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一直都是女生在說話,不好插嘴的陳文傑舒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阿玉姐跟我說了她不參加比賽的,我把報名表放在班主任辦公桌上的時候還沒有阿玉姐的名字,不知道後來為什麼又有了。阿玉姐已經到辦公室告訴柴老師了,現在就看老師怎麼說了。」

孟東行打完球回來,聽了一耳朵,「哎喲,誰這麼大膽,敢在老師辦公室隨表改東西。現在還是比賽報名表,那要是試卷、成績表或者是以後高考的志願表可怎麼辦?一定得抓出來,不然膽子就更加大了。」

除了白玉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站在一邊的齊青臉色一陣躲閃,偷偷的小心翼翼的出了好幾口氣,才鎮定下來。白玉看她這樣,也沒有說破,這些都是沒有證據的事,說也說不清楚。

但是白玉可不打算就真的什麼也不做,就真的這樣放過她。雖然不知道她是不是這件事的唯一行動人,但是看她這個樣子肯定是參與了的。既然參與了,就不能當做她什麼也沒做過,畢竟做錯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想了想,白玉暗暗掐了幾下手指,甩了一點亮光到齊青身上。這還是白玉來這世間第一次確確實實的使用術法,布了個小陣法在齊青的身上,也不是什麼高級東西,就是能讓齊青過幾天很倒霉的日子,小懲大誡罷了。

果然,柴老師把陳文傑和其他幾個那幾天進出過辦公室的學生都叫進辦公室分開詢問了一番,根本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這件事到最後也就是所有老師都謹記,沒人的時候一定要鎖緊辦公室的門,其他的也就不了了之。

不過真正的罪魁齊青也不算真正的逃脫了,在白玉陣法的作用下,是真的倒霉了大半個月,倒霉到喝口水都差點嗆死的地步,最後在平路上摔了一跤摔斷腿,不得不在家休養。這可弄得一向重男輕女的齊母不高興極了,天天在家裡罵罵咧咧,大姑娘了不老老實實在家種田,等著嫁人,非要去上學,現在摔斷腿要花錢還要老娘伺候你,果然是賠錢貨、短命鬼。

每天聽著母親的罵聲,齊青只有面色慘白的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強忍著淚水。要不是陳父一直勉力供給,齊青真的不可能讀高中。為了出人頭地,不被母親拿出去換彩禮,齊青發誓自己一定用功讀書,要走出這個窮山村。可是進了高中,自己被村裡完全不一樣的生活給迷昏了頭,整天勾心鬥角,討好這個諷刺那個。現在摔斷了腿,齊青在母親的喝罵聲中,再次想起了自己的最終目標,並不是跟誰斗,而是要考上大學。雖然她還是討厭嫉妒白玉,但是她現在很清楚,並不是她把白玉給怎麼樣了之後,自己就能過好日子,所以她決定暫時把這份又恨又妒的心情放在心底。想清楚了的齊青,養好傷回到學校之後,遠離了四人組,踏踏實實的看書搞學習,向著大學出發了。她在心中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過人上人的日子,一定要把白玉踩在腳底。

幸好四個女孩子現在也就是有點小嫉妒,最多心裡罵一罵,嘴裡不饒人,真不是什麼心狠手辣的壞人,沒做過什麼大的壞事。齊青的退出,讓高珊珊找機會狠狠諷刺了幾次,但是齊青不接招,默默地忍著,只是說自己成績下滑了,要好好讀書。這樣幾次之後高珊珊也覺得沒意思,也就不再為難她了。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不管這四人生活起了什麼變化,白玉和白子安都是一如既往的努力把生活過成詩。白玉在這小鎮里有熟悉「白玉」的人,高二就有好多以前的同學,所以不好露出太多自己的本事和愛好,以前每天做的下棋和茶藝已經很久沒做了。只好除了上學每天種種花、種種菜,因為沒有幻境中清泉和土地的加成,在這世間種的要艱難一些,每天都有事做。再加上有白子安小包子要教養,學校裡面有各種各樣的同學和老師相處,白玉覺得每天都很有意思,不像以前只有修鍊和枯坐。

但是也有一些不如意,比如在學校里就要適當的對老師做出妥協,之前的比賽,白玉本來打算一項比賽都不參加的,但是最後班主任勸說,要出去看看比較好啊什麼的,一定要白玉最起碼選兩項比賽。

還要在學校差不多呆三年,白玉也不想跟老師為難,就選了語文的作文比賽和數學的奧數比賽這兩項比賽。

市裡的選拔是十一月中旬,十一月初是先在學校里選拔。除了英語是早上老師用的朗讀選拔的,其他都是抽晚上的時間,參加的這項比賽的學生單獨用一個教室來比賽。這天是白玉的作文選拔,坐在旁邊的小傢伙萌萌的抱著白玉給做的布老虎,翻著字典默默的背誦。

半個小時后,白玉寫完了作文,小傢伙也背完了今天要背的單詞量。看姐姐寫完了,張著手臂要白玉抱。白玉看了小傢伙一眼,把他抱進懷裡,拿出準備教小傢伙的畫具擺好,調好顏料。白玉才握住小傢伙的肉嘟嘟的小手,教他畫畫,最先畫的是樹枝和樹葉。讓小傢伙體會體會水墨畫的線條感。

這次監考的老師是二班的語文老師蔡老師,一直聽說七班有一個女孩子,早晚自習都帶著自家弟弟,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兩個孩子都是一副好樣貌,小的乖乖巧巧,大的聰慧美貌,真是一對出色的姐弟。蔡老師看兩個孩子開始畫畫了,就走到白玉的桌邊,白玉抬頭疑惑的看了一眼蔡老師。她只是朝白玉點頭笑了一下,拿走了白玉寫好作文的作文紙,「沒事,你們繼續畫。」

小傢伙抬頭抿著嘴唇萌萌的朝蔡老師笑了一下,就繼續低著頭畫。

畫了一會兒,小傢伙覺得無聊了,趴在白玉的耳邊輕輕的說,「姐姐,安安想畫小雞。」

白玉低頭用下巴蹭蹭小傢伙的頭頂,把住他的手,畫了一隻小雞仔。小傢伙很喜歡,歡喜的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姐姐你下次給安安一個小雞的小手帕,好不好?」

「嗯,好好畫,別說話。」白玉對白子安的這些小要求一向是無所不應的。

小包子搖晃著小腦袋,四周看了看,捂住小嘴巴,眼睛笑彎了的猛點頭。

等作文時間結束,白子安抓住白玉的纖纖素手說,「我們班裡的同學都喜歡安安的帕子,同桌的何甜甜她想要一張,但是我不想送給她。姐姐做給安安的,我不想送給別人。」

「為什麼?」白玉納悶,小傢伙一向並不是小氣霸道的脾氣。

「姐姐帕子辛苦,二嬸說了,要少,不然眼睛壞壞。」原來是王二嬸有一次看見白玉在一副非常大的山水屏風,就勸白玉不要總是,不然要壞眼睛,被小傢伙聽見了。

「那你就不送手帕給同學吧,可以送我給你做的小點心,牛肉乾,或者兔肉乾,不是腌制了很多梅子嗎?也可以送。」白玉希望小傢伙能學著處理人際關係,以後他總是要有一些要好的朋友才好。

小傢伙垂著眸子,對對小手指,「安安有送,但是他們太能吃了,就不想再送了。」雖然姐姐做的東西多,但是並不能直接這樣就送給別人吃,白子安還記得之前姐姐沒有糧食吃,只能讓自己吃飽的事情,所以對於食物特別珍惜。

不用深想,白玉也明白小傢伙的小心思,摸摸他的腦袋,「安安不想送就不送,反正已經分享過了。」

看白玉沒有說自己小氣,就差窩在一起三寸丁立刻神氣起來,挺起小胸脯得意洋洋的說,「安安知道好朋友要分享,但是他們不是好朋友。跟姐姐故事裡講的一樣,他們很貪婪,根本沒有對安安有付出,就想從安安這裡得到,這是不對的。」

「那你提醒他們了嗎?」白玉溫柔問。

「提醒了,我說姐姐賺錢錢很辛苦,養安安很辛苦。只能給他們一塊小點心或者是一顆小梅子,但是他們不高興了,想要更多,但是並沒有東西來跟我換更多,這是不對的。」小傢伙畢竟還太小,表達不出,我送給你一點吃是因為你是我的朋友,但是你要更多你就要來換,不然就是貪心不足,我不給你還生氣,我又不欠你的,這更是人品不好這種話來,但是說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白玉聽他這樣說,覺得自己教育小傢伙還是很成功的,「嗯,既然是這樣,那就沒有關係了,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姐姐你參加比賽了,要去市裡嗎?安安也要去。」白子安聽白玉誇自己,本來很高興的,可想到白玉的比賽有可能讓她出遠門,又不高興了。他揪著小手指,歪著腦袋,簡直萌的不要不要的。

「要被選中了才能去,到時候肯定會帶你的。如果選不中就等寒假,我再帶你出去走一走。」白玉並不想教給小孩子不可一世,過分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