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八章 老屋(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老屋(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白家老屋位於整個村子中心位置,算是很好的位置,一進的院子,正房是五間大屋,屬於「白玉」的爺爺奶奶住,東西廂各三間,東邊是老大,西邊是老三,倒座房坐了廚房和別的用途。

院門根本沒關,白玉牽著小傢伙順順噹噹的進了中堂。一大家子人正在用飯,爺爺領著白老大、白老三和白家長孫白子福在炕上的炕桌吃飯。兒媳、其他孫子孫女和孫媳婦都由奶奶領著在地上的桌子吃飯。白玉牽著白子安亭亭站在廳堂的門前,還沒說話,看到他倆的白家三嬸,筷子一放站起贍面前,就要對白玉揮巴掌。白玉一手握住白三嬸的手腕,微微用力,果然白三嬸立刻嗷的一聲痛叫起來,「你個小畜生,有爹生沒娘養,沒教養的小賤貨,敢對老娘動手?快放開。」

本來白玉也沒打算做什麼,但是聽她這樣罵,看著這姦邪的倒三角眼、黃皮膚、厚嘴唇,白玉就覺得討厭,手指一動,「喀」,白三嬸腕骨一響,脫臼了。白三嬸痛的尖叫起來,「賤丫頭,你做什麼?」

「沒什麼,教教你怎麼說話?」說著握著她的手腕繼續一翻轉,又一聲「喀」,這回不是手腕,是手臂脫臼了,伴隨著白三嬸更大聲尖叫的是白玉一如既往的清淡聲調,「怎麼樣?學會了么?」

「快,快鬆開。」白三嬸不敢繼續罵了,只有大聲嚷嚷。白玉哼了一聲,把她胳膊一甩,白三嬸一個屁股蹲摔在一邊,捂著胳膊哎哎叫痛。

一大家子人都被白玉這一系列的行為給震的張大了嘴巴,白家三小子,白子平跳到奶奶跟前,「奶奶,我就說這賤丫頭瘋了,你還不相信,還說我是跟別人打架打的,我這手就是上午去叫她的時候被她打的?」白子平心中暗嘆自己倒霉,裝病逃學,被奶奶差使到白家小院結果被打一頓,還不如去上學呢。

白奶奶上午聽孫子回來告狀,是真的不相信的,這怎麼讓人相信呢?以前這白玉就跟小老鼠的膽子一樣,見到自己這邊的人恨不得躲進洞里去,怎麼欺負都只會哭,又不會告狀。孫子突然回來就說,被她打了,這叫人怎麼信?這一看,才知道,這丫頭果然是瘋了,白奶奶立刻炸了,把碗往桌上一擱,盾盾一響,尖聲喊,「賤丫頭,你瘋了?」

說著也是衝上來,要扇白玉耳光,白玉等她衝過來快要靠近的時候,往旁邊一讓。這老太婆年紀60了、精瘦精瘦的,她身體一向不錯,手腳很麻利。要怪就怪她衝過來的速度太猛了,想重重的給白玉一巴掌的心太迫切了,白玉一讓,哪來得及停下來,一下就撲倒在地。一把年紀沒有慈愛的樣子,因為時時愛佔便宜,這白家老太婆就讓白玉看著就覺得刻薄,礙著長輩身份不好動手,也不會讓她好過。

老太太摔倒了,其他人哪裡坐的住,白子福老婆白家長孫媳婦黃玉蓮趕緊過來扶,「奶奶,你還好吧,哪裡疼?」

邊說邊眨眼朝老太婆使眼色,果然是得老太婆心的好孫媳,看兩人平時沒少狼狽為奸。這不看她眨眼睛,老太婆秒懂,一下子捂著腰,哎哎叫痛起來,「哎,我的腰,腰扭到了。」白子福果然跟她是夫妻,趕緊過來配合著把老太太扶到炕上躺著。白家老大看著大兒子大兒媳這副聰明樣子,心裡很得意,眸子都亮的驚人,站起身,一身正氣的樣子對白玉吼道,「賤。。。。。。咳咳,白玉,也不是大伯說你,怎麼說你也是個小輩,你看看你把你奶奶你三嬸傷的。」白三嬸早就被白三叔給扶到炕邊坐著了,白玉看到白三叔一臉暗色的朝自己看了好幾次了。

大伯母趕緊掐腰說,「你個不懂事的丫頭,這醫藥費得要花多少錢啊?傷了人,你把醫藥費出了,我們肯定不會出去亂說的。」小孩子出去說了,肯定不怪我們,誰叫小孩子口無遮攔的。

白玉暗暗一笑,有意思,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淡淡一問,「不知想要多少錢?」

三嬸是個沉不住氣的,捂著胳膊跳起來,「一萬1

呵,口氣不校這群人知道一萬是多少錢嗎?不要說老太婆沒有扭傷,就算扭傷了,兩個人治跌打損傷,在這大山裡要不要十塊錢還難說。只需要赤腳大夫正正骨,買一瓶跌打酒而已,當自己是傻子嗎?白玉揉一揉白子安的小腦袋,讓有些按耐不住的鼓著包子臉的小傢伙安定下來,才回答,「我沒有錢。

「你個賤人,你沒有錢,你管陳二虎要啊?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陳二虎賣人蔘得了五萬塊錢,還騙村裡人說只得了兩千多,我呸,騙鬼。人藥材商人說啦,收到我們村裡人一棵人蔘,花了五萬塊呢1白三嬸唾沫橫飛的大聲嚷嚷,聲音高的白玉有些想捂住耳朵。

白玉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應該是陳二虎賣了人蔘並沒有囑咐人家不要透露出去,反而把自己是哪裡人讓人家知道了。等白家人在村裡聽陳二虎賣了人蔘得了錢,不多,只給兩孩子買了點東西,心裡嫉妒不甘心,但是兩千多的確是不多,雖然大家多有揣測肯定不止這點錢,但是人家不說,你也沒什麼辦法不是。但是一直心裡算計多的白家大伯肯定是偷偷進鎮打聽了,藥材商人就那幾個,隨便一問就知道。那商人本來是高價收購,但是怕同行覺得自己不守行規,惡意提價侵佔市場,只按市場價說收人蔘的價錢是五萬,沒說真實價格六萬。這才有了今天一出。

白玉從「白玉」的記憶里整合出來,白家爺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偽好人真小人,他表面上根本不參與家裡的任何爭鋒,讓妻子兒女欺負二兒子、占同村人的便宜,再出去便現出一副老實人的面孔,告訴別人我很慚愧,但是我管不祝其實家裡人做的每件事他都知道,都看在眼裡,而且也是默認的。要不然老太婆和兒子、兒媳根本不敢這麼干。「白玉」記得有一回白家老爺子只是把碗輕輕的往桌上一擱,老太婆嘴裡的罵罵咧咧立馬就停了,別的人就更不敢說話了。雖不記得具體是什麼事件,但這就是表示,家裡的權威肯定是老爺子,只是他會裝而已。

老太婆就是個見識淺陋的粗鄙農婦,愛擺婆婆和長輩的款兒,以為自己地位超然。也不過就是她拿捏住了家裡的財政大權,別人不得不屈服而已。整天罵罵咧咧,不是動手打,就是張嘴罵,以前白老二沒分家的時候,就是老二媳婦李梨花被打罵,等李梨花出去過自己的日子了,就逮誰是誰,誰把自己哄高興了,另外的就遭殃了。又愛佔小便宜,不是偷這家的菜,就是壞那家的地,在村裡討人嫌的很。

這白老大夫妻就是蔫壞,什麼壞主意都是他倆出的,不是慫恿老太婆,就是慫恿白老三夫妻倆衝鋒陷陣,反正就算自己去搶回來好處,還是大家平分,還不如指使別人去搶,自己佔一份,還不得壞名聲。白子福夫妻倆就是完全繼承了白老大夫妻的處事方法。

白老三夫妻倆那就是純粹的炮仗,完全不長腦子,一點就著,誰攛掇就往上沖。現在可不一骨腦的往白玉的錢沖了嗎?

要是白玉不面癱,她肯定會冷笑一聲,但是這會兒,她只是勾了勾嘴唇,「是嗎?要一萬?二叔為什麼要給我錢?連爺爺奶奶都不給我錢,二叔姓陳,會給我錢嗎?」真是不要臉的越來越有意思了,這親爺爺親奶奶連親孫女都可以不顧,卻以為人家一個外八路的叔叔能隨便拿出一萬給賠償,真是滑天之大稽。

三嬸看白玉低著頭,以為她害怕了,聲調越發高昂起來,「害怕了?誰叫你這賤丫頭敢這麼對我和你奶奶?管你怎麼去要,去跪,去哭,去求,反正明天一定要拿一萬塊錢出來。」

白玉抿抿唇終於露出進門之後的第一個笑容,「你們都想要這筆錢嗎?」看著這一群滿眼都是貪婪的傢伙,白玉覺得再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人生,還不如之前待在幻境里,自己一個人有意思。她伸出右手一把握住不知不覺又得意忘形的靠近了自己的白三嬸的脫臼的右臂,右手微動,左手握拳在白三嬸身體上連揍幾拳,「可惜你拿不到醫藥費了,胳膊我給你接好了。」但是你得全身痛三個月。

不用白玉把這話說完,白三嬸就捂著身子躺在了地上,「啊,啊,死丫頭,你對我做了什麼,痛死我了,痛死我了,當家的,當家的,救我,快救我。」

自從白三嬸嫁過來之後,還沒吃過虧,早就被養的身嬌肉貴起來。被白玉打中七八個疼痛大穴,痛的想暈又暈不了。不說她不是個能忍的人,就算想忍,又哪裡忍的祝這不就喊叫的比生孩子還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