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四章 「白玉」記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白玉」記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故事還沒講完,小傢伙就自己睡著了。白玉看了看,幫他把被子掖了掖,便一手枕在腦後想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呢?

其實看到玉簡中父親的信的時候,白玉就想過,既然自己是獨自處在一個幻境大空間裡面,那也有可能世間存在著許許多多這樣的空間,這些空間有的是跟自己一樣完全屬於主人的,有的則是世人共同生活的空間。

那這次自己應該是正好掉進了某個空間里,只不過這個空間是個正常的廣大的不能修行的空間,而不是像玉簡中所說回到了擎天大陸,而且這世界不像紫虛幻境中只存在自己一個人類且這幻境完全從屬與自己,是個所有人共同生活的生命空間。至於自己怎麼來這裡,白玉姑且當做是幻境在遊離狀態太久了,自己出來的時撕裂空間,空間裂縫出現混亂,所以導致自己來到了這裡。真正的原因白玉不想細究,也追究不到。

想到這兒,白玉沉下心內視一番,打算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來到這,太過於興奮,還沒有檢查自己在空間裂縫裡感受到的劇烈疼痛到底對自己造成了什麼損傷。白玉仔仔細細給自己看了看,發現自己修為沒損壞,只是神魂不定,有些被撕裂過的細細裂縫,趕緊從幻境中拿出以前無聊煉製的補魂丹吃了一粒,用靈力化開吸收,再檢查一番,發現神魂就被修不好了。看來自己琢磨的煉丹術,沒什麼問題,而且技術很好的,按照擎天大陸的初級煉丹師、中級煉丹師、靈丹煉丹師、仙丹煉丹師、神丹煉丹師,每級煉丹師又分為五期的排位,自己怎麼也處於靈丹煉丹師三級了。不高不低,但是對於白玉來說已經夠用了。

白玉仔細琢磨了一下小姑娘的記憶,因為小姑娘也只有自己歲數的零頭,又恰好生活在山腳下,沒去過什麼大地方,讀書倒是挺早的,十三歲就初中畢業了,只不過高一讀了幾個月,父母相繼出事,學校體諒她,保留學籍讓輟學半年了,所以沒有什麼大的見識。這小姑娘所處的國家是華夏國,紀年是1995年2月16日,和平年代,只要能吃苦能付出,都能活下去的時代。白玉覺著這個還蠻好的,不像幻境中所記錄的擎天大陸,經常幾大世家大戰,還有天地規則約束,因為所有人都想追尋天道,經常降下天翻地覆的懲罰,加入前天這裡還有一座山,轉天就被夷為平地也不是什麼特別稀奇的事。

這小姑娘父母出事前就只琢磨女生之間的小爭執和成績,和村裡的小夥伴玩耍。可是父母出事之後,好像奪走了這小姑娘的精氣神,整天都暈暈乎乎的,沉浸在悲傷里緩不過神來。

這家人有幾門親戚,小姑娘家和爺爺奶奶這邊都不太親近,起因是小姑娘父親會門木工手藝,收入在這村裡還不錯,但是被爺爺奶奶和大伯、小叔盤剝太過。小姑娘出生的時候,母親因為婆母的刁難,月子沒有做好,村裡的赤腳大夫說難以再懷。

這也就算了,夫妻兩個是老實人,特別是白父,是家裡老二,從小不受重視都習慣了。兩人只打算把女兒養大,偏偏這婆母磋磨兒媳婦,逼老二媳婦月子里下地幹活、洗衣做飯、養牛餵豬的不說,還天天對二兒媳婦非打即罵,不下蛋的母雞這句話更是掛在嘴邊上。弄得小姑娘的母親身心都受到摧殘,身體更是不好了,也就忽略了女兒。

每天忙的團團轉,連坐一會兒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身體不好沒有奶水,女兒白天交給婆母帶,就晚上上了床能抱著女兒帶著睡覺,累得要死,也只是記得給女兒擦洗換尿布,女兒哭的時候拍拍哄哄就完了,別的也顧不上。白老二一個大男人村裡村外的接木工活不在家,等好容易回來,老婆已經是容顏憔悴,瘦的不像生了孩子沒幾個月的。女兒更是高燒,餓的頭大身子小,簡直像是已經可以去地府報道了。

看著這樣的母女倆,白老二難得硬氣了一回,踢翻了廳堂的椅子,把自家親媽罵罵咧咧說老婆不能生、裝病躲懶,個丫頭片子嬌氣麻煩的很,誰不是喝點米湯就能長大的,偏你家賠錢貨難養成這樣,我一把屎一把尿,還天天哭哭啼啼。生病也是活該,不許請大夫之類的,簡直不能讓白老二入耳的話給打斷了。

白家奶奶看自己兒子這樣,先是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一翻身從炕上翻下來,衝到兒子身邊就捶兒子,「你個喪良心的,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養大,現在在老娘面前踹椅子了。你個孬貨還長能耐了,老娘說不得你老婆和姑娘是不是?一個不下蛋的母雞,有什麼好能耐的,一個丫頭片子,老娘給口水她喝,就是恩德了。還想怎樣?還想喝米湯呢,做夢比較快。老娘餵豬,都不給一個丫頭片子喝,餓死活該。」

自家老娘氣極了把真話說了出來,白老二這才知道,老娘照顧的這些日子,自己閨女竟然連米湯都沒得喝,只喝清水,這不是要活活餓死自己閨女嗎?咋有這麼狠心的奶奶?白老二下了狠心,鬧得天翻地覆,不論老爹老娘怎麼打罵也不低頭,就一句話要分家。村裡有些德高望重、有話語權的老人也是看不過去,就主持給白老二分了家。

最後一家三口,抱著自己的衣服,兩床被子,兩隻碗,兩隻盤子,兩雙筷子,一把鋤頭,一袋摻了糠皮的糙面,幾乎凈身出戶的,開始了小家的生活。

當然這些都是小姑娘聽的村裡的閑話,過年過節奶奶和大娘、小嬸罵罵咧咧,和姥爺、姥姥以及自家爹娘的話,拼湊出來的。白玉想原來世上真有書上寫的這樣的極品人物。惡婆婆、有小心思小氣妯娌什麼的,不是話本里才有的。真有意思。

分家之後,白老二不得不帶著老婆,抱著三個月的小閨女,去了老婆娘家暫祝小姑娘姥爺姥姥離下林村挺遠的,步行得走半天。看著形銷骨立的女兒,幾乎要死的外孫女,姥姥哭的肝腸寸斷,立刻把外孫女抱懷裡,把兩口子迎進屋。但是姥姥姥爺家裡條件很一般,小姑娘母親兩個哥哥,三個姐姐還有一個弟弟,家裡孩子多,從小姑娘母親小時候起,家裡條件都沒好過。

小兒子二十了,還因為沒錢,說不了婚事,所以姥爺姥姥也幫不上什麼大忙,只能貼補點糧食。白老二下了大力氣,四處找活做,跟玩的好的朋友借了些錢,賒欠了些材料費,建了現在的白家小院。在姥爺家借住了五個月,一家三口,就入住了新房子。

兩口子都不是懶人,勤快肯干,家裡一年比一年好。分了家,除了給養老錢,老屋那邊也不能過多盤剝,小家日子很快就紅火起來。小姑娘也就健康快樂的成長了起來,因為兩夫妻一直以為這就是自己唯一的孩子,所以把女兒寵愛的天真不知事。哪怕姑娘十歲上,白家再得了一子,夫妻倆也沒忽略了閨女,依然疼寵有加。

這也就導致了夫妻倆出事的時候,小姑娘完全沒了主意。老屋那邊更是漠不關心,姥爺姥姥、舅舅、姨媽那邊倒是都想把孩子帶回去,可是爺爺奶奶那邊堅決不同意,說白家的孩子不許帶去兒媳婦娘家養,要是帶去了,這會讓人戳白家的脊梁骨,白家的孩子白家自會照顧云云。姥爺家人只好回去,每個月派不同的人來看看倆孩子。但是爺奶這邊,等姥爺家裡人都走了之後,卻完全不管了。

跟白老二很好的兄弟陳二虎和他老婆王菜花因為在同村,經常來看看兩孩子,王菜花有次幫忙打掃的時候跟自己當家的嘀咕,說小姑娘爺爺奶奶留下兩孩子,怕是為了這院子。怕孩子姥家養了孩子,以後房子就歸姥家那邊了。現在把孩子留在下林村,又任由兩孩子自生自滅,肯定是想把兩孩子磋磨死,好白得了白老二這套院子。

小姑娘當時聽了也就聽了,完全沒往心裡去。但是白玉想了想,真的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不然本來就是當做沒有這家人的,為什麼突然要留下兩孩子在周圍礙眼。況且小姑娘得了姥爺那邊親戚送過來的糧食,白家老太婆總是像專門盯著這邊一樣,送過來就知道,摸著黑闖進小院就把糧食搬一半走,怕全部拿走了小姑娘就豁出去嚷的全村人都知道。小姑娘從小就害怕奶奶,也不敢跟人說,只自己默默忍著,用剩下的糧食養活弟弟和自己,要不然靠著姥爺和村裡陳二叔的接濟,也不至於要剛開春就餓的上山找什麼勞什子野菜被黑熊給害了性命。白玉看著小姑娘這些拼湊起來的事,第一次直面了人性這個詞。其他的上學、玩耍、交朋友的日常生活,都是小姑娘的小事情,跟在這裡生存下去,沒什麼太大聯繫。白玉也就沒有細究下去。

看了這些,白玉心裡有安全感多了,但是也不能完全放鬆下來,只好開始閉目修行了,想著靈氣在體內運轉幾個大周天,天也就差不多要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