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十九章 初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初遇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別的先不管,白玉先偷偷的朝每個歹徒一人甩了七八個結印,最好倒霉的馬上摔死才好。不過她只是學會了這樣的小陣法,還沒研究出來,怎麼加快這讓人倒霉的小陣法的起陣時間呢。

這邊白玉在暗戳戳的使壞,那邊帶隊的警官拉著軍方帶隊的隊長,焦急的想對策,「霍連長現在對面有人質,還有個幼兒,現在怎麼辦?」

剛剛大學畢業的霍雲霆霍連長英俊的臉上全是認真肅穆,一米九的高大挺拔的身姿加上他沉如山嶽的性格,讓站在他身邊的人,都不由想臣服。他大學期間也完成了不少任務,一出校門就被任命為連長。所有人都說他是天生的軍人,他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在部隊里一向爭搶在戰鬥前線,越危險的任務,他越是願意接。

前段時間剛剛完成了一個任務,部隊讓他必須修個假。霍雲霆想想沒什麼事情做,就打算出部隊跟朋友聚會,屁股還沒落座呢,就接到了緊急任務。

匆匆與部隊集合,歹徒已經搶劫了運鈔車,在路上逃竄。現在這樣的情形,硬拼肯定不行,但是放任歹徒逃脫,霍雲霆那是一千一萬個不願意。霍雲霆快速的做出幾個手勢,手下的士兵快速的朝兩邊移動,上馬路兩邊的房頂的上房頂,從后包抄的包抄。

瞬間所有人都動了起來,霍雲霆才跟警方的領頭人說,「做三手準備,軍方一手,你快去請談判專家來,再有準備直升飛機。」

歹徒首領竟然做這些事,肯定不是頭腦發達之人,一直在默默的觀察四周的風吹草動。很快就發現了慢慢呈現合圍之勢的士兵。他知道軍方肯定沒這麼容易放棄,但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合圍,什麼也不做。

他大踏步的朝人質走過來,一眼就看中了白玉懷裡的白子安,準備拿他做筏子,讓對面的人能投鼠忌器。鐵臂伸過來要抓住白子安的衣領,白玉迅速的往側面一讓,清凌凌的眼神立刻罩住歹徒,「你要做什麼?」

歹徒似乎是沒想到白玉還敢躲避,愣了一愣。一直用望遭邊的霍雲霆著急起來,但是耳麥傳來的消息是,三個狙擊手根本不能在安全的時間範圍內全部解決對方,四周又太開闊,士兵無法躲藏,無法近身。

看著冷靜鎮定的白玉,歹徒惱羞成怒,「還沒發現,這還有位漂亮異常的小妞,兄弟們把她拉上車,隨便你們。」

這些人看過來的一臉淫邪,白玉不用想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她看看左右,知道自己和白子安這是被盯上了,短時間內也等不到別人救助。這樣就只能自己動手了,就用教小傢伙的拳法吧。想通了這些,白玉立刻欺身而上,一拳揍在頭領的胸口。只不過這可不是小傢伙揮起來顯得可愛吧唧的小拳頭,白玉可是以武入道,習武突破了人體極限之後才能修鍊的,所以想當然的白玉肯定是力大無窮的。這會兒只聽骨頭的碎裂聲,歹徒肋骨盡斷,便應聲昏迷倒地。趁著其餘的歹徒被這一變故給驚呆了,還沒反應過來,白玉一手抱著白子安,纖腰後仰,旋轉一圈,另一隻素手飛出一把比上次拿出來糊弄人用的更熟練的金針。除了躺在車裡面的受傷人員,留在車外的歹徒全部被金針上的強效迷藥瞬間迷倒。

其實白玉倒不是在乎殺不殺人,但是這是個殺人犯法要坐牢的吶,家裡還有個小傢伙嗷嗷待哺,眾目睽睽之下,白玉只好使用下藥的下三濫手段了。抱著白子安的白玉在他的小脖子里偷偷的撇了撇嘴,真是突破人品下線埃

對面的警方和軍方都被驚呆了好嗎?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這群警方和軍方這麼多人聯合起來都短時間都搞不定的歹徒,就這樣被一個小姑娘搞定了?這還沒三十秒呢,這就全部拿下了?這是打臉,這絕對是赤*裸*裸的打臉!霍雲霆最先反應過來,顧不上羞怒的情緒,趕緊給下屬發布命令。遠處埋伏的士兵立刻衝到卡車旁邊,把所有歹徒都制住,車裡面躺著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歹徒也沒漏下。

被警方疏散的民眾當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啦,陳文傑著急的要死,可是根本湊不過去,幾個老師拉住他,也不准他往前湊。只能看見穿著軍裝的人奔涌到大巴旁邊,自己在這裡干著急。霍雲霆踏著步子,砰砰,軍靴的聲音沉沉的,一聲一聲的似是響在人的耳邊,如響雷一般。幾個被抓來當人質的其他女生見危機解除了,都一下子癱軟在地,痛哭不止。被警察帶到警車那邊去休息,白玉準備跟上去,被霍雲霆伸手攔祝

白玉疑惑的看過去,霍雲霆一米九的身高,身姿挺拔如蒼松,劍眉星目,鼻若懸膽,薄唇抿緊,一看就知道是怒氣勃發的樣子。可是哪怕能感受到他噴薄的怒氣,他還是顯得矜貴非常,霸氣又帥氣。白子安早就被姐姐這漂亮的一手給驚的忘記了害怕,看這人攔住自己姐姐,奶聲奶氣萌噠噠的問,「大哥哥攔住我姐姐做什麼?」

霍雲霆連瞟都沒瞟一眼白子安,冷聲問到,「請你告訴我們他們是怎麼回事?」

白玉回頭看看歹徒們,看他們已經被捆綁好,只好一一的去把他們身上的金針給拔下來,指著自己給了一拳的歹徒首領說,「他估計斷了好幾根肋骨,別的人睡醒了就沒事了。」根本就不是好幾根好么,是全部。可是白玉也不會傻缺的直愣愣的告訴霍雲霆。

這時霍雲霆的副手跑過來,「連長,隊伍已經整理好了,我們把這些人交給警方就算完成任務了。」

「嗯,我知道了。告訴警方送這個頭目上醫院看看,小心斷掉的肋骨插入心肺。我們要請這位姑娘一起回駐地一趟,調查情況。」霍雲霆下了命令就直接轉身走人,上了自己的車,砰的關上了車門。

白玉無奈自己是個平頭老百姓,當然要聽人家的話了。只好按著副手的指示,亦步亦趨的跟著上了霍雲霆那輛車。霍雲霆虎目瞪著自己的副手,「陳子為你怎麼回事?」人家趕緊解釋,「連長,人家一個小姑娘還帶著小孩子,總不能讓他去跟後面那群糙漢子去擠著坐吧,只有咱這車寬敞一點。」

這句話一說,把霍雲霆蓬髮的怒火勉強暫時掩住了。陳子為趕緊開車回部隊,部隊門口,白玉還沒安撫好被顛簸的已經七暈八素的白子安,就被請下車做了一番檢查。她把剛剛在車上,悄悄摸摸的從幻境中偷偷拿出來做掩護,藏在身上的各種小荷包全部留下了。霍雲霆看她就穿著一件長裙,竟然這麼能藏東西,不放心的很,恨不得叫個醫務室的女護士仔細搜搜她的身才好。只是白玉畢竟不是犯人,不能這麼干,所以霍雲霆那雙有神的眼睛跟探照燈似的把白玉前前後後、上上下下掃視了好幾遍,才確定應該是沒有藏別的東西了,才讓白玉上車進入部隊。

白玉抱著眨巴著眼睛好奇的左看右看的白子安,直接被帶到了審問室。霍雲霆端坐在桌前,小戰士用托盤端著白玉的小荷包們戰戰兢兢的擱在桌上后,就站在霍雲霆身後當柱子,這是怎麼把這閻王連長給弄的這麼生氣的?不是說任務完成了,也沒有傷亡了嗎?怎麼還這麼一副可怕的樣子回來?

察覺小傢伙有些害怕對面這個軍人生氣的樣子,白玉摸摸他的小手,和他玩你抓我躲的小遊戲,轉移注意力。過了一會兒,發現對面兩小人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裡的霍雲霆,簡直覺得一股火苗迅速的竄到了自己頭頂,「叫什麼名字?1聲音冷的能結冰。

「白玉。」白玉聽他這樣冷冽,不由抬頭看了他一眼。看不出他為什麼更生氣了,便不打算理會,又低頭跟小傢伙玩耍起來。

白子安看姐姐這麼淡定,也不害怕了,糯糯的說,「白子安,大哥哥你可以叫我安安。」

「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霍雲霆繼續發問,只是周圍的空氣似乎都降低了幾度,後面的小戰士偷偷的遠離了幾步,小傢伙更加向白玉的懷裡擠了擠。

白玉其實真不想這樣被審問的樣子,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是青山鎮一中的學生,我們來C市參加比賽,路上遇到歹徒,他們抓我們做人質。然後那個歹徒先要拿我弟弟開刀,后又對我心懷不軌,然後我把他們打倒了。」

小傢伙一直是白玉的腦殘粉,立刻接話,「姐姐厲害,棒棒噠1白玉微勾唇角,用下巴蹭蹭小傢伙的頭頂,一派溫情。

霍雲霆看他們這樣更是氣的了不得,「你知不知道,那種情況下,不僅你弟弟和你有危險,一個搞不好,會威脅到廣大人民群眾?你這是個人英雄主義,應該等待救援,而不是自己強出頭。」聲音大如響雷,「看你這不知悔改,不知害怕的樣子,是不是以為自己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