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六章 比賽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比賽風波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自家爸媽知道了,白玉讓弟弟訓練他們,每個周日不用自己說,直接把自己打包打包送到文華路,給白玉姐弟倆虐。說是被打了活該,連小孩子都不如,丟人。真想問一句這是親生的嗎還?

沒辦法,為了撿回一張臉,大家都苦苦朗讀,總算是有成效,比不上白家姐弟,但是比班裡孩子簡直不要好太多。

這天叫到了吳楠,吳楠想著白子安嘲笑的八顆小米牙,瞪著大眼睛盯著書,吼著嗓子用力讀。讀完了一段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水,才算完。引得陳文傑幾個捂著嘴在課本的遮擋下偷偷笑,誰還能想到這是之前膽小怕生的吳楠。

上完課,到了課堂最後幾分鐘,老師才放下書本清清嗓子說,「國家為了抓緊中學生教育,要在全國舉辦一次大型的中學生競賽,每科都有,還有科技比賽和文藝比賽。英語這方面就是英語說話比賽,就是演講、寫作、對話三個方面都要考察。先在市裡選拔,然後全省選拔,最後進入國家比賽。因為是全國性的,難度會比較大,但是大家也不要害怕,見識見識也是不錯的。老師也知道我們這個鎮太偏遠了,英語教學做的不太好,所以老師鼓勵你們出去見識見識。」

看來吳楠的消息還是有點誤差,原來是全國性的比賽,只是先在C市選拔,白玉暗暗的想。

等老師說完,教室里都是竊竊私語。老師特意等了一會兒,覺得大家說的差不多了,才接著說,「我把英語說話比賽的文件放在課代表這裡,報名表也放在他那兒,要參加的就到他那裡報名。」英語課代表當然是陳文傑啦,畢竟他是最早和白玉、白子安一起背字典的。

一下課,一群感興趣的湊熱鬧的,都擠在陳文傑這裡,「陳文傑,把文件拿來看看。」

「哇塞,省級獎就有獎金了。」

「嗯嗯,一等獎800,二等獎500,三等獎300.一等獎才能參加國家比賽。」

「哎呀,得了國家比賽的獎,才能高考加分啊?之前還以為市裡的比賽得了獎就能加分呢?」

「我們學校應該不可能有學生被選上的,都沒什麼英語特別牛的人。」

「對呀,我出去打工的大表哥說,人家大城市的小孩是從小時候都開始學習英語的。我們這山溝溝里的孩子怎麼比得上?」

這話一出,氣氛都變得低落起來,陳文傑看這樣,趕緊說,「就是因為我們不好,我們才更應該參加埃先看看我們和市裡學生的差距,才能有奮進目標嘛!就因為這,我們也要參加埃來我第一個,還有誰?」

最後七班有二十五個同學都報名了,白玉沒有參加。陳文傑納悶,「阿玉姐,你怎麼不參加?」

「嗯。」

嗯什麼,阿玉姐就是這樣不好,只有對著長輩和小傢伙白子安才會解釋清楚,對別人就是能多簡單就多簡單。陳文傑一陣苦悶,只好打起精神來繼續問,「阿玉姐,你英語這麼好,為什麼不參加?」

看他一臉不得到答案不會放棄的模樣,白玉才放下手中的書,「對我沒什麼用。」

「阿玉姐,你不能這樣,說不得你就是我們學校唯一能入選的學生,你得有集體榮譽感。」陳文傑一臉苦口婆心。

這次白玉就拿起書,乾脆不理他了。陳文傑在旁邊勸個不停,說的口乾舌燥,看她還是不理,沒辦法,只好先把這事放在一邊。

一天的課程結束,所有的任課老師都把相應的比賽文件和報名表放在了課代表處。陳文傑參加了英語、數學、物理三項比賽,白玉一項也沒參加。白玉是想,以前沒想過出去看看,現在想了,就可以趁寒假出去看看。這世道做學生還挺好的,寒暑假時間這麼長,也可以走很多地方了。這比借著參加比賽的機會出去看看自由多了。再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說的好,說不得報了名還得不了名次,出不去。既然是這樣,還不如乾脆帶著白子安,就兩人出去走走。

想通這些,這件事白玉就放下了,沒打算參加比賽,也沒把比賽放進心裡。

可是等十一月份,各科開始在市裡進行選拔賽的時候。班上貼出來的告示上,白玉發現每種比賽的報名表上都有自己的名字。看到這情況,白玉清淡的眼神輕飄飄的落在陳文傑的身上,因為最後所有的報名表是他集合收起來交給班主任的。看她這樣有如實質的眼神直直的射過來,簡直要把人射穿,陳文傑趕緊擺著雙手,急急的解釋,「阿玉姐,真不是我。我送到班主任辦公桌上的時候,一定是沒有你的名字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相信我。」

也不等他說完,白玉就蓮步輕移直接去了班主任辦公室了,找到班主任,「柴老師,我沒有報名參加任何比賽。」

本來柴老師還奇怪這小姑娘怎麼心這麼大,每門都參加?柴老師其實也納悶,按照以往的表現,白玉不是這樣張揚的性格埃現在聽她這樣說,他都糊塗了,「那報名表是怎麼回事?」

「陳文傑說,他放在您辦公桌上的時候,是沒有我的名字的。」言下之意就是有人隨意進出了您的辦公室,還改了報名表,您明白嗎?這次是報名表,下次就可能是學生的志願表了,您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嗎?白玉的眼神直直的看著柴老師。

果然柴老師立刻明白過來,氣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白玉不置可否,只是點點頭,頓了頓才說,「情況我反應給您了,我先回去了。」

也不等班主任給什麼反應,白玉就施施然回了教室,陳文傑迎上來,「阿玉姐,事情怎麼樣了?」

「沒事。」白玉覺得這就是小事,反正她不會參加比賽,就當自動放棄好了,當然不算事。現在說不好應該是柴老師的事情比較大,關鍵是他不一定調查的清楚。就算調查清楚了,對她的報名表也沒什麼用,畢竟這已經上交到市裡了,也不可能撤回來,最多就只能給做這件事的學生一個處分。調查不清楚,就更沒什麼用處了,最多就是班主任以後加強辦公室的安全管理。

「那這麼些比賽,你還參加嗎?」陳文傑焦急的問,雖然知道白玉一向博聞強識,但是一下子準備這麼多比賽的話,多少會影響學習的吧,關鍵是還有一個小安安要照顧。

這邊陳文傑還在著急,那邊高珊珊、齊青、苗一一、陳樂四人組悠閑的走到陳文傑課桌邊,苗一一聲音清脆的帶著淡淡關心的問,「白玉你所有比賽都參加,準備的過來嗎?」

白玉放下書,看著苗一一話還沒完,齊青就接著說了,「有的人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這樣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最後能得個什麼?」賤丫頭,沒爸沒媽,還出自最窮的下林村,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還能天天把自己打扮的這麼美,吃好的喝好的,一副看不起人的高高在上的模樣,這次一定要你大大的丟一回臉。

一向站在一旁看戲,不主動參與事情的陳樂拉拉齊青,「這是白玉自己的事,你那麼著急做什麼?」陳樂雖然不喜歡白玉,但是並不想得罪她。這個齊青是怎麼回事?平時私下裡表現的不喜歡白玉也就算了,當著人的面也這麼說話,這不是找抽嗎?苗一一簡直懵逼了好么,秀氣的臉都獃滯了。不是說過來慰問慰問、關心關心同學嗎?這怎麼像是聲討的樣子?

自從裙子那件事之後,高珊珊也是一向看白玉不順眼,不過估計沒這件事她也不會看白玉順眼的,誰叫白玉長得這麼漂亮。現在看白玉被齊青擠兌,也高興的說,「要我說白玉你就選一門好好準備就算了,要不然最後什麼名次都得不到,多丟臉埃大家還會以為你貪心不足呢。」

這四個人從開學到現在,就只有苗一一表現的還溫和一點,但是其他三個多多少少都表現出一點不喜歡白玉的樣子。三個人一直跟白玉不對付,找到機會就在白玉背後擠兌說風涼話。偏偏白玉就算聽到了也不接招,每次都是閑閑的看著她們,搞得三人總覺得在白玉面前自己像玩雜耍的猴子一般,氣死人了。白玉越是這樣,三人越是看不慣白玉,憑什麼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骨頭還能這麼硬,還能活的這麼漂亮,她就是應該被人踩進泥地里,永不得翻身。

白玉知道苗一一是真的性格單純,但是其他三個就不怎麼樣了?看他們一人一句說完了,才清清冷冷的說,「不是我自己報的名,我一項比賽也不會參加,謝謝你們關心。」

聽她這樣說,一直在前座干著急的吳楠趕緊趴在白玉的桌上問,「白玉不是你自己報的名,這是怎麼回事啊?」

程威也伸著脖子問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