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八章 第一次趕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第一次趕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因為知道白玉得了錢,小傢伙一路都很興奮。白玉其實也差不多,她還是第一次上街買東西呢。雖然不明顯,但是到了集市上,還是忍不住暗暗的左看右看,每個攤位的仔仔細細的看過一遍。

在這街上賣菜賣米面的人,都是住在這小鎮子里,或者山邊的小山村裡的貧苦農民。因為交通不發達,人接觸外面的世界也不多,本身都是很本分的窮苦人。所以看著面色蠟黃的白玉牽著雖然瘦但是相對於來說算白嫩的小傢伙白子安,姐弟倆好奇的左看右看,看了又不買,各個攤販還是沒有說她倆,滿滿是善意的就讓這姐弟倆在集市上溜達。

最後白玉逛滿意了,才牽著小傢伙快手快腳的買了二十斤大米,十斤麵粉,十斤玉米面,稱了一斤水果糖,買了四個蘋果、四個黃梨、六個香蕉,又去菜市場買了幾個胡蘿蔔、土豆。看姐弟倆買這麼多,本來沒打算做到她倆生意的老闆們開心的不得了,嗯嗯,以後也這樣,碰到光看不買的人也不發脾氣,要不轟走了大主顧可該多後悔?

買這麼多東西,白玉背來的背簍根本放不了,水果菜都被白玉提在手上。

「姐姐,安安下來自己走。」白子安看看姐姐背著提著,還要抱自己很不忍心。

白玉想了想,小孩子也不能太嬌慣,就點頭把他放下地,把小被子收起來放在背簍上面,用繩子綁好,免得掉了。白子安興滴滴地走在姐姐身邊,走幾步舔舔手上的糖葫蘆,開心滿足的不得了。白玉也不管他被糊的滿臉糖漬,任他興興頭頭的蹦蹦跳跳。

「姐姐,安安明天還幫你一起去挖野菜和藥草,我們多賣錢錢,然後給姐姐也買好吃的。」說著還把自己剛吃了一顆山楂的糖葫蘆舉得高高的,非要白玉咬一口,「姐姐也吃,吃嘛,很甜的。安安一顆,姐姐一顆。」

白玉沒辦法,只好咬掉了第二顆。果然接下來每吃完一顆,小傢伙就非要白玉也吃一顆。總共八顆,沒多久也就吃完了。白子安也不鬧脾氣,任由白玉在路邊的小池塘里絞了手帕給自己洗手洗臉。然後牽著姐姐的手,歡歡喜喜的向家裡走。

再走了一會兒,覺得小傢伙累了之後,白玉找了塊石頭,兩人休息一下。把早上帶的餅和小傢伙分著吃了,不吃不行,白玉不吃,白子安也鬧脾氣不肯吃。吃了餅,喝點水,休息一下,小傢伙便又有力氣往前走了。

差不多一半路程的時候,小傢伙又累了,白玉便又抱著他走。之後就沒把他放下來,畢竟還小,怕累過了,影響長個。白玉抱著小傢伙從村后的小路繞回了山腳的小院,開了院門,小傢伙一下地,就蹬蹬的跑進中堂,白玉也不管他,在院子里整理買回來的東西。

不一會兒,小傢伙顫顫巍巍地捧著小杯子,裡面的水晃晃蕩盪的有些溢出來。白玉有些納悶的看著白子安,三寸丁的小豆包頂著紅撲撲的小圓臉,小心翼翼的捧著茶杯,走到白玉跟前,「來,姐姐,安安喂你喝水。」

剎那間,白玉就覺得心裡像被誰塞了一團棉花,軟的不成型。白玉看著面前這真誠的笑的像太陽花般的小臉,第一次有了自己有個親人的感覺,真好。看小傢伙期待的不得了,白玉抿抿唇,也沒說要接過杯子自己喝,低頭就著小傢伙的手,喝光了這杯白水,覺得比自己幾百年在幻境里琢磨出來的百種茶葉,每一種都要好喝一百倍。白玉用額頭抵著小傢伙的額頭,笑融融的說,「謝謝安安,真好喝。」

白子安看著笑開了的白玉,用額頭頂頂白玉,笑出八顆小米牙,「姐姐笑的真好看。」

兩個人額頭抵著額頭對著笑,像兩個小傻子,卻燦爛的像太陽花。哪怕後來過了很多年,白玉也忘不了這一天。因為這一天,她第一次在這世間有了一絲絲的歸屬感,因為她的弟弟,白子安。因為這一天,她第一次學會了笑,真正的笑,發自內心的笑,因為她的弟弟,白子安。

白玉抱著白子安,兩人依偎著坐在中堂前的走廊上,什麼也不說,你摸摸我的手,我碰碰你的臉,黏黏糊糊的膩了好一會兒,白玉才放開安安,讓他在自己身邊玩耍,自己把買回來的東西整理放好。

白玉把人蔘、四片靈芝,還有之前沒準備一下子賣掉的十幾片靈芝放在了兩人房的箱子里。放好了之後,時間才過十二點半,兩人雖然不餓,還是喝了一點白玉早上出門前煮在鍋里的米粥,因為走得時候,灶洞里還有餘柴,所以粥也沒冷,溫溫的恰好入口。

白子安今天醒的晚,也沒有午覺睡。白玉便去倉房裡面找出了白父以前做木工的工具,帶著安安到了後院。白子安看著白玉剝樹皮,幫不上忙,雙手捧著小臉蹲在一邊,像個小青蛙「姐姐是要做什麼?」

「做一個木榻子,放在前院的西北角,然後姐姐把去年吃葡萄特意留的葡萄籽拿出來種在旁邊,說不定發芽了,院子里可以長出葡萄藤來呢?然後姐姐搭一個葡萄架子,這樣夏天就可以在葡萄架下面乘涼了。安安喜不喜歡?」白玉邊忙邊說,當然這葡萄種子是幻境出產,肯定會發芽的。

「真的嗎?葡萄架子?我去程程家裡玩,他家裡就有,結葡萄的時候好漂亮。安安喜歡。」白子安捧著小臉露出希望的表情,眼睛像是被灑了星光一般,閃爍明亮,好像已經看見家裡有了葡萄架了。

看他這樣守在自己身邊也沒有什麼事情做,白玉想了想,「安安,我教你認字好不好?」

白子安一向是不管什麼好不好?只要是姐姐提的,就全部答應,聞言,小雞啄米似的猛點頭。看他這樣,白玉就拿了一個小樹枝,到旁邊的空地上,「安安,你看這個字念白,我和你的姓。你再看這個字讀玉,姐姐的名字就是白玉,你知不知道?」當然白玉給寫的是原小姑娘在學校學習的簡體字,而不是幻境中自己認識的篆體字。

一聽白玉這樣問,白子安不服氣了,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呢,鼓著腮幫子嚷嚷「我知道,我知道,姐姐叫白玉,我叫白子安。」

「對的,那,這個字就是子,這個就是安。」白玉自己寫完給白子安看,又用樹枝上的樹葉把泥土掃平,然後握著白子安的手,帶著他寫了三遍,念了三遍。然後才對白子安說,「好了,現在安安在旁邊自己寫一寫,畫一畫,如果忘記了,再喊我,好不好?」

唯姐是從的白子安當然沒有意見,自己蹲在原地,拿著小樹枝開始畫起來。白玉就去繼續忙自己的木工活了,拉鋸的聲音在這個小院子里久久不絕。

兩人在後院一直待到傍晚,這時候前院的門被敲的梆梆直響。白玉知道白家小院因為離下林村其他的村民的屋子都很遠,平時要是沒什麼大事,是沒什麼人會來的,所以白玉不用用精神力去看,就知道這是白家老屋的人來了,最有可能的就是老太婆。

一直在白玉旁邊蹲著的在地上寫寫畫畫的小傢伙也知道是這麼回事,嚇得趕緊站起身來,「姐姐,肯定是奶奶來了。我們、我們。。。。。。」說著竟然哇哇的哭起來,「嗚嗚,我們應該把買的東西藏起來,肯定是別人看見了,就告訴奶奶了。她是來搶我們的東西的。」

本來還在考慮要不要直接就當做沒聽到,不開門的,因為白玉還真的沒有做好面對這家極品親戚的心理準備。看他害怕成這樣,白玉覺得不能這樣,小孩子的時候要是害怕一個人,可能會害怕一輩子,這不太好。所以她拉過小傢伙的小手,「這麼害怕?」

「嗯嗯,姐姐不是也害怕嗎?」白子安臉上還掛著兩滴淚珠,眨巴著大眼睛,可憐兮兮的樣子。

「可是我現在不害怕了,我都可以射箭抓兔子給你吃肉了。」白玉對著一個小孩子也說不出什麼高深的話來,只好最淺顯的解釋給他聽。

果然,三寸丁一聽立刻對自家姐姐充滿信息,掛著淚的臉都泛開了笑容。對哦,姐姐都可以殺到跑的那麼快的兔子了,肯定不害怕奶奶。

看他笑了,白玉便站起身牽著他的小手,往前院去開門。

門一打開,就看見一雙牛眼,裡面滿是憤怒和怨毒的火焰。面前這個人高顴骨、低鼻樑,倒是眼睛、嘴唇蠻好看的,就是現在因為氣憤瞪的太大了,損了幾分它的好看,不知道是太瘦了,還是經常生氣,額紋和法令紋都讓她看起來特別的尖酸刻保

「你這個該死的賠錢貨是耳朵聾了還是死在那個旮沓角兒了?老娘敲了半天,你沒聽見啊?腿斷了啊?來這麼慢?」說著就伸手要揪白玉的耳朵,白玉當然不會乖乖站在那裡不動了,身子後仰一下子就躲開了這白老太的手。

這可惹火了老太婆,一下子就炸了好嗎,氣的火冒三丈的,「你個王八犢子、小癟三養的小賤人,你還敢躲?」揮著巴掌就要給白玉一耳光,白玉伸手抓住了她胳膊,並用力捏住了她的上尺澤穴。老太婆立刻殺豬一般的嚎叫起來。

「老太太,我奉勸你,以後還是少來找我的麻煩比較好。」不知道為何,看到白玉清凌凌的目光,白老太背後出了一層白毛汗,仔細看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子在微微發抖。白玉看著好笑,這就是欺軟怕硬的人性,冷笑一聲,一把把她甩出門外,「砰」的一下關上大門。

至於老太太為什麼看看白玉的眼神就怕成這樣,當然是白玉故意放出來的精神威壓的效果,打她一頓倒是容易,但是她到村裡嚷嚷的到處都是,白玉雖有辦法讓這事不沾到自己身上,但是畢竟是個麻煩事,所以先嚇嚇她好了,等以後摸清楚了情況,以前的那些事,連本帶利,白玉一定會都收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