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章 做客(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做客(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這小嗓音說的,白玉三百年的冷心冷肺都要軟的滴出水來。白玉撫摸白子安小背脊的手,頓了頓,才繼續拍拍他,「你個小笨瓜,我都跟你說過了,姐姐哪裡也不會去,就陪在安安身邊。以後不許這麼想,知道么?我還要賺很多錢,去大城市買房子,讓安安讀書,讓安安長大。等安安嫌棄我了,我也不會走的。」

本來軟趴趴的搭在白玉肩頭的小傢伙一下子挺直胸膛,摟著白玉的脖子,整張小臉緊緊的貼在白玉的臉上,「安安才不會嫌棄姐姐,姐姐騙人。」雖然還是奶聲奶氣的腔調,但是滿是堅決。

「好吧,好吧,我錯了。安安去哄哄二嬸,讓她別哭了,好不好?把你學會的字還有三字經都告訴二嬸去,好不好?」

小傢伙在白玉懷裡膩了膩才邁著小短腿進了廚房,很快就傳出他輕快的嘀嘀咕咕的聲音,「二嬸別哭啦,哭成小花貓不可愛啦。這幾天姐姐教我寫字啦,二嬸你看,這個是白,這個是玉,這是安安姐姐的名字。。。。。。」嘰里咕嚕的簡直不需要喘氣的,不停的往外倒。

屋裡去放籃子的陳二叔,終於收拾好了心情,招手把白玉叫進了堂屋。兩人分別坐在廳堂里炕桌的兩邊,陳二叔緩了緩問,「你剛跟你嬸兒說要求我個事,啥事,阿玉,你說。」

白玉看著昏黃燈光下,這身板不高只有170,但是因為常年勞作,身板特別敦實。臉上皮膚被陽光曬的黝黑黝黑,手掌寬大厚實粗糙,整個就是厚實的老農民一樣的二叔,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他。或許是知道這家人是真心的為白家姐弟好的人,他們一直用盡全力的照顧他們,所以說的特別順溜,一點不打磕絆,說了白玉來到這下林村以來最長的一段話。白玉來之前還以為會說不出口,或者說不了這麼順呢。

「二叔,你知道的,我家裡有五畝地,四畝水田,一漠田我想給您種,每年給我和安安一些口糧就行了。旱地我可以自己種點花生、紅薯、黃豆什麼的,也不用考慮賣,夠我和安安吃就行了。您覺得怎麼樣?這件事我琢磨了一下,就是怕傳出來以後我爺奶他那邊來鬧您。所以我想過幾天去集市買點罐頭、肉什麼的,給村長和村裡的老人送點禮,讓他們幫幫我,到時候也免得鬧得您日子過不好。」

不過這話里的內容對於白玉來說可真的不容易,堂堂靈道者前期,跟這世界的神話傳說的神仙也差不太多了。就算說這個,就說自己好歹也三百的高齡人,竟然淪落到給這鄉野里的七八十的糟老頭子送禮巴結的地步,可真是難為人,但是不低頭也沒辦法?誰叫自己哪裡不掉偏掉進了白家院子呢?

白玉收了收心神,認真的看著陳二虎,「二叔,您覺得怎麼樣?」

皮膚黝黑的漢子,想了想,這樣的確挺好的。孩子想的挺周全,也沒什麼遺漏的,就點了點頭,「挺好的,買肉、罐頭就我去買,你小孩子家家的,把錢存起來,以後用得著。」陳二虎大男子主義說不出暖心的話,但是心裡酸的不得了,自己就兩個兒子,沒有女兒,國家只准生兩胎,從小姑娘出聲就把她當做自己女兒疼愛,可是沒辦法,誰叫孩子親爺爺奶奶還在,自己也是真的沒那麼大本事把兩孩子接來家裡照顧。

這又心痛孩子可憐又喜悅孩子能照顧自己的複雜心情,可是真的折磨夠了陳二虎的一顆慈父心。

一旁坐著的白玉看著這皮膚黝黑粗糙且眼眶通紅的漢子,想著小姑娘記憶里這家人一直的疼愛,特別是父母去世后的照顧憐惜,覺得還是應該幫幫這家人。就小姑娘所知,這家人經濟條件可不怎麼好,收入來源就是種田還有上山采木耳蘑菇等山貨,偏這裡的村民都采,又不敢進深山,根本賺不到什麼大錢,且大兒子陳文傑在鎮上讀初三,小兒子陳文禮在上林村和下林村合開的村小學讀五年級,家裡一年的收入勉強收支平衡罷了。

白玉在腦子裡醞釀了下,也不跟陳二虎強辯誰去買送禮的東西這個問題,到時候自己去買回來還怕他不用不成,就直接跟陳二虎說,「二叔,我跟您說個事。您肯定知道,我最近經常去山腳挖野菜什麼的,我對山裡也不是很熟,以前都不准我去的。就前兩天,我在山腳找野菜的時候,走迷糊了,就不小心往裡走了一點,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好像看到一棵人蔘,還是七品葉的。」

這話一出,陳二虎立刻激起來,在屋裡驢子拉暮眉溉Γ才又彎腰小聲的問白玉,「人蔘?」

白玉看他這樣激動謹慎,有些想笑,又忍住,「嗯,不過我不太確定,以前在書上看過,覺得特別像。我怕不是人蔘,又怕是人蔘,但是自己去挖,又不懂就挖壞了。而且我自己也不敢去賣,我就記住了位置。我想讓二叔明天趁早跟我進山一趟,如果是的話,請二叔去賣了換錢,到時候我跟二叔平分。」看陳二虎搖頭要拒絕,白玉趕緊接著說,「二叔,這你可不許拒絕,要不然我以後有困難都不來請二叔幫忙了。」其實那人蔘白玉本來是不打算挖的,已經挖到五十年的了,三十年的根本就不重要,本來就只是為了緩衝一下目前缺錢的局面。正好看這家人對原小姑娘和小傢伙都是掏心掏肺的好,白玉又從陳二虎的面相中看出他最近要破一筆大財,她就想著還是幫幫他們,正好以後拿出錢來用也好有個由頭說,一舉兩得的事,不做就是傻子。很顯然白玉不可能做這個傻子。

本來白玉三百年來就沒接觸過人,都是自己生活,表情就很少,平素一張臉像玉雕一樣。還是這幾天跟萌包子白子安在一起久了,被小傢伙給暖融了一些。但是在陳家人面前,也只能做到嘴角微彎,陳家人疼愛她心疼她,覺得她是太傷心了,又被生活逼的太緊了的緣故,根本不敢過問。

所以白玉這急促的兩句話,就被陳二虎當做了少有的嚴肅認真,真怕孩子以後有困難不跟自己商量,那哪兒行。本來就沒個長輩撐腰,再不讓自己管,那還得了,被人欺負了怎麼辦?想到這,陳二虎就無奈的點了點頭,心裡卻在想,大不了我和菜花給兩孩子存著,以後有用了,再還給孩子就是了。想清楚了,心裡輕鬆不少,陳二虎就露出笑模樣,「好啊,那明天二叔起早一點,到時候二叔去你家喊你。」

看陳二虎答應了,白玉也就把這件事給放下了。正好這時候在上林村上學的陳文禮回來了。十一歲的年紀,沒受過什麼苦,雖然沒過過什麼大富大貴的日子,但是也是三餐溫飽、父疼母愛的好日子,再說打架還有個大哥幫忙呢!所以現在的陳文禮還是貓限購眼的模樣,每天都是傻玩傻瘋。

他還在門口就大聲喊,「爸、媽,我回來啦!有沒有飯?我餓死了。」

可能是男孩都喜歡跟男孩玩,白子安特別喜歡他這個小哥哥,聽見陳文禮的聲音就快跑到廚房門口,扶著門框伸出個小腦袋,萌兮兮地笑,「文禮哥哥,你回來啦?」

這可愛的模樣,瞬間把聽見聲音出門來看看的白玉、陳二虎和大門口的陳文禮這三人給征服了,稀罕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陳文禮挎著書包,衝到廚房門口,伸手掐掐白子安的嫩臉蛋,「安安,你好久沒來找哥哥玩了。」白子安卻不在意陳文禮掐他,開心的了不得。兩人也有一個星期沒見到了,這對於小孩子來說已經不是如隔三秋的程度了,所以小包子興奮的抱住陳文禮的大腿,「文禮哥哥,你想不想安安?安安想你。」

這話一出,這大眼睛又眨巴眨巴的,白玉就知道白子安這傢伙是在給人灌迷魂湯了。陳文禮也知道,「你這臭小子,想我你怎麼不來我家,都是我去你家看你的。」

小傢伙繼續眨巴眨巴眼睛,滿臉認真的說,「哥哥,沒騙你,只不過安安要在家裡陪姐姐呀,就沒來。」

呵,這下子還會找理由啦!不過也沒人跟他計較。

這會兒王二嬸也就把飯菜做好了,一邊用圍裙擦手,一邊走出來,「文禮別欺負弟弟了,端菜吃飯了。」

晚飯就只有五個人,大兒子陳文傑在學校住宿,所以大家寬寬敞敞的一人做炕桌一方,只有白子安小包子非要坐在姐姐懷裡。白玉也不說他,覺得不論大人小孩在外面都是要面子的,要教育還是私下說的好。

王菜花飯桌上一直用公筷給白玉和白子安夾菜,今天特意買了肉,就是想讓兩個孩子也吃一口好的。可是她哪裡知道,兩人根本不缺肉吃。白玉看著王菜花殷殷的笑臉,心裡酸酸的,如果他們知道小姑娘早已葬身熊腹該有多傷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