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三章 賣到錢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賣到錢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時間轉瞬即逝,王菜花看兩孩子到下午五點都還不回來。正好這時候陳二虎揣著一個紙包回家說有事跟白玉說,夫妻二人正好一起出門來了白家小院。看到大炕上四個孩子蓋一床被子依偎在一起,由白玉溫言細語的講故事、講歷史、講文學,一下子愣住了,聽著聽著,連兩個大人都聽的入了迷。

陳二虎和王菜花都是沒有文化的人,第一次聽這些,不由就被吸引住了,也沒想到要問為什麼白玉一個小姑娘為什麼會懂這麼多,還以為是在學校學的。兩人都感嘆,果然孩子還是要上學才好,要不然就得跟自己一樣,一輩子在土裡刨食,哪還能知道這些秦皇漢武之類的事。唯一可能會好奇的陳文傑這會兒正在這寬廣的知識海洋里遨遊呢,根本想不到這麼多。

陳家夫妻二人快要到小院的時候,白玉就知道了,莫要說二人在門口聽了好一會兒。看他倆沒有進來打斷的意思,白玉便裝作不知的把正在講的這首小詩的作者生平和他的傳奇故事講完了才停下來。

小傢伙不知道姐姐為什麼停下來,還想繼續聽故事,就一下子撲進姐姐的懷裡扭來扭去,「姐姐,安安還要聽。」

拍拍小傢伙的小屁屁,白玉輕聲說,「已經說了好久了,我好渴。」雖然主要理由是陳家夫妻來了,但是白玉也是真的渴了,連著說了一兩個小時的話,換誰誰也得渴。陳文傑、陳文禮、白子安仨一看天都暗下來了,陳文傑趕緊趿了鞋子下地給白玉倒了杯水,另兩個也不欲言又止的想讓白玉繼續講了。

這時候,夫妻二人才進來,陳文禮一蹦在炕上站起來,「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王菜花沒好氣的一下給了小兒子一個腦瓜崩兒,「你小子,也不看看什麼時候了,還不回家,我不得來看看啊?」說著又回頭瞪一眼大兒子,「文傑也是,怎麼不看著時間回家來?」其實是擔心兩個兒子不懂事,留在白家吃飯,要知道阿玉多辛苦啊,哪能隨便在阿玉家吃飯,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兩小子吃一頓可不得吃掉兩孩子好幾天的口糧。

被母親教訓的陳文傑不好意思的低了頭,嘿嘿笑了一下,這不是阿玉姐講的太好了嗎?比學校老師講的好一百倍,連自己這不愛學語文的,也聽入了迷。陳文禮是小兒子,夫妻倆對他一貫寵愛,所以根本不怕媽媽責罵,摸著被母親敲了一把的頭,呵呵的笑,一副賴皮樣兒。

接了陳文傑端過來的水杯的白玉慢慢喝了水才說,「二嬸,他倆乖著,在我這,不會讓他們亂跑的。」不想揪著這話題,白玉看著陳二虎問,「二叔,怎麼樣?」

一直站在旁邊插不上話的陳二虎這時候看了大家一眼,跑了幾步去關了院門,才回到廳里把兩兒子趕到一邊,自己坐在炕沿上,「去去,一邊去,我跟你們阿玉姐姐有話說。」

說著話,陳二虎從懷裡摸出一個報紙紙包,小心翼翼的把紙包打開,露出裡面的六萬塊錢,「阿玉,二叔的那個朋友有些門路,人呢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多出了點錢。本來那人是收藥材的,人說要不是看在情面上,最多只能給五萬,就這樣,人蔘賣了六萬塊錢。你看都在這裡了。」

看到這麼些錢,除了白玉和不懂事的安安,陳家另外三口人毫無例外的全部張大了嘴巴。天啦,從沒見過這麼多錢呢!其實陳二虎也不如他臉上這麼平靜,當時拿到錢的時候,手都哆嗦了,一路回家緊張的不知道後背出了幾層汗。到這會兒,心裡才略略有些靜下來。

一家四口看著白玉一副無動於衷的表情都有些不理解,其實是白玉從來不擔心自己會沒有錢,她以前也沒花過錢,雖然小姑娘的記憶里有,但是白玉自己還是對金錢沒有什麼真實的概念,只是知道自己現在需要而已。既然需要,那當然得拿出東西來換啦,這世道很公平的,要麼出力氣,要麼出腦力,要麼出珍稀的物品,偏偏這三樣白玉都多的是,所以她哪能被小小的金錢給為難祝

陳家人只以為白玉還是孩子還小,不懂6萬塊在這年頭到底意味著什麼,也沒有追問。要知道整個青山鎮的萬元戶一隻手也數的過來。白玉看著六捆紙幣,拿了三捆,把剩下的仍然用報紙包好遞給陳二虎,「二叔這是我們說話的,這一半的錢,您拿回去。」

事前王菜花根本不知道,她本來也不是貪財的人,更何況是視如親女的白玉的錢了,看著白玉遞給陳二虎錢,立馬攔住,「哎,哎,這是怎麼說的?當家的,咋能拿阿玉的錢呢?」

雖然6萬塊錢對陳文傑和陳文禮來說是個天文數字,但是兩人還是淳樸老實孩子,根本沒有羨慕想要的想法,所以這時候他倆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家父親,露出了責備的神情。

一看家人誤會了,陳二虎趕緊解釋,「呔,你們把我看成啥人了?我咋會要阿玉的錢。是昨天阿玉跟我說好像看到一株人蔘,不確定是不是,又怕是的話自己挖壞了,就讓我陪她去看看。那我不就順便找個朋友幫阿玉換了錢了嗎?阿玉是說分給我們家一半,但是我真沒打算真要。我怕阿玉年紀太小了,等賣人蔘的事藏不住,那不阿玉有錢的事不也就露出去了嗎?到時候阿玉再被有些人給哄騙了可怎麼好,打算把這一半的錢給她存起來,等以後需要了再給阿玉。」

解釋完了,陳家人都鬆了一口氣,主要是陳家人真不是貪財的人。看到6萬塊錢驚訝是真驚訝,但是也沒起什麼心思,這是真把白玉和白子安當家人,既然是白玉發現的人蔘,那賣人蔘的錢當然就是白玉的了,這一家人都熱切的希望兩人能過的好。

這會兒白玉聽著陳二虎說的話,不願意了。她本來是不打算挖那棵人蔘的,挖起來最主要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幫助陳家人嗎?到最後還給自己存起來,那不是沒幫到?白玉皺了皺眉,「二叔,我不會要的。你們拿去用,我不會缺錢的。」

剛鬆了口氣在炕沿上坐下來的王菜花看白玉皺眉不高興,想著孩子好容易走出父母去世的陰影,心情好了點,可不能惹她不高興。因而她拉著白玉的手,殷殷勸說,「阿玉,別惱,別惱。你二叔考慮的是對的,你以後跟安安兩個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哪能不存點錢?」

白子安看自己姐姐不高興,知道姐姐是因為二叔二嬸不要所以才生氣的,他也不懂為啥要推來推去的,趕緊萌噠噠的嚷,「二叔、二嬸,姐姐給,你們就拿,不要讓姐姐不高興。」說完又回身趴在白玉懷裡,親親白玉的臉,可愛吧唧的說,「姐姐,安安知道姐姐最棒,我們以後還會有更多錢錢的對不對?」

陳文傑看自家父母還要說什麼,想到自家處境,看著父母補丁打了一層又一層的棉衣棉褲,還有白玉越皺越深的眉頭,咬咬牙說,「爸媽,阿玉姐給,你們就拿著。等我以後肯定會還給阿玉姐的,你們放心。現在都別爭了,本來是好事,偏要惹得阿玉姐不高興。」

白玉心裡點點頭,這傢伙挺上道的,好事,免得自己還要思考怎麼勸服這死腦筋的夫妻二人。又讚賞的看了懷裡的小傢伙一眼,神助攻啊!

得到姐姐的誇獎,白子安更神氣了,昂著小脖子,挺著胸膛,看著陳家人一揮小胳膊,「姐姐沒說讓還,不許還1

本來有些沉重的氣氛,被他這小模樣一逗,陳家人全都噗嗤笑出來。把小傢伙笑的羞答答的又躲回了姐姐懷裡。笑過之後,陳二虎才伸出手,沉緩緩的拿起紙包塞進懷裡,語氣沉重,「阿玉,多謝你。二叔知道,你這是想幫二叔呢!都怪二叔沒本事,本來想照顧你的,也沒照顧成,反倒還要你來幫二叔。」

看陳家四口人臉上都是感激,白玉有些無奈,自己還真的應付不了這感情太過豐沛的場景,趕緊收斂心情繞過這一話題說,「二叔,我還要您做掩護呢1

陳二虎一臉疑惑,「啥掩護?」王菜花也是不解。

「我想您對外說是您挖到了人蔘,賣了錢,看我可憐,借了我錢,讓我撫養弟弟。」白玉可不想出名,低調的普通人生活多麼美好埃

陳文傑看父母還是一臉蒙,低頭想了想,趕緊對父母說,「對,爸爸,你就說是你挖到人蔘了。」看他們還是不懂,陳文傑一急,「哎呀,爸媽,你們想如果阿玉姐爺爺奶奶伯伯叔叔知道阿玉姐賣人蔘賺了錢,還不像蒼蠅一樣撲過來。到時候,阿玉姐怎麼保得住這些錢嘛1

這樣一說,大家就懂了,陳文禮跳起來,雙手叉腰,義憤填膺的說,「就是就是,大哥說的對,他們一大家子人,特別討厭。」

白玉詫異的看看陳文傑,這少年想的還挺多,雖然白玉一點也不怕白家老屋的人,但是現在拿這個做借口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