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八章 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遇險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通過兩場選拔賽,因為一個學生可以選擇多門比賽,所以幾乎整個學校的尖子生都看到了,白玉抱著弟弟上課的事情,特別是數學選拔的時候,小傢伙那天白天在學校里跑跑跳跳太累了,考試沒多久就困得東倒西歪的。白玉見了就把小傢伙抱進懷裡,蓋好小被子,拍拍他的背,把他哄睡著了,才開始答題,一點也沒有不耐煩的樣子。

不由得,整個高一的學生都很敬佩她,自問自己處在白玉這個位置,一定不會活的這麼漂亮,這麼自在。要是自己必須在學校里照顧弟弟妹妹,肯定會不好意思,畏畏縮縮的。要是弟弟妹妹再出點問題,肯定會嫌煩的。但是白玉就坦坦然然的,什麼異樣都沒有,還把弟弟照顧的這麼好。

選拔結果當然毫無意外的,白玉被選上了。每項比賽,鎮一中每個年級都選中五名學生,去市裡參加比賽。

十一月十四、十五這兩天正好是周末,周六這天早晨五點就要從鎮里出發去C市。白玉四點起來做早餐,用籃子裝好,把小傢伙的衣服穿好,才用他的滿小白狗的專屬小被子包起來,抱在懷裡去學校集合坐車。陳文傑當然在身後默默的提著籃子和塞滿小傢伙要用的東西的包包,還有兩人的書包了,他被選上的是英語和物理這兩項。

高一七班有五個人被選上,除了白玉和陳文傑還有陳樂被選上作文競賽,邵軍被選上化學競賽,高珊珊因為學過民族舞被選上文藝競賽。

所以白玉他們到的時候,另外三個已經到了,正在與別的班的學生在說話。白玉連自己班裡的學生都沒有一一說過話,對與外班的學生說話,就更沒興趣了。因此對別人看過來的目光,也只是微微點頭致意。

倒是一向跟陳文傑走的近的邵軍不怕白玉的冷臉,樂淘淘的湊過來,「你們今天帶什麼好東西吃了。」

「不知道,阿玉姐做的。」陳文傑一把揮開邵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這小子就跟個饞貓一樣,天天扒著自己要吃的。

邵軍立刻做西子捧心狀,「你竟然這麼對我,我心都碎了。」轉眼就放開手,一把猴在陳文傑背上,「你小子小氣什麼,這次可是要去兩天,以白玉疼愛白子安小包子的勁頭,能給他少帶零食?」

「你還要不要臉,小孩子的零食你也惦記?」陳文傑一副恨鐵不成鋼,痛心疾首的樣子。

抱著白子安的白玉一直站在旁邊,遠遠的看著這鬧在一起的這兩人,只是偶爾感覺小傢伙不舒服就調整一下抱他的姿勢,包一下被子。

一向跟白玉不對付的高珊珊也挪過來,「誒?聽你們這麼說,白玉的手藝很好咯?」說完又看著白玉,揚著下巴,一臉高傲,「白玉你做了什麼好東西,能不能讓我們也嘗一嘗?應該不會小氣的不給吧?」

聽她這話不給就是小氣了,陳文傑一聽就不高興,「我們這山裡,誰家都不富裕。我們這一籃子,也不夠五個人吃一頓。」

「嗯。」白玉一本正經,實事求是的點了點頭。

白玉根本沒有諷刺的意思,但是她這清清淡淡的模樣確實諷刺的高珊珊滿臉通紅。高珊珊氣的要死,不就是個吃食嗎,有什麼了不起,用得著這樣說話,只是現在這裡站了這麼多人,說多了倒顯得自己像討飯的,只好憋著氣說「呵呵,那就不要了。」

「白玉你怎麼這樣,珊珊也就是說說,你這樣弄的好像我們是討飯的。」陳樂不太高興的說,這白玉因為一張臉、一個弟弟,不知道出了多少風頭。卻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好像誰都不放在眼裡,什麼事都不在意,真是討厭。

班裡很多女孩子都是這樣的想法,可是等有一天他們真的走出去了,就會發現這世上真的有一種人,就是站在雲端俯瞰所有人的,因為他有這個資本,這就是上位者。白玉就是這樣的上位者,現在遇見的這些人,除了少數幾個對她付出真心的人,別的白玉還真是沒放在眼裡。

「事實。」白玉這段時間已將把整個鎮里的情況都了解清楚了,明面上條件最好的是鎮長家,也就是高珊珊家。這家裡最多也就是一周一兩次葷腥,最多一季一件新衣裳。想要白玉家這樣的伙食,整個鎮都是不可能的,所以邵軍才對陳文傑吃的東西發饞。

氣氛都冷場了,除了白玉以外幾人都覺得有些尷尬。白玉在看著天空想事情,現在生活穩定了,又有些無聊,是不是要找點別的事情做。

沒等白玉想清楚打算做什麼,車子和帶隊老師就來了。一眾人都上車了,七班的孩子都坐在一起。陳樂拉著邵軍說話,聲音清脆好聽,「邵軍你成績那麼好,怎麼只報了化學啊?」

「因為報這個的人少,被選上的機會大啊?」邵軍有著少年人的神采飛揚,也有著男孩普遍的粗心大意,並沒有看出陳樂動作上的故意親近的意思,他滿臉無所謂的說。

「我要是成績好點的話就好了,現在只能跳舞了。」高珊珊也插進話來,語氣很遺憾,但是表情可不是這樣,要知道整個一中估計也只有自己會跳舞。

陳樂果然是好閨蜜,立馬稱讚起來,「哎喲,珊珊我可羨慕你了。你可真好,每個暑假都去去嫁到外地的姑姑家裡玩,你姑姑還請老師教你跳舞。」

「也不是專門給我請的,主要是給我表妹請的,她學的比我好多了。」高珊珊漂亮的臉蛋彷彿都光亮了幾分,但還是強忍著得意一臉謙虛的說。

幾人羅里吧嗦,什麼都聊。到了八點,小傢伙才醒過來。白玉給他喂水喂飯,伺候好了,就按照他的學習進度給他講論語。漸漸地,一個兩個的都聽到白玉的聲音,然後就聽入了迷,最後大家就都不說話了,專門聽她講。高珊珊和陳樂有些不服氣白玉這樣出風頭,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她講的很吸引人。

總算搖搖晃晃一眾人到了C市邊界,所有人看著密集起來的房子,都看著窗外興奮起來。不過沒多久就聽見「砰」的一聲,車子失控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隨著車子左右搖晃。白玉抱緊小傢伙,低低的哄他,「別怕,嗯?」車子七歪八扭的開到路邊的草叢裡,撞了一棵樹才停下來,白玉把小傢伙的臉捂在懷裡,,放開精神力從窗戶朝外面看去。

整條路上已經停了很多車輛,最外圍處圍了很多不得通行的警車,竟然還有軍車。被他們學校的車子撞了的是一輛大卡車,因為路不通了,許多開過來的車輛都被堵住了。有十幾個戴著黑色頭套的人持槍從卡車上下來,幾個朝著警車那邊開槍,幾個朝著白玉他們所乘坐的車這邊走過來。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滿耳都是槍聲,白玉顧不得許多,趕緊拿出準備換洗的衣服撕成布條,結成繩子把小傢伙綁在自己胸前,親親有些慌張的小肉團,「安安,姐姐會保護你,待會兒不要哭,不要怕,知道嗎?」

在滿車都是尖叫和瑟瑟發抖的人群里,白玉這樣的冷靜顯然是個異類。小包子得了白玉的安慰,伸著胖胳膊摟著白玉的脖子,在她的肩窩裡乖乖點頭。就這一會兒,歹徒已經破車門而入,朝著天空放了幾槍,「全都不許動,女的都下車。」

所有人都不由得睜大眼睛,恐懼的神魂不定,身軀僵硬。帶頭的看著大家都只顧害怕,沒一個人動作,眼睛通紅的朝因為碰撞半天動不得贍腿開了一槍,「他媽的,聽見沒有,女的給老子下車。」

看著這樣一言不合就傷人的歹徒,眾女學生都畏畏縮縮,不敢哭出聲來只敢默默流淚。白玉可哭不出來,只是把頭埋在小傢伙的肩膀上,用手輕輕拍小傢伙的背,默默的跟在後面下車。陳文傑要攔,白玉嚴厲的瞪了他一眼,他只好安坐不動,可是滿臉焦急都掩住了害怕。看了他這樣,白玉想陳家人果然心實,這可是性命攸關的時刻,他還能這樣惦記自己,真是個好孩子。

不過白玉也沒功夫、環境也不許她想更多,歹徒驅趕著**個女生,走到卡車前方。果然,警方和軍方立刻就不敢開槍了。歹徒首領立刻命令手下把受傷的歹徒帶進卡車裡處理傷口,拿出對講機,「半個小時內,準備好裝滿油的直升機,不準放監聽設備。」

說完他就關了對講機,安靜的擦手裡的機關槍。

白玉抱著白子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小傢伙根本不知道槍是什麼。但是周圍這麼多凶神惡煞的人,他有些害怕,偷偷的用臉蛋蹭白玉的臉,小小聲的不停的喚,「姐姐。」

一聲接一聲的,像是受驚的幼崽,白玉聽了無比心痛,親親他的小臉蛋,默默的想要怎麼樣才能不引起注意的安然度過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