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三章 班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班級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班主任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眼睛都偷偷的掃視起來,想看看這個數學成績最差的人長什麼樣?多數人還帶著青少年淘氣的笑意。

在白玉前面的一個小個子女生慢吞吞的站了起來,臉漲得通紅,聲音極小的說,「老師,是我。」很多人都偷偷的笑了起來,聽到笑聲,吳楠頭低的更低了,柴老師咳了咳說,「吳楠同學,我並不是要批評你。畢竟你考上了一中,成績肯定是不差的。只是偏科很明顯,老師選你做課代表,也是希望可以激勵你學習數學,畢竟高考數學分數可是一百五。」

「是,謝謝老師。」吳楠聲音大了一點,說完才坐下。白玉想這老師好像還蠻有趣的,不像表面這麼嚴肅這麼呆板嘛。

說完課代表的事,柴老師很明顯的想了想,才說道,「今天沒有別的事了,班長、副班長和勞動委員安排一下同學們做大掃除。今天晚上上晚自習,開始摸底考試,晚上考數學。」

大家在柴老師離開教室的背影中發出一片慘嚎,「不要活了啊1

「為什麼要考試?」

「啊啊啊氨

。。。。。。

嚎叫聲不絕於耳,白玉眨眨眼睛,學生很怕考試,這句話果然到哪裡都是對的。話本裡面寫書生上書院,每逢月考也是心驚膽顫的。白玉被分配到了擦窗戶,看著分過來的黑漆漆的抹布,白玉嫌棄的一點都不想碰。陳文傑看出來了,趕緊從書包里,拿出一塊白布來,「阿玉姐給,我早想到今天要大掃除,特意帶的。你用這個擦吧,我去打水上來。」

一個高個子男生靠過來,用肩膀碰了碰陳文傑,「哎,是誰啊?介紹介紹埃」

陳文傑皺著眉頭把他推到一邊,「阿玉姐,這是我初中同學邵軍,就是學習委員,成績還可以。」

都是青春大男孩,剃著板寸頭,穿著簡單的棉布短袖和寬大的牛仔褲,濃眉大眼,長得非常英俊挺拔。白玉對著男孩點頭作答,然後看陳文傑,「你還不去打水?擦完了要去接安安。」

白玉捏著布巾還看到邵軍一手勾著陳文傑的肩膀,嘟嘟囔囔的,「這是你什麼姐啊,以前怎麼不介紹我認識啊,長的這麼漂亮,你小子怎麼這麼小氣?」

「滾」

兩人打打鬧鬧的走遠,白玉也就沒有再關注。這時候四個女生圍上來,期期艾艾的。等了一會兒一個留著學生頭,個子小小的,娃娃臉的女生鼓足勇氣問,「白玉同學,我是陳樂,就是副班長。」然後指著一個皮膚小麥色,眼睛狹長明亮,有點小胖的女生生說,「這是團高官齊青」,又指著一個長發披肩,皮膚白皙、文靜秀氣的女孩子說,「這是紀律委員苗一一」,最後指著長得最漂亮的,一雙柳葉眉,水汪汪的大眼睛,不點而朱的紅唇,個子高挑袖長,「這是文娛委員高珊珊,她學過民族舞。」

白玉捏著布巾坐在椅子上後背倚著後排的課桌,淡淡的說,「你們好。」因為坐著,及腳踝的長裙散開一片逶迤在地,像盛開的素色牡丹,濃麗香艷、芳華無雙。幾個人被她輕輕的一個動作給吸引的挪不開眼睛,白玉順著她們的眼神看了看,才抬頭問,「你們是喜歡我的裙子?」

高挑的高珊珊很顯然知道自己適合穿這種長裙,聽到白玉的話,眼睛都亮了,立刻很有興趣的問道,「嗯嗯,我很喜歡,能問問你在哪裡買的嗎?」

白玉伸出纖長柔軟的手指點了點桌子,淡聲回答,「可能你要失望了,這是手工製作的。」並沒說是誰做的,白玉不想顯得自己很特別。

顯然高珊珊對這樣的回答並不滿意,也不會知難而退,自己家可是鎮長家,一件手工做的裙子也不是買不起,聽了白玉的話立刻追問,「那白玉同學,你能告訴我你是在哪裡做的嗎?我讓我媽請裁縫師傅也給我做一件。」

這女孩子還真是執著,白玉蹙了蹙眉,收回手指,看著高珊珊說,「不好意思,高珊珊同學,做這件衣服的人,並不以做衣服為生,我不好告訴你她在哪裡?」

齊青家裡條件明顯不好,就從她帶著好幾塊補丁的碎花褂子就可以看出來。齊青很想巴結上高珊珊,獲得哪怕一丁點好處,看白玉不鬆口,高珊珊又是一臉不甘願,趕緊說,「白玉同學,不會是你怕珊珊穿了跟你一樣的衣服把你比下去了吧?」

語調高聲音低顯得很諷刺尖刻,但是白玉聽了根本不痛不癢,也不想再跟她們糾纏這個問題,站起身,給掃地掃過來的同學讓出地方。可是白玉走了幾步才發現這幾人也跟在她身後,根本沒有離開,本來打算不理睬的,可是開學第一天,白玉也不想鬧得太僵,只好詢問,「你們還有什麼事嗎?」

剛才說了話的齊青,看白玉不回答,徑自走開了,本來就很生氣。再看白玉這副無所謂的淡然模樣,就更生氣了,高聲嚷道,「不就是問你做裙子的人在哪裡嗎?你有什麼不好說的,到時候請不請的動人,那是珊珊的事,你幹嘛藏著掖著?這麼小氣1

這樣一喊,大家的目光也就若有若無的聚集在白玉這裡,白玉皺眉想了想才說,「你說的有道理,我不想你們知道的原因,你們並不知道。那既然你們一定要知道,說了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那我告訴你,這件裙子是我自己做的。」說完又偏頭看著一臉驚訝的高珊珊,「不好意思,高珊珊同學,我並不想靠著做衣服賺同學的錢,也不想靠著會做衣服,顯得我跟大家不一樣,所以我才沒說。」

高珊珊盯著白玉半天,看她不像開玩笑的樣子,有些尷尬的說,「啊?這樣啊?那算了。」

在一旁被白玉給氣到的齊青撇撇嘴說,「那你不想賺錢,就乾脆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幫珊珊做一件裙子不就完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還害怕被別人知道,你不會是在撒謊吧?」

這是遇到跟白家人一樣不講道理的人了嗎?白玉看這樣糾纏不清,乾脆不想理了。看見陳文傑提了水來,接過水桶到了窗邊擦窗戶去了。陳文傑看氣氛僵硬,找人打聽了一下是怎麼回事,特別生氣。他找到齊青,嚴厲的說,「你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給認識第一天的同學做衣服?你知道做一件衣服,沒有縫紉機,還要上花得要多長時間嗎?你憑什麼以為別人應該耽誤高中學習的寶貴時間,來做一件根本還是陌生人的衣服。慷他人之慨,不可理喻。」

說完氣沖沖的走到白玉身邊,把她手裡的抹布搶過來,跟同是擦窗戶的人說,「同學,分給白玉同學的是這幾塊玻璃是吧?」得到肯定回答,才朝白玉說,「阿玉姐,你回去接安安吧?剛剛上課,怕小學會提前放學。你去接他做午飯,我把我的幹了之後,再把這幾塊玻璃擦了就回來。」

想了想,白玉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進教室背著書包就離開了。根本不在乎教室里被陳文傑罵的哭的氣噎聲堵的齊青。其實齊青一方面是想巴結高珊珊,一方面則是嫉妒白玉。同是農村的孩子,憑什麼白玉就可以在自己面前擺出一副淡然出世的樣子。長得美貌無雙就算了,偏偏隨便一句話,隨意一個動作,都是高高在上。在她面前誰都是螻蟻一般,完全不用放在眼裡。其實越是自卑的人越是敏感,別人都沒發現白玉「目中無人」的特點,就只有齊青發現了,這就是她極度自卑的表現。白玉可不就是沒有將這些人看在眼裡嗎?雖然不到視如螻蟻的地步,但是因這些人跟白玉完全沒有關係,白玉的確是不在乎他們,誰規定了,一定要在乎陌生人的。齊青便深深的嫉妒著白玉可以將冷漠的眼神做的這麼明顯,而她卻要四處討好,想到這些,她簡直嫉妒的要死。

高珊珊也是不高興,本來就是一件裙子,自己看著漂亮,想買一件這不是很正常的嗎?買不到,請不到人做,就算了。自己根本不是這樣不識趣的人,人家不是裁縫,憑什麼要給自己做衣服。這點淺顯的道理誰不明白?偏偏齊青這個窮鬼摻和一腳,搞成這樣,現在會不會誰都以為自己逼著新同學給自己做衣服了?那個白玉也是不識時務,自己堂堂鎮長千金,給自己做件衣服怎麼了,還拿捏著身段不肯做。該死的賤人還長得這麼漂亮,簡直氣死人了。

從小高珊珊就一直被人誇她漂亮。的確長這麼大,除了電視上的明星演員,她還是真的沒見過比自己長得更好看的女孩子,因而她一直自命不凡。可是現在出了個白玉,她不僅比自己漂亮,還比自己漂亮的多,高珊珊哪裡能忍?白玉瞬間成了這個鎮長最不喜歡的人,沒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