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五章 山中的第一桶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山中的第一桶金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晨光微露,白玉從冥想中回過神來。白子安小小的身子緊緊的依著白玉的身體,睡得臉蛋紅撲撲的,頭髮軟軟的搭在額頭上,可愛極了。白玉看著這樣弱小的,全心依戀自己的孩子,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微笑。

摸摸孩子的小腦袋,白玉起床,收拾好了自己。從來到這裡,第一次走出白家小院。白玉微微仰著臉,深呼吸一口氣,想著自由的滋味還是很不錯的。為啥要用自由這個詞,那還不是幻境也就跟個大點的舒適點的牢籠差不多嘛!

趁著還早,還沒有村民起來,白玉腳步極輕極快的,把下林村的地形熟悉了一遍。整個下林村,都在大青山的山腳不遠處。二月的清晨,大山整個霧蒙蒙的,好似神仙福地一般。

除了白玉家最靠近山腳,只有五分鐘的腳程,其他的四十來戶人家要上山差不多要走十五分鐘。這還是因為白家父母實在是怕了白家老太婆,特意選的離村民聚居的地方遠一點的地方居祝白玉覺得這措施還是沒什麼用,要不怎麼「白玉」姥爺那邊一送東西來,那老太婆就知道了呢?

一條主幹道由北向南,穿過了整個下林村,房子都在主幹道的兩側次落而建,只是遠近問題。白玉仔細瞅瞅,發現雖然不是特別規整,但是整個下林村的房子大約是呈個品字形的。大山這側兩個口做底分在道路兩旁,待道路轉東向鎮上而去,第三個口就坐落在靠主幹道一直通到山腳下。期間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白玉想這是個非常閑適安靜又充滿生氣的小山村。

村頭有個池塘,村民都在池塘里洗衣洗菜,白玉家東側二十米有一條小溪,流入下林村不遠的一條小河裡,池塘缺水的時候,挖一條水渠把小溪的水引進池塘,所以這池塘從來沒幹過。白玉嚴禁白家小弟白子安去村頭玩耍,怕一不小心掉進水裡去了。

等白玉把小姑娘記憶里的小村模樣一一對應入座之後,天都大亮,這時候白玉已經回到了家裡。壓了井水,把昨天兩人換的衣服洗乾淨,晾在了前院的晾衣桿上。這還是白玉第一次用手洗衣服,以前在幻境里,不過是一個清潔術,就搞定一切的。白玉在洗的時候,覺得還蠻有趣的。

進了廚房烙了幾張玉米餅,煮了一鍋粥,才把熱水打進臉盆里。房間里就有動靜了,白玉進了房間,就看著小傢伙頂著雞窩頭,胖乎乎的小胖拳頭正揉著眼睛。白玉放下水盆,把孩子抱進自己懷裡,摸摸他的背,記得自己剛沒了絮絮那會兒,每次睡醒就會很害怕,這小傢伙應該也差不多。

小傢伙立刻蹭進白玉的懷裡,小短胳膊摟著白玉的脖子,用臉蹭蹭白玉的脖子,覺得不夠還嘟著小嘴巴親了親白玉的臉,嫩嫩地喊,「姐姐。」

這親熱的姿態弄的白玉有些尷尬,但是抱著這暖暖的小身子,她又捨不得推開,再加上這奶聲奶氣的小嗓音,簡直把白玉三百年的一顆老心都喊軟了,「嗯,醒了?我們起來吃飯。」雖然還是聲音冷冷的,但是她內心是飽含著柔情,心湖一圈一圈的小博文,不管怎麼樣就是內心都蕩漾了就是了。小傢伙又蹭了一會兒,才鼓著小腮幫子,自己揮舞著小胳膊小腿,笨拙又顯憨態可掬的給自己穿衣服。白玉眼含笑意的欣賞了好一會兒,看夠了,才伸手幫幫忙。

穿好鞋子,下了地,小傢伙才完全醒過來,「姐姐,姐姐,安安要洗臉臉。」奶聲奶氣,但是中氣十足。

「來了。」白玉把絞好的帕子遞給小傢伙,示意他自己擦臉,「要按平時我給你洗臉一樣,把臉擦乾淨。」

萌噠噠的小傢伙,眨巴眨巴圓溜溜的大眼睛,長睫毛像蝴蝶翅膀一般呼扇呼扇幾下,簡直萌的人一臉血。仰著小腦袋,看了看白玉又看了看手帕,才笑起來,「好哦,安安自己擦。」

兩人愉快的幹掉了早餐,小傢伙揮著小短手抄著勺子,呼呼的就喝了一碗粥,吃了一張小薄餅。把碗洗了,白玉用碗裝了三張玉米餅,用以前的桔子罐頭瓶裝了涼白開,帶上把鐮刀,把這些放在背簍裡面,背在肩上。白子安圍著白玉團團轉,歡快的像只撒歡的小狗。

看白玉要出門了,才一把抓住白玉的手,「姐姐,你去哪兒?安安也要去。」

「本來就要帶你去,我們去山上挖野菜,還能不能挖到什麼樹苗回來種上,或者別的東西。」白玉看著小傢伙鼓著小臉賣萌,嘴角微勾。白玉其實不是太稀罕山裡的野菜什麼的,但是自己的糧食來源總要找個出處的,說不得只有靠著最近的這座大山了,畢竟這是最快最簡便的方法。

「哇,好棒,好棒。」白子安呼喊著,蹬著小短腿跑出了門,撒歡的往山那邊跑。白玉鎖了門也邁腳跟上。

白玉也不趕時間,拉著白子安的手,慢悠悠的往山上走。看到野菜挖起來,看到蘑菇也撿著,順便教著小傢伙認這些東西。走走,歇一歇,小傢伙一點都不累,兩人就到了半山腰。小姑娘記憶里因為現在人們生活好過了一些,只要勤懇一些都不至於餓肚子,再加上許許多多的年輕人都走出大山去大城市打工賺錢了,所以除了專業的採藥人和獵人,普通百姓都不會進到這麼深的地方,只會在山腳挖點野菜,摘點野果,砍樹砍柴,抓個兔子、野雞什麼的,像小孩子之類的是絕不被允許進入山裡的。

所以明顯從走過山腳再往上,山上的物產比山腳更豐富,人跡活動明顯少了很多,植被也密集很多。白玉精神力外放,大型野獸感受到了,根本不敢靠近白玉附近。白玉很放心小傢伙揮著小木棍四下探索,而且白子安明顯就特別依戀姐姐,根本不會跑到自己眼睛看不到姐姐的地方。白玉四處找了找,挖了些七八顆桃樹苗和七八顆梨樹苗,用野藤蔓把樹苗捆起來,然後捆在背筐底部背著。白子安拉著白玉的手,歡快的問,「姐姐,種了之後家裡就有果果吃嗎?」

「不是,這些果樹苗都蠻幼小的,長一長,再嫁接,要到你五歲半到六歲半的時候才能結果子。不過你剛剛看到了姐姐挖的藥材,有的是很普通的,最後那一根是差不多五十年的人蔘。等我去鎮上把這些賣給那些專門來我們這裡收藥材的人,就有錢買果子了。」當然這人蔘不是那麼好找的,是白玉用精神力不放過一絲一毫的地面,找了周圍半徑3公里的才在一個山坳里找到的,然後抱著小傢伙到那裡挖了起來。

本來白玉是打算如果找不到什麼珍貴的藥材,就要想辦法去打一頭大野豬、老虎、黑熊什麼的,也是能賺到第一桶金的。她可不想隨便從幻境里拿什麼珍貴藥材出來賣,要是大家都知道這山裡其實不產這樣的藥材,自己拿出來,不是平白招人注意嗎?所以寧願花力氣挖陷阱,抓野獸,也不能拿東西出來埃

白玉拿著木棍一邊走,一邊打周圍的野草,避免蛇蟲,白玉只用精神力威懾到了發現的大型野獸,小動物就放過了,畢竟白玉還打算抓著兔子野雞什麼的,給小包子吃頓肉。想到剛剛在山裡的探索,這樣的大山,經過時間長河的洗滌,應該是物產非常富饒的。但是白玉沒發現任何能幫助修鍊的天材地寶,只是有普通的動植物,最多有幾個古墓,白玉對古墓什麼的一點也不感興趣。她打算有時間自己再到山的更深處去探索一番,然後才能肯定是不是真的沒有修鍊之人。畢竟就算有修鍊功法,沒有輔助修鍊的天材地寶,沒有富含靈氣的靈地,再高深的功法也沒用,最多也就是皮毛。如果是皮毛白玉就算遇到,也不用害怕啦。

聽她這樣講,小傢伙顯然很興奮,握緊了白玉的手,「真的嗎?真的嗎?那姐姐你多多的買米,我不想姐姐餓肚子把飯飯都給我吃。姐姐都不漂亮了,安安不吃果果沒有關係。」

說著說著,小傢伙整個小表情都蔫噠噠的,白玉捏捏他的小臉,笑了笑,自己臉上抹了藥水,不繼續抹,每天洗臉會越來越淡,八個月後就會完全褪去了。看白玉沒做聲,小傢伙顯然更擔心了,耷拉著小腦袋,「是不是安安太能吃了?」可是每次想少吃一點,留給姐姐吃,姐姐都會難過的偷偷哭。自己太小了,根本想不到辦法。

「本來就是為了買東西,才來挖藥材的。我們只在山下面挖了點野菜,撿了點蘑菇,其他都是藥材,就是為了賣錢的。」白玉看小傢伙鬱悶的快哭了,趕緊解釋。

「啊,啊,真好。安安喜歡春天,春天有野菜,姐姐能採到草藥了,心情也好了。」很多年後,白子安也還是最喜歡春天,這天發生的事情,他已經不記得了,但是還是覺得春天能有很多好事,變得很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