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五章 常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常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再半個小時,柴老師敲了敲講桌,「好了,時間到了,交卷。」所有人把卷子從後面往前面傳的交了試卷,白玉的卷子給了陳文傑讓他幫忙往前傳,自己把有些睏倦的點著小腦袋的小傢伙抱進懷裡,小傢伙懵懵的睜了睜眼睛看見是白玉就安心的閉上眼睛,嘟了嘟紅潤的嘴唇小聲嚷嚷,「姐姐,安安困困。」

白玉挺直了腰板,讓小傢伙的腦袋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撫摸他的小背脊,「那就睡吧,我在呢。」說著從課桌拿出來特意帶的小被子,蓋住小傢伙的小肚子。

陳文傑傳完了一整條的卷子,看了看白玉又看了看睡得迷迷糊糊的白子安,有些著急的說,「阿玉姐,安安睡著了?這可怎麼辦?還有一節自習呢?有四十五分鐘呢1

「休息時間加起來就是五十分鐘了?沒事,我抱著他就可以了。你做你的事。」白玉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只用左手摟著小傢伙的身子,右手靈活的把小傢伙的作業拿過來,仔細檢查沒問題之後,簽上自己的名字才收進小傢伙的書包里。

其實白玉後面的兩三排學生里很多人都很驚訝的看著白玉照顧白子安,哪有這樣細緻精緻的照顧弟弟的,小點心、小水杯、小手帕、小被子的,簡直應接不暇。關鍵是用的手帕還不止一條,現在用了的還隨意放在桌上呢!大家都趴在一起交頭接耳,無非是白玉很漂亮、白玉很溫柔、白玉很細心之類的,白玉聽了一耳朵,因為無聊關閉了五感,繼續做自己的事。

陳文傑看了看自己也幫不上忙,就只能翻開字典背單詞了。白玉就把今天新發下來的書,拿出來翻看。偶爾小傢伙要動的時候,白玉就鬆開一些,讓小傢伙動舒服了,再把他抱好。

很快休息的五分鐘過去了,上課鈴聲響了起來。白玉沒來的及捂住小傢伙的耳朵,感覺小傢伙的小身子一抖,看他癟癟嘴要哭,白玉趕緊拍拍他的背,在他耳邊輕輕說,「安安,別怕,姐姐在呢1說完,又輕輕的親了他的臉頰一下。再過一會兒看,小傢伙就安然睡過去了。

看著這一切的陳文傑朝白玉豎起了大拇指,「阿玉姐,你真有辦法。安安要麼不哭,要麼哭的轟天動地。」

「看書吧。」白玉小聲說。

晚自習都是很安靜的環境,幾乎沒什麼人說話,就算說話也只是很小聲的討論,所以小傢伙睡得還算安穩。柴老師坐在講台上認真的改試卷,也沒強制性的要求學生要做什麼。白玉就繼續翻看著新教材。

看進去了時間就過的很快,白玉看呆了的化學和物理這兩本書,書里的一切完全打破了白玉從幻境的書裡面學習到的對世界的認真,科學真是神奇。

隔天上午考了語文,下午考英語,多餘的上課時間,各科老師都讓學生們預習新課。白玉就一直拿著鋼筆寫寫畫畫,陳文傑也不好奇,好奇了會被打擊死的,也不知道阿玉姐是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多才多藝的,真是傷腦筋。

這樣過了一個月,進入十月份,三人的上學生活都固定下來。小傢伙再被牽到教室陪姐姐上早讀,都不會醒過來了,晚上沒上完晚自習也不會打瞌睡了。周末兩天固定回村裡,白玉做事,小傢伙去村子里找小夥伴,陪陳文禮。鎮上的米面蔬菜都是陳二虎有空的時候給送,天氣涼了,白玉也就可以在周末打點野味帶進鎮里加餐。

一個月的時間,白玉又賣了三次藥材,都是自己趁周末從山上挖回來,整理曬好。上課的時候,交給王菜花王二嬸幫忙照管,家裡的盆栽、菜地、屋外的果樹苗都是王二嬸照顧。白玉心裡很感激,每次都從鎮里給陳二虎夫妻帶東西回來,一塊布、一包點心或是別的,日子過的簡單又開心。

白玉對小傢伙的培養,最基本的就是四書五經六藝,除了御馬,其他的都開始逐步實施了,小傢伙很聽話,也很聰明,學的很好。

國慶小長假之後,第一天上課,沒有早讀,在家悠閑的吃了早飯,把小傢伙送到學校離去,白玉一到教室就被幾人給圍上了。

「白玉,全C市所有高校舉辦了中學生大賽,各科都有相應的知識競賽,不過加上了科技競賽和文藝比賽。你要不要參加?」吳楠小聲的問,「我爸爸在教育局工作,他告訴我的。」因為坐的近,所以還是比別人知道的多一些。偶爾從白玉和白子安還有陳文傑說的一些話中聽的出來,白玉琴棋書畫無一不通,雕刻、木工什麼都會,吳楠心裡無比崇拜白玉,簡直覺得白玉無所不能。多年以後,白玉知道了,吳楠這種情況就是妥妥的迷妹一枚。

只要不是上課就愛跟陳文傑黏糊在一起的邵軍也抱著陳文傑的肩膀說,「兄弟,你看看你要不要參加個什麼科目啊?聽說得到名次高考就可以加分了。」

所有人都是一臉興奮的樣子,白玉就是對去京都有點興趣,來了這世界還沒有到別的地方去看看呢?不過比賽,太出風頭了是不是不好?陳文傑聽了,想了想,「現在想沒用,等老師把比賽詳細講了,再看報什麼吧?如果真有這回事,不拿獎,參加參加,體驗體驗也好埃」

程威聽了點頭,「還是文傑冷靜,說的有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程威的同桌孟東行聽了也點頭說,「嗯嗯,我們這地方還是太偏僻,教學資源不太好,外面的學生學得東西比我們多比我們深,拿獎,我覺得我們這小地方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能見識見識還是不錯的。」

吳楠的同桌薛明笑呵呵的說,「我也要參加,還是第一次參加比賽呢。我們以前那初中,比一中偏僻多了,根本沒什麼比賽可比。」

「阿玉姐,你說呢?」陳文傑看白玉一直沒說話。

「到時候看有什麼比賽項目,看看選幾個就行了。這是小事,不必掛心。正好你們六個都在,英語對話吧,我聽一聽。」白玉翻著手上的書,淡淡的說。學校里沒有功課的話,太無聊了,白玉就把幻境里的書偷渡出來看,練鋼筆字的時候抄好,抄完了再看,看完了給陳家兄弟和白子安看。本著物盡其用的原則,白玉一點也不願意浪費。

「哦。」六個人低落的同時答應,誰叫自己腦殘看著白子安那麼小的娃娃都背字典,嚷著也要一起背呢?可是跟白玉腦子這麼逆天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要受到一萬點傷害埃

然後六個人就開始嘰里咕嚕的英語對話了,白玉給他們做記錄員。對話結束,白玉把記錄好的紙丟給陳文傑,「抄十遍。」

聽她語氣這麼譏諷,幾人都低下了腦袋。國慶期間玩瘋了,到了學校得了有比賽的消息,腦子裡完全沒過英語這回事,當然得挨批埃沒說的,都灰溜溜的在自己的位子坐好。陳文傑先抄一遍,然後遞給第二個人接著抄,幾人越抄臉越紅,說的時候不知道,抄的時候才發現,這都是說的啥,牛頭不對馬嘴,語法不對,句式也不對,短語也不對,關鍵是對話啊,你說的和他說的,都不是一個主題,這還叫對話嗎?

白玉才不管他們多羞愧呢,低頭繼續看書。

等上課的時候,白玉才把書收起來。上的第一節課是英語,英語老師很喜歡白玉。其實七班的每個老師都很喜歡白玉,成績好、乖巧聽話、不鬧事,多好的小姑娘埃但是讓每位老師都惱火的事就是每次考試白玉都要故意空幾題,算計的好好的每次都考班級第三名。

事實就是各老師真知道白玉是故意的,因為她難的根本不錯,每次都留幾個非常簡單的題空在那裡,這不擺明了人是故意的嗎?幾個老師各種找白玉談話,都沒用,最後沒辦法去跟白玉很熟的陳文傑打聽了,人說,他阿玉姐總是撿壓軸的題先做,然後再往前做,做的夠了她估計的班級前三的分數,其他的就不做了。

關鍵是就算知道她是故意的,也沒辦法,人孩子直接說了,我不想那麼出名,就想安安心心的有多餘的時間照顧弟弟。還能說什麼,只有由著人家唄。

英語老師發音很彆扭,除了語法不錯,別的並不多好,但是小地方並不能挑,有這樣一位英語老師就不錯了。所以只要是有讀課文的,老師都找白玉這一片的七個人。沒錯是七個人,而不是單單指白玉。當然這七個人的發音都是被白玉每次輕蔑的眼神,譏諷的語氣,一點點給逼過來的。

每個周日的晚上都派白子安小朋友特意來嘲笑他們,嘲笑完了,還領著他們讀。關鍵是白玉還特意給小傢伙配備了一根小竹棍,打的不痛,但是很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