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七章 賺到第一筆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賺到第一筆錢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說來白玉出門的時候還不到七點,她在村裡是慢慢走的。畢竟「白玉」在眾人映像中是個嬌嬌弱弱的小姑娘,現在這小姑娘前面抱著個四歲半的小孩子,背後又背著明顯裝滿東西的背簍,可不得一步三晃,慢慢的走嘛?健步如飛,不招來人驚訝的眼神才怪。

一離開人的視線,察覺近距離沒人之後,白玉就加快腳步,感覺到靠近人了,就慢下來,就這樣時快時慢,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白玉四十分鐘就到了。

沒有仔細看周圍的建築,人群之類的,白玉怕收貨的人過了收貨的時間點就收攤走了,趕緊按照小姑娘記憶裡面的走到專門收山貨的一條街。因為大青山物產豐富,許許多多的商販來這裡收貨,運出大山去賣。大青山不僅養活了山腳的村民,還間接的養活了許許多多的人。

到了街上,收貨的商販看到白玉是個小姑娘還抱著個孩子,都不再注意了,以為是來看熱鬧的。白玉從頭走到尾,然後來到倒數第三家收藥材的商販面前,一隻手把背簍從背上放下來,彎腰把包好的六大包普通藥材類似三七這些的拿出來,給他看,醞釀醞釀,喊不出來也得喊,「大叔,這是我在山上採的一些藥材,每包差不多一斤。我都簡單的處理好了,不會流失藥性的,您看一下,看值多少錢。」

那商販被白玉的爽快勁給驚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仔細看了看白玉放在攤上的藥材,又看又聞又嘗的。最後才說,「姑娘,處理的挺好的埃這每種藥材價格不太一樣,三七二十,茯苓十塊,當歸二十五,這剩下三樣都是十八。」

白玉之所以就在這家老闆面前賣草藥,就是白玉通過老闆的面相能看出這是個心正的人。之前白玉一個人在幻境中生活的時候,日子像死水一般平靜,無聊又寂寞。所以她為了給自己的生活添加點樂趣,幾乎看遍了幻境中所有的藏書,研究書上說的一些技能。白族雖然是以武入道的家族,但是整個擎天大陸光大世家就有七八個,何況還有千千萬萬的世人,入道的方法、修鍊的額功法簡直不要太多。白族人雖然不需要選別的方式修鍊入道,但是為了知己知彼,還是收藏了許多這方面的書籍,哪怕不學看看也好。正好白玉有段時間研究過了術士所學,畢竟白族是收藏的書籍,又不是術士大門派傳下來的修鍊功法,肯定高明不到哪裡去,所以白玉只學了個皮毛。但是學了個皮毛也是夠用了,簡單推測個吉凶、看看面相、製作簡單的符篆、擺個簡刁法,還是很可以的。

白玉想著以前自己在幻境中拿著易經,拉著虎娘夜夜觀天象的日子。以前只覺得無奈,現在想起來還覺得蠻有趣的。老闆見白玉沉吟著不說話,還以為她對價格不滿意,看她抱著個小孩子,自己小臉蠟黃,不想她在別的地方去受氣受騙,趕緊解釋道,「小姑娘,我這個絕對是良心價,看著你抱著個小孩子,我也不忍心騙你。」

聽到老闆的聲音,白玉才回過神來,「沒有,沒有,那就這樣了。」等白玉拿到老闆給的109塊錢,把背簍背在背上。用懷裡的小傢伙擋著人的視線,把包著人蔘的手帕拿出來,給老闆看了看人蔘須,又趕緊放進了懷裡。看老闆神情怔怔的,白玉朝老闆點點頭走了。又到了街上正數第七家商販跟前,「老闆,我有四隻野兔、三隻野雞,今天早上打的,您看看多少錢。」白玉彎腰避過放靈芝的紙包把兔子和野雞拿出來,放到老闆的攤上。白玉特意瞄準的,都是成年野兔和野雞,弓箭也是只射到獵物的脖子,別的地方都沒有損傷,所以賣相還是可以的。

據白玉觀察,這個老闆雖然不如收藥材的老闆心正,但是也只是差一點,就算吃虧也不會比去別家吃虧吃的多。所以交易非常順利,一隻兔子十二、一隻野**塊,拿到72塊錢。白玉背起背簍,慢悠悠的往回走,走出商販視野的時候,馬上拐進了一條小衚衕。來的時候白玉就觀察到了,這裡是居民樓中間夾的小巷子,沒什麼人會走這裡。白玉等了一會兒,果然見藥材老闆過來了。

那老闆十分謹慎,看沒人注意,才走到白玉身邊,「小姑娘,你有一根人蔘賣?可否讓我看一看?」

「好的。」白玉把手帕攤開,讓人蔘躺在自己手上,整個人參真的已經差不多有人形了,參須多而長,品相非常好。陳老闆仔細打量了半晌,高興的牙豁子都樂出來了,「小姑娘,這、這真是好,品相真好。我姓陳,我也不騙你,這人蔘拿到大城市去買肯定值錢的很。但是你自己去沒有門路,別人說不定也會騙你。我這裡,最多只能給你十五萬塊錢,你看呢?」

白玉假裝沉吟了下才答應下來,其實根本不在意這人蔘能多賣多少錢,她賣這人蔘,也只是為了緩過這段沒錢的尷尬時段。以後,幹什麼不能掙錢養家呢!現在也只是自己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什麼都不好操作,才賣藥材。看這陳老闆認真的樣子,也應該是這個價了。不然一個大山裡出去的人,跑出去賣人蔘,被騙了到是還好的結局,殺人越貨才是真的慘。

「那陳大叔什麼時候給我錢?這麼多錢,你貿然給我,我自己可能也保不祝我想明天傍晚,出鎮不遠有條叫林安公路,向東走有個小池塘,那裡沒有民居。到了傍晚估計也沒什麼人來,您到那時候再給我行不行?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陳老闆想了想,就點頭,「可以,那我現在去準備錢。」

「等等,陳大叔,我還有幾朵靈芝,品相還可以,你看看你要不要?」白玉說著把人蔘包好收進懷裡,然後彎腰從背簍里包著靈芝的布包拿出來,給他看。

陳老闆看著簡直驚呆了,這女娃也不知怎麼弄來的這極品靈芝,還是紫靈芝,想問又不好問。只好繼續稀罕的盯著靈芝看,一副恨不得流哈喇子的樣子,簡直目不忍睹。最後他咽了咽口水,慢慢的說,「小姑娘,我很想要你這靈芝,這四朵靈芝最起碼也得給四十萬,我沒有那麼多錢。但是我想跟我的朋友合夥收你這藥材,你同不同意?」

「就是說,要等一段時間?」白玉瞭然。

「對,你要是急用錢,我可以明天先把人蔘的錢給你。」陳老闆生怕人不同意,趕緊保證的說。

白玉把小傢伙的包被理了理,遮好小傢伙的臉。白玉不想有人看到白子安的臉,記住白子安的樣子,免得他年紀小,自己出門的時候,被有心人給哄騙了。整理好了,白玉想了想,「不用了,我手上有今天賣葯和野物的錢,已經夠用了。七天後,下午六點我在小塘邊等,過時不候。」

說完,白玉背好背簍,直接從衚衕的另一頭穿過。繞了好幾條街,白玉才朝著要去的集市走去。在繞這幾條街的時候,白玉也差不多把整個青山鎮給逛了一遍。山邊上的小鎮子,面積小,也就只有幾條街。這時候已經九點多,小傢伙模模糊糊的醒過來,揉了揉眼睛。白玉怕他哭,趕緊拍拍他的背,蹭蹭他的腦袋,「醒了?」

聽到白玉的聲音,白子安趕緊伸手摟緊姐姐的脖子,萌萌的大眼睛四處瞟,「姐姐,這是哪裡?」

「我們到了集市了,要買大米、白面、果子。」白玉輕輕的回答。

小傢伙捧著白玉的臉,吧唧一下,親了一大口,「好棒哦,姐姐是不是賣到錢錢了?」

白玉看著小傢伙亮閃閃的大眼睛,笑著點頭。本來要在懷裡大叫的小傢伙,嘴巴都張大了又趕緊伸手捂住了嘴巴,眼睛彎成了月牙,做賊似的在白玉耳邊說,「姐姐,我們小小聲的,免得奶奶又來家裡拿東西。」

說完,白子安看著白玉點點小腦袋,十分認真又謹慎的樣子。白玉納悶,原來這小傢伙還記得。本來家裡應該還要有些糧食的,只是白老二夫妻倆相繼去世之後沒兩個月,奶奶上門,非說幫著辦喪事用了自家的米糧,讓小姑娘還。要不是村裡老人看不過去,說了兩句,儲藏間的糧食非要搬空不可,到了最後也搬了兩麻袋稻穀出去。要不然四口之家留的一年的口糧,哪會被一個半大孩子一個小娃娃大半年給霍霍乾淨咯?還要靠著外家親戚和村裡陳二叔的接濟,才能活下來。

那次鬧得很大,小姑娘還被推倒摔了一跤,小傢伙哭的天崩地裂。估計是當時的心情太難過了,情形也太嚇人了,小傢伙才記到現在沒有忘記。後來的白家奶奶來拿外家接濟的東西,小姑娘都把白子安關在房間裡面,自己忍著害怕應付老太婆。

「好,我們小小聲的。」白玉配合的小聲說話,果然小東西笑的更像偷油吃的小老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