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六章 哇哇大哭的小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哇哇大哭的小傢伙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到了中午,給小傢伙吃了一張半餅,喝了水,剩下的白玉吃了。再轉了轉,白子安就困了,白玉把小傢伙抱在懷裡,很快就睡著了。背著筐子飛快的往山下走,三下兩下,就到了村民經常活動的區域。這時候,白玉才減慢了速度,慢悠悠的假裝很吃力的往家裡走。看到村民,她點頭笑一下,就繼續走。

村子最西邊的一向有善心的村民何四伯問,「阿玉丫頭,挖了樹苗做啥?」

「在屋子旁邊種幾棵,還要在山腳下砍兩三顆樹,回家用,砍一棵種一棵,以後才有的砍。」白玉輕輕回答。

何四伯憨憨的笑,「還是丫頭心細,這樣好,這樣好。」

回到家裡,把小傢伙安置在床上,白玉才有時間,把挖到的野菜放進廚房,藥材分門別類的晾在屋檐下的走廊上。然後帶上鋸、鐵鍬,又從幻境裡面拿三棵楊樹的樹苗出來,跑到山腳鋸樹。白玉鋸一棵,用斧頭把枝丫砍掉,然後把主幹鋸成一節一節的。隔一會兒抱一些樹枝回家晾在後院,順便看看小傢伙醒了沒有。到白玉砍了兩棵樹,小傢伙才醒。白玉哄了他一會兒,把他帶在身邊去砍樹。把最後一棵樹鋸倒,枝幹什麼的也處理好,在三棵樹原來位置的旁邊挖坑,把三棵楊樹苗給種下了。

幸好這時候雖然開春了,有村民出門,但是也不會來山腳下,都是趕緊去看自己田地的狀況,能往外跑的孩子們也被送進了學校,要不然看著個嬌嬌弱弱的小姑娘這麼大力氣,鋸樹、砍樹,比大男人還麻利,還不得驚掉他們的下巴。之後,白玉來回十七八趟把枝幹、葉子運回家裡。中間的時候,睡醒了午覺的白子安非要背著以前白老二為了哄他給編的特質小背簍來給白玉幫忙。

這會兒天都黑了,白玉就不讓小傢伙跟著自己來回跑了,讓他在家裡等著。自己趁著夜色,村民都歸家了,把樹木的主幹木頭一節一節的拖回院子里。雖然可以一下子放進幻境里運回來,但是白玉覺得還是能不依賴幻境就不依賴幻境過生活比較有意思,不然,完全沒有什麼挑戰性。既然這世道這麼和平,講究文明守法,不需要修鍊升級打打殺殺,那總要做點什麼才能找到生活的樂趣埃所以,白玉來回九趟,拖回了九節木頭。

運完了,鎖上後院的門,一直在後院等的白子安一下子就衝上來抱住白玉的腿,「姐姐,累不累?」有點灰心喪氣的意味繼續說,「要是安安能幫上忙就好了。」

白玉拍拍身上的灰,摸摸小傢伙的頭,「今天不是用你的小背簍運了樹葉和小樹枝回來嗎?我們好久不用去山上撿柴火了,這有你的功勞。」

聽白玉這樣誇獎,小傢伙,又開心了,「哈哈,真的嗎?等安安長大了,我會幫姐姐做更多事。」非常有決心的揮了揮小拳頭。

白玉直接把小傢伙夾在腋下,回到了廚房。晚上兩人幹掉了一大盤野菜,一碗蘑菇雞蛋湯,一小鍋米飯。洗了澡,進入愉快的故事時間,白玉繼續給白子安講山海經。

等小傢伙睡著了,白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麼快的度過了一天。目標明確,幹勁十足,整個生活彷彿突然出現了色彩一般。就因為有了目標,跟在幻境裡面,每天按部就班,或者沒事只能枯坐在長廊下完全不一樣。

想到這裡,白玉低頭看了看,依在懷裡睡得香甜的小傢伙。因為他,因為這個普通的世間,似乎什麼事情都開始變得有意思起來,這樣真不錯。白玉微笑著進入冥想。

翌日清晨,白玉跟前一天同樣的時間睜開眼睛,不過這天沒有在村裡轉,而是在儲藏間里拿著白父的弓箭上山了。小姑娘記憶里,父親是不會打獵的,這副弓箭是白父偶然得了一條鹿筋之後,好奇之下自己做的。白玉看了看,不是特別好,差強人意、勉強能用,但是在這裡沒什麼好講究的。如果不能用的話,就從幻境里拿出一把普通的,反正村裡人都知道,白父琢磨過做弓箭,到時候說是他做的就可以了,也不會引起懷疑。

昨天白玉沒有用精神力威脅小動物,本來打算抓野雞野兔子回去添菜的,臨動手的時候,她才想起來,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姑娘突然能徒手抓獵物,好像還蠻驚世駭俗的,想到「白玉」記憶里她父親的弓箭,所以才忍住了。

進了山,白玉一邊往山上走,一邊射了幾隻野兔、幾隻野雞,就到了昨天留意的幾處地方,每處都小心翼翼的仔細採摘,采了四朵靈芝。白玉並不把每個地方的採光,只採了品相最好的四朵紫靈芝,每朵直徑都有20多快30厘米了。又采了些別的藥材,統統裝進背簍裡面。最後找到一從金銀花,白玉把藤蔓砍掉大部分,然後把根挖起來,拿著下山了。

碰到起早的放牛的何四伯,「呀,阿玉丫頭,這麼早就上山了?」

「就在山腳下,挖了點野菜,和常見的藥材。我之前在家裡拿我爸琢磨做的弓箭練了好多天,今天上山試試看能不能打個兔子野雞什麼的。何四伯,您忙吧,我回去了,安安還在家睡著。」白玉心裡怪怪的,自己都三百一十五歲整了,喊五十多歲的人伯伯,也真是夠了。不過從「白玉」的記憶中知道,這些村民最是多嘴多舌,愛講人是非的了。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小包子白子安應該會很在乎這些人,畢竟都是他從小到大要接觸的人群。所以白玉克制著不適,說了這麼一長段話,來解釋自己在幹什麼,為什麼這麼干。要不然的話就容易離群索居,這並不是自己出幻境之後想要的生活狀態,所以白玉一直在要求自己改變,並且融入這生活。

「好的,好的,回吧,回吧。」心裡直感嘆,可憐的丫頭。這白家老頭子老婆子,太不是東西了,自己不養孫子孫女也就算了,也不準人外家養,心可真狠。

回去的路上,白玉想跟這人還挺有緣分的,就出門兩次,就遇到了兩次。

等白玉匆匆趕到家的時候,小傢伙正在哇哇大哭,「姐姐,哇,姐姐,哇哇,你在哪兒啊?嗚嗚。。。。。。。」

白玉趕緊放下東西,開門進了院子,看他站在院子里,仰著脖子直嚎,哭的滿臉是淚,有點心疼,「哭什麼?別哭了,怎麼醒這麼早?」

小傢伙乳燕歸巢似的撲過來,嗚嗚的接著哭,最後都哭的直打嗝,小胸脯一鼓一鼓的。白玉給他輕輕拍了好一會兒,他才哽咽著可憐兮兮的說,「安安起來尿尿,姐姐不見了。」說著又哇的大哭起來。

「我去山上抓了兔子,今天有肉吃了,你不是很羨慕程程家裡能吃肉嗎?」這個程程是白子安的小夥伴,大名李鵬程,村裡李二伯的孩子。提到這個,小傢伙才停頓了一下,但是想著自己不見了姐姐的害怕恐懼,又傷心起來,白玉沒辦法,只好一隻手把小傢伙抱起來,另外一隻手拿東西。來回幾趟把東西搬進院子里。

等白玉搬完東西,小包子才沒繼續冒眼淚水,有些瘦的的小身子哽的一抽一抽的,小胳膊把白玉的脖子樓的緊緊的,「真的嗎?不是不要安安了嗎?」

原來是在害怕這個,白玉拍拍小傢伙的小背脊,想著自己也經歷了這樣的時候,絮絮剛消散的時候,怎麼也不相信,每間房間都看遍,漫山遍野的到處找,邊找邊哭。白玉以為自己早就忘了,原來想起來,還是這麼清晰,那樣彷徨無依的感覺好似又從心底冒出來一般。

「我是安安的姐姐,不會不要安安的。快別哭了,昨天說過了,要去鎮上賣藥材,你不是知道嗎?再哭的話,就趕不及了。」白玉拍著小傢伙的背,在院子里轉圈的走,慢慢的就不哭了,等感覺不抽泣的時候,白玉才發現他又睡著了。

白玉把他安置在床上,才回到院子里,把金銀花和昨天挖的十六棵小果苗種在東側院牆外。兩排小樹苗,蒼蒼翠翠、挺挺拔拔,看起來可愛極了。白玉用溪水兌了些幻境的靈泉水,給樹苗和牆腳下的金銀花澆了,立刻就顯得精神起來了。後院里的薔薇花和菜地,白玉也用兌了靈泉水的水澆了一遍。白玉決定種什麼東西,就只兌一次水,免得到時候種的東西與外面別人種的差別太大了,反而不好。

等這些弄好,白玉留了一隻野兔和一隻野雞在家,另外四隻野兔,三隻野雞都放進背簍里,然後墊幾片樹葉把普通常見藥材分別用廢紙包好放進背簍里。人蔘用以前白母的一塊小手帕包了,放進懷裡。至於紫靈芝則太大了,白玉找了快布,仔細包好放背簍裡面用樹葉蓋好。準備好這些,又去廚房烙了幾張白麵餅,裝好水,都放進背簍里。

一切準備好,白玉進房間,看小傢伙睡得香甜極了,想是剛才哭的累了。白玉進父母的房間找了找,找出白子安剛出生時用的包被小被子,然後給白子安穿好衣服,用小被子把小包子包一包抱在懷裡,鎖好院門,出門往鎮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