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六章 初顯醫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初顯醫術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安安,你告訴我,你不是給陳文禮和程程送點心了嗎?是不是文禮受傷了?」白玉伸手抬起小傢伙的小臉蛋,拿出一塊手帕給他擦眼淚,既然只是陳二虎只是破財而不是喪失親子的面相,那陳文禮應該不會死才對。小人家應該是看到受傷流血就害怕了。

抱著白玉的大腿哭的昏天暗地的白子安,斷斷續續的說,「我,我」。我了好幾聲大大的打了幾個嗝才繼續說,「我給文禮哥哥送了小點心,他看我要去找程程,就陪安安去。我們三個人坐在老槐樹下吃點心,子平哥,哦,不不,白子平要搶我的點心。文禮哥哥不讓,白子平拿了石頭打破了文禮哥哥的頭。好多好多血。」小傢伙估計哭的狠了,說半句一句的都要抽一抽,好容易說完,又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聽明白了始末,白玉才回過神來,那這件事跟自己還有點因果了?想著自己還是去看看好了,要是真的去鎮上的衛生室能好,那就該應的劫難還是讓他們度過好了。要是有後遺症,那就出手一下。

「安安,別哭了。我們趕緊去陳二叔家裡去,嗯,知道嗎?」白玉安撫一直哭的小豆包,拿了一個書包抱起他就快步去了陳二虎家裡。陳二虎正在門前手忙腳亂的套牛車,白玉朝他點點頭就進了屋。堂屋裡,王菜花正拿毛巾按著陳文禮頭上的傷口,哭的不能自已。陳文禮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

把小傢伙放到炕上,他一下子蹭到陳文禮的身旁,拉著他一隻手,哭的慘兮兮的,喊「文禮哥哥」喊個不停。

「阿玉,我們文禮頭上破了個窟窿,衛生室里能看好的吧?」王菜花哭的滿臉是淚,「你二叔從地里回來慢的很,文禮流了好多血,這可怎麼辦啊?」

白玉對陳家的印象是很好的,也不想看他們出事兒,所以白玉握著假借給陳文傑換條新毛巾,免得毛巾上有細菌,看了看傷口,又悄悄的給陳文傑把了把脈,發現真挺嚴重的。要是真坐牛車,走這麼遠的不平的主路去鎮醫院肯定不行。

「二嬸,你要是相信我的話,我給文禮看看吧?」白玉說著假裝從書包里拿出自己的銀針包和好幾瓶藥粉,一一擺在炕上。王菜花還沒反應過來,白玉也不打算等她回答,準備好之後,就迅速施針止血,然後上了止血的葯,用紗布給包好。處理完只需要不到十分鐘。她這一連串的動作,把王菜花給震的,簡直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

這時候陳二虎已經套好了車,白玉把東西收拾好,「二叔,我大致的處理了一下,你把車上墊軟一點,多拿幾床棉被。二嬸你到時候把文禮的頭抱在懷裡,但是還是先墊個軟枕頭在你和他的頭中間,免得路上顛著了。」

所以兩人都被安排的團團轉,等到了鎮衛生室,醫生一直說陳文禮頭上的藥效果真好,還追著陳二虎和王菜花問是怎麼給他止的血。這時候王菜花才反應過來白玉竟然是給陳文禮治療了,這孩子什麼時候會的醫術啊?

兩人也不清楚情況,白玉也沒有跟到衛生室來。醫生又說陳文禮頭上的傷口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必須得在衛生室觀察一星期。哪怕兩人心裡都很著急,所以也沒辦法趕回去問,只有先顧著照顧好陳文禮。

就這樣日子安寧的又過了兩天,這天就到了跟陳老闆約好的日子了。到下午五點的時候,白玉就跟白子安商量,「安安,我要去把那天我們要賣的那藥材交給那個老闆,你是在家裡等我,還是我把你送到陳二叔家裡,等我回來了來接你?」

白子安拉拉白玉的手,「我想跟姐姐一起去。」

白玉帶著他倒是沒問題,反正就算有人使壞,想不給錢就要藥材的話,自己就算帶著小傢伙也沒什麼,就是怕嚇著小傢伙了,再說她不想讓那些有可能出現的壞人記住小安安的臉。想到這,白玉就看著小傢伙搖了搖頭。

「為什麼嘛1白子安鼓著臉,嘟囔囔的問。

白玉就親親小傢伙的頭頂,「嗯,因為不適合帶你去,你看能帶你的時候,我哪次沒帶你?」白子安嘟了嘟小嘴,「那好吧!我自己在家裡等姐姐。」

「那你自己在炕上玩,把院門鎖上,等我回來就做飯。」白玉拍拍小傢伙腦袋,安撫安撫他就拿了東西出門了。

白玉鎖上門,走村后的小路,出了村到了沒人的地方,就快速移動起來。六點準時出現在了約定的池塘旁邊,就看到陳老闆一個人提著一個大黑袋子站在那裡,不遠處還停著一輛三輪車。白玉走過去,「準備好了嗎?」

陳老闆看她到了,趕緊把袋子打開,「小姑娘,你看這是整五十五萬。」

白玉仔細看了看,就點頭,「數目是對的。」說了之後,又拿出人蔘和靈芝出來,「陳老闆再驗驗看。」

「好的。」陳老闆小心的接過,仔細看了看,鑒定沒錯之後,就小心的收了起來,「那小姑娘,我們的交易就算完成了,以後發現好藥材,請還先考慮賣給我。」

白玉斂住神色,淡淡點頭,「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現在天也這麼晚了,你一個小姑娘在外面也不安全,快回去吧。對了,小姑娘,我年紀比你長很多,我提醒你一下,這財不可露白,你多注意才好。」

聽他這麼說,白玉覺得有些意外,也感謝他的好心,說了聲謝謝,就提著錢往回趕了。

剛剛交易的時候,白玉用精神力探了周圍一遭,沒感覺到有別的人,看來自己觀察果然沒錯,這個陳老闆是個心正的良心商家。

白玉把錢放進了幻境里,畢竟自己也不好提著這麼多錢去辦存摺,就那麼大喇喇的放在家裡這麼多錢也不好。

趕回家裡,小傢伙果然還在廳里的炕上玩耍,只是無聊的翹著腳丫子在床上滾來滾去,嘴巴里來嘀嘀咕咕的,「姐姐還不回來,姐姐還不回來。。。。。。」無限循環中。。。。。。

「看你這碎碎念的,我回來了。」白玉倚著中堂的門框,閑閑的說道。

小傢伙一聽白玉的聲音,雙腳一蹬,立刻翻身起來,對著白玉笑開了花,「姐姐1等白玉走近了,一下子跳到白玉的身上,抱著白玉的脖子呵呵直笑,笑幾下親一下白玉的臉。白玉也不由微微笑,「這麼開心?」這兩天知道陳文禮的情況越來越好了,小包子心情就好了很多。

「嗯嗯,安安喜歡姐姐。」白子安萌萌噠甜甜的說。

白玉無奈的拍拍小傢伙的小屁屁,無奈的勾唇而笑,「好了,我們去做飯了。小肚子餓不餓?」

「餓,做飯咯,做飯咯。」小傢伙一天到晚不知道在興奮什麼。

轉眼又是一個星期,白家小院已經滿院的勃勃生機,除了走路和放木榻的那片地方,都被白玉用花盆種了花草或是藥草,滿滿的都是植物。一進院子就聞到沁人的香氣,後院的空地上也擺滿了木架子都是白玉曬的藥材,地里的菜也都長得鬱鬱蔥蔥的,好看可愛極了。

這時候陳陳文禮已經回家過了兩天了,情況很穩定,陳二虎和王菜花才抽出空來問白玉醫術的問題。雖然這幾天,白玉總是燉了湯送到陳家,但是都是來去匆匆的,王菜花也沒抓住白玉問。

「阿玉,你別怕。二嬸問問你,是不是山裡出來什麼人教了你醫術?人家不准你告訴別人,所以你才沒說?要是二嬸猜的沒錯,你不出聲就行了。免得別人怪罪你。」王菜花拉著白玉的手,一臉慈愛的問。

這一個多星期,兩人也是奇怪白玉什麼時候從哪裡學來的這些醫術。猜來猜去沒有頭緒的時候,陳二虎想起來以前自己父親說的以前大青山來過一些世上很有本事的人來隱居,躲避華夏的大動亂。所以陳二虎猜白玉是不是遇到了這樣的人,才學會的中醫。

兩人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陳二虎雖然沒見過這樣的人,但是聽自己爸爸說過,這樣的人都有怪脾氣,因此兩人才商量著,不需要白玉說任何話,就問問自己安心就可以了,別問多了白玉說了一句半句的,讓人家不高興了就不好了,畢竟能學些本事是很好的。

原本白玉露了醫術之後,想著要是陳家人問,自己不屑撒謊,那就直接說自己是自學的好了。要是有什麼誤會那就算了,畢竟一切隨緣是不可以強求的,他們要是不相信,對自己有誤解,就算編個謊話也沒什麼用。說一次謊,要用更多的謊言來掩蓋。白玉嫌麻煩。

可是現在都不用白玉解釋,陳家人自己都幫白玉找好了借口,這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了,所以白玉沒點頭,就直接起身給二人到了兩杯水。

夫妻倆就覺得猜對了。然後兩人對視一眼,默契的把這件事給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