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二章 學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學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種完花,正好時間還早,白玉便進了房間,溫柔而堅定的把小傢伙從暖暖的被窩裡面挖了起來。白子安根本沒醒,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漱口洗臉。做完這一切才清醒過來,白玉跟白子安說,「安安,你還小,很多鍛煉不能做,我們今天從跑步開始。」

說完就和小傢伙出門,慢慢的圍著小院外圍開始跑步,也不要他跑多跑快,在跑步的時候告訴他一套呼吸法。這呼吸法是吞吐花草樹木的生命力吐出的自然之力,借住自然之力幫助改善修鍊之人的體質。跑了半小時,白玉牽著白子安回院子里,告訴他擺擺腿,扭扭小屁股,然後又給他仔細按摩了一番,免得之後酸痛。

早飯白玉煮了粥,包了包子,兩人美餐一頓。白玉提著水桶,小傢伙也顛顛的拿著一隻小塑膠桶跟在白玉身後。之前種的菜和種的樹還有花苗都應該要澆水啦,白子安小包子非要給姐姐幫忙,白玉呢,也不急著澆完水去做什麼,就帶著他玩。兩人在屋旁邊的小溪里打水,先澆果樹苗,然後從後院側門走,給菜地和圍牆邊的薔薇澆水。過了三四天,種的菜已經長出半指高的苗出來,樹木花苗都成活了散出勃勃生氣,白玉想應該都是幻境靈泉水的功勞,要不然不會長這麼快的。小傢伙一開始乾的歡實,後來就累了,但是也不休息,不提他那個小水桶的一水桶底的水來幫忙了,也蹬蹬的邁著小短腿跟在姐姐後面跑。為了讓他開心,本來一小時可以做完的事,白玉硬是花了兩個半小時才做完。

最後還回家給小傢伙把濕了的衣服褲子鞋子給換了,白子安也知道自己做了壞事,埋在白玉的懷裡偷偷的看。白玉發現好幾次他偷瞄,最後一把抓住小的痒痒肉,小傢伙笑著尖叫起來,「哈哈哈哈,姐姐,姐姐,癢,安安,錯了。。。。。。」亂叫亂嚷一通,兩人才開心的到院子里進行每天的教學工程。

中午吃了飯,兩人一起睡了午覺。白玉也睡,是因為,她沒找到事情要做,乾脆抱著小傢伙躺在被窩裡舒服舒服。

下午兩點,小院的大門被敲響,陳文禮這小屁孩的聲音洪亮的了不得,「阿玉姐姐,安安,我們來了,開門。」

白玉趕緊起身穿好衣服給門外的哥倆開門,白玉把兩人迎進屋,「文傑、文禮,你們先坐一會兒。我把之前自己做的小米糕端出來,你倆嘗嘗。」這米糕還是白玉見昨天把剩下的糕點送給了陳二虎家,想著還是給小傢伙做了一點。小傢伙喜歡的不得了,覺得比買的好吃,央求著白玉以後要常常做給他吃。

小米糕上桌,白玉才坐下來,「文傑幾點到的家,六月就中考,要加油。」白玉看著眼前的哥倆,發現兩人還挺像,剪著板寸頭,小麥色的皮膚,陳文傑高一些已經一米七五了,陳文禮差不多一米五的樣子。初春的天氣還是很冷的,兩人都是黑色的棉衣棉褲,男娃子也不挑衣服,穿的乾淨整齊。粗黑的眉毛,眼睛明亮有神,鼻子不高不低,嘴唇也不薄不厚,長相普普通通、中規中矩,都是憨厚的樣貌。估計最出彩的也就是一雙明亮的眼睛了。

陳文傑拿了塊糕點,嘗了嘗,眼睛更亮了,「阿玉姐,真好吃,比買的還好吃。」

聽陳文傑這麼說,本來還一副坐不住著急摸弓箭的陳文禮立刻說,「是嗎?我嘗嘗。」邊說邊伸手拿了一塊塞進嘴裡,之後也捂住嘴巴頻頻點頭。

白玉也不說什麼,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水。陳文傑吃了糕點才說,「阿玉姐,我成績還可以,中考應該沒問題的。安安呢?怎麼沒看見他?」

「哦,今天起早了點,他睡午覺還沒醒呢?你們是要試著射箭是不是?」說著,白玉就到倉房裡把弓箭拿出來,帶著兩孩子到了後院里。

白玉看了看,沒有靶子,可怎麼辦?陳文傑也發現了,果然是大一點,不像皮猴子陳文禮,看到弓箭就上躥下跳想射箭。他想了想才說,「阿玉姐,沒有靶子,我去找點稻草,扎個草人放這裡。」

「好啊,那你去,我跟文禮等著你。」白玉一聽,覺得這想法好。白玉雖然接受了「白玉」的記憶,但是對於農村的這些特有的一些小東西例如稻草人什麼的,還真心沒接受過來。

很快,陳文傑就扛著一個稻草人回來了,白玉讓豎在牛棚前面,也不多說什麼,端起架勢連射三箭。本來白玉也不是多話的人,直接給他們看。這咻咻咻三箭直射稻草人的心臟部位,把兩個男孩子給看的激動的,又是驚訝又是崇拜。陳文禮更是熱血沸騰的跳到白玉面前,「姐,讓我試試吧?啊?求你了。」

哪怕陳文傑性格沉穩一些,也掩不住眼睛里的震驚和渴望,兩眼珠子看著弓箭都快要放光了。白玉放下舉弓的手,看著兩人說,「想清楚,要不要學?開始了,就不允許半途而廢。」

雖然她語氣輕緩,兩人還是感覺到一陣肅殺之氣,都不敢掉以輕心。最後兩人都認真保證絕對不會怕苦怕累,一定認真學。白玉就讓兩人各自試著射了三箭,陳文傑果然是年齡大一些,力氣也大一些,不說別的,最起碼順利的拉開了弓,勉勉強強的射完了三箭,不要說命中率了,射程都很堪憂。陳文禮年齡小一些,臂力不足,弓都沒有拉開,他鼓足勁想強迫拉弓,被白玉阻止了,怕他拉傷肌肉。

小男孩有些喪氣,白玉就給兩個孩子說,要先鍛煉身體,才能開始學射箭,還給陳文禮保證會琢磨著做一把他適合拉的弓箭。兩人才又變得信心十足、精神奕奕起來。因為陳文傑住校,白玉就給他做了詳細的鍛煉計劃,每天早起,按計劃鍛煉。

本來陳文傑就是穩重能吃苦的孩子,跟白玉保證一定會按計劃行事的,白玉也說,每個周末要檢查他鍛煉效果的。

對於陳文禮就簡單了,每天早起一小時來白家,跟白子安小包子還有白玉一起鍛煉,就是鍛煉內容的區別罷了。

安排好兩孩子學習的事情,白子安小包子醒了,在房間里哇哇的喊,「姐姐,姐姐。。。。。。」聽到聲音的白玉趕緊回應,這幾天的觀察讓白玉知道,這小傢伙對姐姐依戀不已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還是父母相繼離世,讓他非常的沒有安全感,所以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跟白玉在一起。

陳文禮卻跑在白玉的前面,一下子衝進了房間,把白子安按在被窩裡,一頓撓痒痒,白子安也是手腳並用,亂抓一氣。屋子裡頓時都是哈哈的大笑聲,小院一下子熱鬧起來,變得更有生氣了。

聽著這笑聲,白玉也不禁微笑,這樣熱熱鬧鬧的日子真好。終於不用到哪兒做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除了鳥叫蟲鳴沒有一點別的聲音,白玉油然而生了一種名為滿足的情緒。

陳文傑站在白玉的身旁,看著這個伴著長大的姐姐,他不知道一向嬌弱的她是怎樣度過這些痛苦的,但是看她這樣堅強起來,而不是之前恍惚傷心的模樣,他還是由衷的覺得開心起來。他低頭認真的看著白玉,「阿玉姐,你好了么?」

抬頭看著一臉認真的少年,白玉眨眨水潤的桃花眼,也認真的回答,「嗯,文傑,我好了。」看來白老二這人還是有點運氣,交好到這樣一家人,這真不錯。

少年得到回答,泛開笑容,山裡孩子的淳樸笑臉,真誠的像太陽一般。白玉明明確確的感受到了,這少年散發出的濃烈的欣喜心情。

站了一會兒,陳文傑也進了房間,很快房間里更熱鬧了。白子安哈哈笑著大聲叫,「文傑哥哥,快幫安安,幫安安。」陳文傑也一下子就撲上床鋪,壓著陳文禮和白子安,同時撓二人的痒痒,本來還鬧得不可開交的兩個小的,立刻聯合起來對付陳文傑,這笑聲簡直要掀翻了屋頂。

白玉在房門口看著,也不管他們,小孩子還是要和小孩子一起玩。

「好啦,不來了,再笑安安要笑成小傻子了。」還是大孩子穩重一點,看白子安笑得臉蛋通紅,額頭都微微出汗了,陳文傑趕緊制止。

等他們安靜下來,白玉上前給小傢伙挖出來穿好衣服,整理好床鋪,幾人到了中堂,坐在廳里的大炕上。白子安和陳文禮兩個小的就窩在牆角頭抵著頭,嘀嘀咕咕的說話,聽是白子安在顯擺自己最近學的東西。白玉搖搖頭,就跟陳文傑討論文學方面的知識。原小姑娘一直知道陳文傑什麼都好,就是語文這科不太好,白玉是什麼人,整個白族聖地藏書樓都研究透徹的人,這初中的白話文還不是手到擒來。隨手拈一個故事做開頭,就可以串著古時傳奇故事、歷史、詩詞給他講個三天三夜還是短的,再結合著小姑娘上學時學到的東西,教一個要中考的初三學生,簡直不要太簡單。

開始陳文傑還有些漫不經心,聽著聽著就入了神,兩小的也被吸引的跑過來蹲在白玉面前認真聽。因為知道現在都是白話教學,白玉知道現在學生文學造詣都不是很高,所以她都是深入淺出,用最簡單的話語來講,看白子安小包子都聽的津津有味,就知道白玉講的有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