,一副偷到油的小老鼠樣子。等小傢伙吞完了嘴巴里的食物,「怎麼沒看見姐姐的碗?」

「鍋里還有,你吃了,我再吃。」其實白玉早已進入辟穀期,不吃飯也沒有什麼,但是要過普通人類的生活,以後肯定還是要定時進食的,而且口腹之慾也是很重要的,現在特殊時期就算了。

白子安樂淘淘的抱著白玉的脖子說,「那好吧,姐姐記得吃多多的。安安也吃多多的,長高高,賺錢錢,養姐姐。」

看他這樣粘人愛嬌,也知道心疼姐姐,白玉覺得這小傢伙被教育的挺好的,聰明可愛還有良心,對四歲半的小孩子來說,這樣已經挺好的了。

「好啊,等著你。」白玉看著孩子的眼睛,認真的說,因為修行,白玉從來不輕視任何生靈,不論成熟還是不成熟。每一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嗯嗯。」

等小傢伙吃飽了,白玉又餵了杯化了葯的水給他喝了,給他脫了衣服,又送進了被窩。肉嘟嘟的白子安有些不樂意,「姐姐,安安不困困啦,不想睡覺覺。」

「你生病還沒有好,所以不能出去吹風,等你好了,就可以了。你要是睡不著,我給你講故事。」睡眠是人最好的自我修復方式,白玉拍著小傢伙的背,小傢伙笑開了花,「姐姐快講。」

想了想,白玉給小傢伙講山海經里遠古的神話故事,語速緩慢,語調輕柔,由她講來,好像真的蘊含了時間的淘洗的滄桑感,讓聽的人真能感受到那些遠古的浩瀚遼闊。

白玉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世間明明不是擎天大陸,但是許許多多的文化還是一模一樣的。白玉猜想,也許是某個時間點,空間和世間經歷了巨大變革,才割裂出了擎天大陸和地球這兩個完全分離的空間。具體原因,白玉不知道,也不想去追究,現在能看到別的跟自己一樣的人,過融入人群的生活,白玉心裡已經說不出的滿足。不用像擎天大陸一樣為了修鍊提高自己的境界,搶天材地寶、爭排位高低,打打殺殺,這是萬分的好了。白玉內心來說,她沒有和父母族人接觸過,沒有經歷過父母疼愛、家族庇護,孤孤冷冷的自己活了300年,根本就對家族沒有歸屬感,所以她沒有想過提高自己,想辦法會擎天大陸為自己的父母族人報仇雪恨。

關於這些仇恨,白玉當初是想,回到擎天大陸,如果遇到仇家就報仇,遇不到也不會特意去尋找。現在來到了華夏,白玉就更不會去想這些了,只打算如果有一天機緣又讓自己回到擎天大陸,就按照原先的想法來做。

小傢伙白子安亮閃閃著烏溜溜的大眼睛,崇拜的看著自家姐姐,覺得自家姐姐真了不起。不過很快藥效上來了,眨巴眨巴眼睛慢慢的閉上眼睛睡著了。白玉繼續拍了拍,等他睡沉了,白玉才出了房間。

在倉庫找到農具,白玉到了後院。靠近圍牆的地方流出一米寬,在東、西、北三面牆腳種上重瓣薔薇,只把門和牲棚佔用的空隙留出來,當然花苗是從幻境中拿出來的。住房這邊的牆邊白玉沒動,留作別用,看可以種樹什麼的。然後把後院剩下的地留出走路的十字路,把地分成了四塊。靠西側的兩塊地用鋤頭翻了,白玉將每塊分成四壟,這樣就有八壟,兩壟豆角,兩壟西紅柿,兩壟白菜,一壟辣椒,一壟大蒜。東側的兩塊地靠北的那塊有棚子,靠南側的白玉也不打算動,本來白子安的父母就在東南角種了一棵樟樹,十四年,已經綠陰如蓋,白玉打算把這當作活動區。等之後到山上砍樹,做幾個木架子好曬菜乾或者藥材什麼的,最好能弄個石桌、兩張石凳。

做完這些,對於白玉來說也只是小意思,畢竟經歷過萃體,不是開玩笑的,這點體力活完全不放在眼裡。不過兩個小時,完全搞定,小傢伙也睡醒了,應該是退燒了,病好了,小嗓門洪亮的很,「姐姐,安安醒了,你在哪兒?」

自立能力還是挺好的,白玉手還沒洗完,小傢伙已經穿完衣服穿好鞋子,蹬蹬的跑到院子里了。看到幾隴土,「哇,姐姐,姐姐,你幹嘛了?」

「種了點菜,春天來了,要努力幹活,才能有飯吃。」白玉輕輕說完,繼續洗手。小包子噠噠的湊到水盆邊,仰著小腦袋,笑萌萌的,「那安安以後幫姐姐幹活。」

「好啊,以後要澆水的時候叫你。」白玉輕輕的笑。

二月份,五點鐘,天已經開始暗了。白子安膩在白玉身邊,抱著白玉的大腿撒嬌,白玉也不管他,把水倒進排水溝里。「好了,我們做飯。吃了飯,給你洗個澡,今天出汗了。」

「好埃」白子安興滴滴的喊。

白玉彎腰一手夾住小傢伙,就把他從後院帶進了廚房,開燈。趁著小傢伙跑來跑去的抱柴火和稻草的時候,白玉拿出一把菜,一碗米,兩個土豆。

最後兩人做了兩個素菜,燜了一鍋米飯,解決完了晚餐,然後兩人都痛快的洗了熱水澡,窩進了被窩。

白子安歡快的把自己暖呼呼的小身子滾進姐姐的懷抱里,可愛的小腳丫蹭蹭白玉的腿,「姐姐我們繼續講故事吧?」

「我下午給你講了故事,現在,我想要你給我講一下。」白玉看著懷裡滿是天真的小臉,認真的說。

看姐姐這樣看中自己,小傢伙興奮的想要跳起來,「好,我給姐姐講。」想了想,似乎覺得不對,「姐姐,你今天心情好了嗎?你以前都只會告訴安安,心情不好,要聽話。現在給安安講故事,還聽安安講故事。」

摸摸懷裡暖呼呼的小身板,白玉看了看屋頂,沉默了一陣,「嗯,好些了,因為有安安。」不然自己孤身一人,來到這陌生的世界,哪怕有滿世界的人,也是孤獨。

「真的嗎?真的嗎?因為安安,姐姐真好,我給姐姐講故事。在遠古時候,這個遠古就是洪荒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