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章 計劃實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計劃實施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也幸好白玉這一頓囑咐,不論是村民還是真的心存不軌之人真的都上鎮上打聽了,藥材商人得了請託。不是什麼大事,也怪自己喝多了就管不住嘴。人問到了跟前,就說下林村的陳二虎真的賣人蔘得了四千塊。之前那五萬他喝醉了,舌頭打結,後半句、前半句的說不出來。他本來要說的是他在下林村的陳二虎的手上收到了人蔘花了四千塊,在別的省里花了五萬收到好人蔘。這不舌頭打結就成了在下林村陳二虎的手上花了五萬收到了好人蔘嗎?看人不信,就大聲嚷嚷,你自己說大青山多少年沒出過好人蔘了,就能被個啥也不懂還不是採藥人的山裡漢子給碰著了?你咋不去碰一個?

這一激,大家才信了。這也是人的陰暗心理,本來大家都是一樣的人,突然有一天你就發了筆大財,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人哪能不嫉岫知道,陳二虎不是發了大財,只是得了筆小財,家裡小兒子還被打破了頭,花了好些錢,心裡又平衡許多,覺得你也沒比我好太多,只好一點。這樣似乎也能接受了。

就因為如此,陳二虎家也少了許多麻煩。不過陳家人和白玉都不知道就是了。

當天晚飯後讓陳二虎帶著,去給村裡的有名望的老人一家送了兩瓶罐頭、一斤肉和一包糕點,說了說白家四畝水田的事。白玉就只說一句話,「昨天的事,想您也知道。」

其他的就由陳二虎說了,什麼孩子們有田有地的,偏偏就得自己去買口糧啊,什麼怕白家鬧兩孩子啊,什麼到時候希望您老出來說一句公道話,什麼兩小孩還要想辦法讀書啊,怎麼能一直窩在山溝溝里種地之類的。把一些心軟的老人也給說的眼淚的出來了,兩孩子這麼小就沒爸媽了,還有這麼糟心的爺爺奶奶和叔伯,真是可憐了。

順利辦好這件事,白玉就再也不管了。幾個老人都不等白家人真的鬧到白玉跟前,幾個人邀著一起就直接去了白家老屋,把老爺子老太太狠狠的罵了一頓,「你們也太不像樣子了,這麼為難兩個孩子,簡直不像話,以後你兩家孩子還做不做人,還談不談婚論嫁,要不要名聲了?」

「阿玉、安安兩個小孩家,你們自己不幫忙種孩子們的田地,還不許人陳二虎給他們種嗎?這是打算活活餓死兩孩子,好趁機佔便宜是不是?」

「我們這雖然是山溝溝,但是也知道是新中國了,時代不同了。你們要是太過分了,我們就去鎮公安局聯名舉報你,看你們還能不能?」

「阿玉家的水田就這麼決定了,就由二虎家給阿玉種了。二虎會給兩孩子口糧的,你們沒事不準再沒事找事去找阿玉。」

然後各種巴拉巴拉,罵的白家人一句話都不敢說。只好唯唯諾諾的應是,雖然以前白家人也做壞事,但是畢竟沒這麼被人罵上門來,這兩天都兩次了,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簡直是組團上來群罵埃以前人家最多在白家人身邊指桑罵槐,白家人都不放在心上,只當聽不懂就可以了,反正知道自己得了便宜,還在心裡偷著樂呢。

現在就不同了,都被罵上門了。今兒還都是村裡數得著的有話語權的老人,白家這些人當然得收斂點了。

這讓白玉做好的應付他們的準備都派不上用場,不過也不可惜,不用上場,過普通日子還是挺好的。

白家人不來找麻煩,白玉便徹底把他們給放在一邊,以後,總要一勞永逸的把他們給解決了。不然總有群人時不時上來找麻煩,還是很煩人的。不過白玉這個處理,可能要等好幾年才能實施。畢竟這些都是小包子真正的親人,白玉不在乎他們,不代表白子安也能不在乎。他現在年紀還太小了,根本不懂得這些人代表什麼,可能現在討厭他們,但是以後就覺得他們還是親人了。這些都是說不定的,所以白玉打算忍他們幾年,待小傢伙真的能做出決定了,再說。不過白玉肯定是不會善待他們,任他們予取予求的,要是白子安在乎他們,最多也就白玉完全不管,讓白子安去和他們糾纏。這是白玉給自己對白家眾人定的底線。

每天都開心又熱鬧的度過,白玉已經不怎麼想起幻境里的生活了。雖然生活品質降低了很多,衣食住行都很粗糙,但是因為有了小傢伙,白玉比在幻境中開心多了。再加上一點一點的打扮著白家小院,看著慢慢的爬滿院牆的紫藤和各色的薔薇花,滿院的花架花盆裡慢慢都種上各種花卉和藥草,白玉每天都過的充實又自在。現在看著勃勃生機的小院,白玉特別有成就感。

這跟在幻境中種植是不一樣的,幻境里的一切都聽從白玉的指揮,她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動手,只要有足夠的精神力就可以操作。但是在這裡,育種、培土、澆水、施肥、防蟲、除蟲等等都是白玉一點一點的按照以前看的書,和在實際中一點一點的摸索著做的。因為現實環境的不同,其實有很多跟書上寫的還是有差別的,所以每一次得到經驗都讓白玉充滿驚喜感。

小院一點一點變得漂亮生動起來,小傢伙白子安天天在院子里滿地跑,開心死了。

白玉五月初九滿了十五歲,小傢伙在7月28日的七月初二也滿了五歲,小山村裡根本沒有說特意慶祝生日的,白玉自己都活了三百歲了,對這些更是沒概念。所以到了生日當天,根本就沒有注意,還是早就算著日子的王菜花來叫他們上陳家吃了頓大餐,當然壽星公是獨享了一個雞蛋、一碗長壽麵的。等白玉過了生日,說給小傢伙也這麼過的時候,王菜花怎麼也不同意,說就倆孩子,自己在家過不熱鬧,死活要他們還是來陳家過,白玉一想也是,小傢伙還是個小屁孩兒,肯定願意跟好朋友一起過的,然後就同意了。

日子安寧又祥和,很快到八月底了,白玉就帶著白子安去了幾趟鎮里。房子陳二虎七月底就去租好了,在鎮里小學附近,怕到時候臨時去找,時間又倉促找不到好的。因為白玉決定要送小傢伙上小學了。

被白玉教了六個月白子安早就與一般的五歲小孩不同了。舉止言行都進步了一大截,這偏僻小鎮上的小孩還真比不上。

本來陳家夫妻倆還有點小擔憂,孩子太小了,到學校被欺負了怎麼辦?看到小傢伙變化這麼大,口齒伶俐、手腳靈活,半年也長高了一些。兩人這才放心了,再也不偷偷嘀嘀咕咕了。

雖然還是因為生他的時候李梨花的身體太弱,又得不到太好的補養,導致白子安先天身體虛,他長高了一點也比普通的五歲小孩矮一些,但是白玉半年調養下來,沒有生過病,臉色紅潤,已經好了很多。

看這個進展,白玉相信小傢伙十歲的時候,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模一樣了。再加上教他習武,說不得還要比一般人強一點。

早在八月初的時候,白玉就找到了鎮一中的文校長,跟他解釋了下自己的情況。那天早上,白玉敲開了校長的家門,文校長是一個白髮的慈祥老頭,戴著老花眼鏡,一副文人模樣,「小姑娘,你是?」

「文校長,您好!我叫白玉,是下林村的人。我去年在鎮一中上高一,可是家裡出了事。現在我把家事理順了,就想來問問上學的事。」

「是這樣啊,那你進來,好好說一說。」文校長果然跟傳說中的一般,負責任、愛學生,一聽是學生的事,臉色都變得認真起來。

文師母等兩人坐下,倒了杯茶就坐下來了,「小姑娘叫白玉?我聽我們家這位說了。當時家裡出事了,你離開學校了,他還回來說覺得挺可惜的。」

文師母還記得老伴兒回來說,學校高一有個好苗子,因為父母去世生病,不得不回家了。雖然自己給他辦得是休學手續,但是很有可能,她再也回不到學校了。後來又有消息說她媽媽也去世了,文師母想想就覺得更不可能返校了。小山村的孩子,父母雙全的能供孩子上完高中上大學的就很少,更何況父母都不在了的。

現在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文師母深深覺得要是不能返校真是可惜了。這樣的姑娘就不應該埋沒在山溝溝里,埋沒在某一家的灶台前。

半年過去了,白玉當初擦的藥水藥效早就過去了,現在白玉的臉早就已經如幻境中一般妖艷了,只不過白玉性格冷淡,不與人親近,臉上常沒有表情,就擋住了妖艷的感覺,只給人很冷清的美的感覺。

她這副模樣,配著白玉自己做的七分袖的長裙,整個把老夫妻兩個給驚住了。雖然面上鎮定,但是心裡忍不住嘀咕,什麼時候這偏遠小鎮出了這一個美貌的小姑娘,面容妖艷,偏氣質高貴文雅,舉止端方,真是矛盾又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