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十九章 老屋(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老屋(二)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白三叔跟自己老婆的關係還是很好的,哪能見自己老婆這樣白白挨揍。雖然白三嬸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白三叔還以為她是裝的,被個小丫頭片子打幾下而已,能痛成啥樣嘛?不過就算覺得老婆在裝,但是畢竟白玉打了她。這還得了,白三叔就氣沖沖的衝上來要教訓教訓白玉,白玉雙手連動幾下,同樣的把白三叔也給揍倒在地。其實白玉沒用什麼力氣,只是打在了穴位上而已。

老太婆不心疼兒媳婦,對小兒子那是疼到了骨子裡,本來還躺在炕上,假裝疼痛的哼哼著,一看小兒子被打了,立刻跳了起來,連裝腰痛都忘記了,「你個死丫頭,跟你媽一樣賤,老娘今天打死你,敢打老娘兒子。」

白玉一把握住老太婆的手,向後一送,又送老太婆給坐倒在炕上,「看來你的腰沒事,又省了一筆醫藥費。那我就帶安安回去了,我們以後井水不犯河水,要是再犯在我手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們生不如死。」這話一出,聽著白玉冷冽的聲音,毫無波瀾的深邃眼睛,所有人都不自覺得一凜,心都打寒顫,什麼時候這丫頭這樣可怕了?

白家人害怕也就是一瞬,立刻被金錢的誘惑給佔滿了心間,以前固有的印象也有影響,覺得這丫頭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根本不用害怕。大伯母立刻跪坐在三嬸身邊,握住三嬸的手,悲呼起來,「啊呀,弟妹啊,都是我這大嫂不好,讓你叫這姐弟來吃飯,卻把你害成這樣。」各種嗚呼哀哉,痛哭流涕,但是沒白喊,沒白流,很快住的近的鄰居就闖進了白家。

一個大娘跑來,「你家是怎麼了,哭成這樣?死人了?」

白家為人這般,周遭的人多多少少都吃過他們家的暗虧,都不可能會喜歡他們的。這不一進來,說話就不中聽,什麼叫哭聲這樣就是死了人。大伯母有別的目的,顧不上介意,只能拉著大娘的手,哀哀戚戚的哭訴,可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王家大嫂不是這樣的,我們今天把老二的兩孩子叫來吃飯,想著兩孩子可憐。我們沒別的本事,只能照顧這一頓半頓的。可是也不知是怎麼得罪了她一般,你看白玉這丫頭心也太狠了,把老三兩口子全給打的躺在了地上,疼的直嚎,起都起不來身。這叫我當大嫂的,當伯母的,怎麼能不傷心?你說說這孩子怎麼能這樣?」

那眼淚流的跟不要錢一樣的。

可是王大娘和進來的其他人看看早就抱著白子安站在門邊的白玉,在看看躺在地上的白家老三夫妻,大家都同時搖搖頭。另一個吳大娘是個炮仗脾氣,早就看不慣白家人行事了,炮口直接就對準了白老頭,「白大爺不是我說你,你一個大老爺們,也不管管滿堂兒孫。你看看你家裡鬧得,阿玉丫頭誰不知道出了名的嬌憨可愛,就算不看這就看她這小身板,也不能相信這是阿玉丫頭打的呀?再說了,你看看你們這滿滿當當一屋子的人,難道能看著阿玉一個小丫頭打她三叔三嬸?」說完撇撇嘴,嫌棄的不得了的樣子,把別人都當傻子玩兒呢?

白老太蠕動嘴唇要說話,只是接連好幾次在白玉手上吃了虧,她只是習慣了壓榨白老二一家,天生並不是膽子大的人,只是被白老頭兒和孝順兒子白老二給捧著,這些年也真是沒碰上對手,沒吃過虧,養成這樣天老大我老二的樣子,內里其實虛的很,所以現在她真不敢對上白玉,只好悻悻的閉嘴。

大家一聽都是暗自點頭,這白家人當別人都是瞎子不成,隨便說什麼別人都能信?

看大家這個模樣,白家人都是目瞪口呆,這次他們家可真沒扯謊,這真是白玉那個賤人打的。白老大趕緊上前扶著妻子的肩膀,「大爺大娘,我們真沒騙人,白玉之前還把三弟妹的右胳膊給打折了呢1剛聽白玉說可惜胳膊好了之類的,白老大根本不信,這丫頭小小年紀難不成還能懂接骨?

一個懂跌打損傷的大爺看他們堅持這樣說,七十多歲了也不用避嫌,也不說話,默默上前摸了摸白三嬸的右胳膊的骨頭,站起來一瞪眼,「胡說八道什麼,白老三媳婦胳膊好的很,哪裡有脫臼?不是我要說你們,你們不養孩子,孩子已經夠可憐了,怎麼什麼事都想賴在孩子身上?」大爺吹鬍子瞪眼睛的,顯然氣的不輕。

這時候白三嬸才敢試探著動一動胳膊,完全沒有脫臼了感覺,靈活的很。剛剛只是知道身上痛的很,根本沒分神去感受一下是不是胳膊還在痛。

白玉摸摸小傢伙的臉蛋,偷偷的對著小傢伙笑了笑,然後低著頭低低的說,「我們沒有錢給你們,也不能去找陳二叔要錢。」

就著一句話,氣氛比剛才更激烈了,簡直跟炸了鍋一般,村民都竊竊私語起來。本來大家多少都是有點小心思的沒見識的普通人,但是也不會噁心的裝病傷,跟自家孤苦無依的孩子要錢,孩子沒有還逼孩子去跟別人要錢。這真是太出乎想象了。

正當大家談論的熱鬧的時候,白子安神助攻又上線了,「爺爺奶奶你們別欺負姐姐,安安長大了,賺錢錢給你們,姐姐養安安很辛苦。」

吳大娘聽了就更不得了了,氣憤極了,「你們白家人夠不夠,欺負孩子還不夠,還冤枉孩子打了你們家這麼大兩個個子的大人。這還不夠還裝被打傷了,管孩子要錢,還要不要臉?」

大傢伙一聽,都有種同仇敵愾。

一直暗戳戳準備著的白玉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了,又說道,「就算二叔有錢,我去跪、去哭、去求,二叔也不會給我一萬的,你們別逼我了。」

治跌打損傷的大爺氣的聲音都打顫了,「多,多少?」

「一萬。」白子安睜著水汪汪的、懵懂無知的大眼睛,脆生生的說,「姐姐,我們家的錢錢不能給爺奶,要買米給你吃。二叔家的錢錢要給文禮哥哥治腦袋。」小傢伙可不想自家姐姐餓肚子,最重要的是他雖然知道家裡最近得了一大筆錢,可是小人家真不知道三萬塊錢能幹什麼,只知道以前姐姐為了自己經常吃不飽,現在有錢了當然要多買米了。

因而小傢伙誤打誤撞的又助攻了一把。

陳家的陳文禮因為白玉的出手,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王菜花現在就每天燉雞燉肉的給他補補就行了,就這對一個普通的山裡家庭也是個不得了的開銷。不少人在背後嚼舌根子,說陳二虎賣了人蔘得了點錢,這不馬上就招災了嗎?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橫財還是不能隨便發的。

這會兒被小傢伙這麼一說破,村民可不就又炸了嗎?雖然都有些小心思、愛攀比、愛嫉妒,但是大家還是樸實的性子居多,對自家親人還真做不出這樣不要臉的事。

白家眾人可不是有苦說不出嗎?說是白玉打傷的,沒有一個人信。說陳二虎有錢,有五萬塊。大家雖然吃驚、雖然嫉妒,但是也還是理智,都罵,陳二虎有錢,那是他運氣好,跟你家有啥關係,跟阿玉有啥關係,你讓阿玉去要,這就是不要臉。乾脆再有本事一點,再不要臉一點,自己跑到人陳二虎面前去要得了。

看他們聲討的熱鬧,白玉達到了目的,也就不再繼續關注和添油加火了,抱著白子安跟大傢伙低低的說了一聲,「那我和安安先走了。」

眾人也都知道白玉姐弟倆跟白家這群人不大來往,都不說什麼,兩孩子就順順噹噹的回了小院。小傢伙到了院子里,就興奮起來了,「姐姐,姐姐好厲害,姐姐好棒。安安以後也要這麼厲害,以後安安保護你。」

「好啊,那你每天要好好練習啊1白玉輕輕答道。

「嗯嗯,姐姐教什麼,我就學什麼,一定好好學。」小傢伙小包子似的小臉上一派嚴肅認真,讓人看了覺得更可愛了。

正好出了老屋逼著白玉要錢的事,白玉覺得田地的事情就可以提上日程了,趁著許多人都對白家人有意見提出來,應該會順利許多。

翌日早上完成日常教學,白玉也搭好了菜地的架子。白玉抱著小傢伙又去了鎮里,買了罐頭、豬肉和糕點,也沒有回家,直接去了陳家。跟陳二虎商量了,要他去找好朋友跟藥材商人說一下,只說賣了四千塊,之前說的隨便找個借口敷衍過去就行了。在村子里生活真不太好比別人突出太多,雖然相信村民的底線都是善良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們一家都是普通人不會武功,要是碰上存心入室搶劫的惡人,別到時候丟了性命,這可不是白玉挖人蔘幫助他家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