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十二章 笑語(求推薦票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笑語(求推薦票求收藏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後來的某一天,霍雲霆是實實在在的在心裡狠狠的謝過了自己這老領導的。要不是老領導英明神武,各種提醒催促自己早日拿下這小媳婦兒,還不知道自己這香香軟軟的厲害媳婦兒會飛到哪個王八犢子的碗里呢?

這時候小傢伙從魏團長身上滑下來,蹬蹬的跑到霍雲霆身邊,亮晶晶的眼眸子盯著他,一雙小肉手抱住他的小腿,「大哥哥,伯伯講的是真的嗎?你好厲害哦,安安喜歡你。」多年以後,白子安後悔死了自己先在的這句話,悔的要吐血,在心裡大喊一萬遍我不喜歡他、非常非常不喜歡他,但是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頭大灰狼步步為營的一點一點從自己家裡叼走了親親姐姐。

但是現在,霍雲霆可不知道要感謝小傢伙對自己的喜歡,暖呼呼的一小團依偎在自己腿上,軟的像沒骨頭一樣,自己一雙大手也不知會不會把他掐壞了,根本不敢抱。霍雲霆只好改抱的姿勢,試探著輕輕摸了摸他的頭頂,「嗯,等你長大了,也會很厲害。」聲音難得柔軟。

這句鼓勵可是深得小傢伙的歡心,聽了就笑眯了眼睛,抓住霍雲霆的大手,「大哥哥,你可以來我家裡做客嗎?姐姐在教我拳法、射箭,你可以來看我練的怎麼樣?我以後一定要跟你一樣厲害,你來看就可以叫我了。」

「咳咳」雖然騙小孩沒有法律責任,但是軍人天性,讓霍雲霆對小傢伙做不到敷衍,「我不知道能不能去,如果我有時間了,我就去。」

「好哦,那大哥哥你要周末的時候來。那個時候我和姐姐在下林村的家裡,才有我的小弓箭用。」白子安繼續萌軟軟的說,一邊說,還一邊用軟軟的肉呼呼的小指頭摸霍雲霆手上的老繭。摸摸還不夠,還用小嘴巴親一親,「大哥哥你是不是很辛苦?姐姐說二叔的手上有這個厚厚的粗糙的殼,就是因為太辛苦了,要我以後對他好。那你也這麼辛苦,可是你不能來我家的話,我不知道怎麼對你好,但是我可以親親你。姐姐說我的親親堪比世上任何良藥,大哥哥你有沒有好一點?」這些是有一次白子安拉陳二叔的手,覺得跟自己和姐姐軟軟的手不一樣,覺得奇怪,白玉跟他講的,但是偏偏被小傢伙在這時候拿出來用。

白玉不知小傢伙為什麼剛剛對霍雲霆還很排斥,轉眼之間,就成了他的小貼心。她想也許是每一個小孩真的會崇拜一個英雄,就像她三歲以前崇拜絮絮一樣。

看著這個還不到自己大腿高的孩子,肉嘟嘟的小臉蛋、紅潤潤的小嘴巴,和他奶糯糯的話,都讓一向剛硬似鐵的霍雲霆變得柔軟起來。他不知道小姑娘是怎麼教的,怎麼能教出來這麼溫暖的小孩,他的眼裡滿是純真,心裡滿是愛意。霍雲霆握住小傢伙摸自己掌心的小手,「謝謝你,你親親我,我就覺得很好了。嗯,就像你姐姐說的,堪比任何良藥。」話語雖簡單,但是充滿鄭重,這是一個軍人最認真的態度。

白子安果然露出太陽花般的小臉,抽出自己的小手,在霍雲霆因好奇白玉怎麼教養而抬頭看向白玉的目光中,噠噠的跑向白玉。小傢伙趴在姐姐的腿上,「姐姐,姐姐,大哥哥很辛苦,你也去親親他。安安的親親是葯葯,姐姐的親親比葯葯還好。」小傢伙一向對白玉說話就愛撒嬌,哪怕他被白玉教的早已口齒伶俐。

這話一出,霍雲霆立刻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連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魏團長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是不是拐騙了人小姑娘的弟弟。雖然這小肉糰子的話一出,這情景比預期的效果還要好。

可是白玉就沒覺得尷尬,小孩子有些事不懂是很正常的事情,告訴了他就可以了。所以白玉點點小傢伙的小手指,迎著小傢伙期待的閃閃發光的小眼神,緩緩回答,「我不能親他的。」

小傢伙立刻追問,「為什麼?」

「因為你現在是小寶寶還是男寶寶,而我已經是大孩子還是女孩子。年紀大了的女孩子不能隨便親別的人,這些人裡面包括長輩親人,也包括年紀稍小的、同齡的或者稍長的男孩子。嗯,也包括有女孩子。就現在來說,全世界的人裡面,我只能親一親你。但是等你長大了,等過了七歲,我也不能隨便親你。或者等你到了那個年紀,你都不會許我親你了。因為你長大了一些,會覺得自己是大孩子了,就不會許別人親你了。」在教導白子安的時候,白玉是從來不吝惜話語的,一向是怎麼詳細怎麼來說的。

同室的兩個大男人都被白玉這淡定的毫不臉紅的模樣給鎮住了,一般的女孩子這時候都不該是臉紅羞澀,不好意思嗎?這一位還上起教育課來了,也是真淡定。

小傢伙則是懵懂模樣,「姐姐,安安不懂。」

「嗯,小孩子長成了大人是要結婚的,就像爸爸和媽媽結婚有了我和你,陳二叔和王二嬸結婚有了文傑和文禮。那像姐姐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呢,就已經可以尋找將來要一起生小孩的另外一半了。因為姐姐是女孩子,所以要找的另外一半就是男孩子。但是如果我按照你說的,去親親他」說著伸出食指朝霍雲霆的方向戳了戳,再繼續說,「那就是我向他表示,我希望他成為我的另一半的那個男孩子。可是呢,我還沒有想跟他生孩子的心意,他呢也沒有想跟我生孩子的心意。所以我不能親親他。」白玉儘可能說的通俗易懂,可是這話里的親來親去,還指著霍雲霆做教學,怎麼能叫霍雲霆不尷尬。

「那為什麼安安可以親親呢?又為什麼姐姐能親親安安呢?」白子安摳摳白玉的手心,眨巴眨巴大眼睛,滿臉的求知慾。

「因為你還是男寶寶啊,你現在的親親是表達親近的,不代表選伴侶的意義。等你再長大一點,你就誰也不能親啦。因為那時候你就是男孩子了,男孩子要有男子氣概,整天親親就是小姑娘做的事。至於姐姐為什麼能親你,第一點是因為你還是男寶寶,等你是男孩子了,我也不會親親你了,再一點呢就是」白玉說到這裡,捧著小傢伙的小臉,看著小傢伙的眼睛,認真的一字一句的說,「我很愛你,比這世上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愛你。所以忍不住想要親親你,想要你知道,我對你的愛。」

也許白子安根本不懂白玉深沉的愛意,但是白玉還是告訴了他,希望他知道這份愛,並且產生足夠多的安全感,不會再因為失去父母而感到不安。一個人去到哪裡都會很快的想要回到自己身邊。現在白子安還小,這種情況只會被當成小孩子的依戀。但是等他長大了,這種依賴的心情,要是不加以指正,在他心裡根深蒂固的話,他就永遠不可能走出去,憑自己的能力去看看這世界了。而這並不是白玉撫養他,想要得到的結果。

這些愛不僅是因為白玉繼承了他姐姐的身份,更多的是因為白子安就是白玉冰冷生活的救贖。

小傢伙捧著自己的小臉蛋,仰著脖子,甜糯糯的問,「姐姐你在對安安表白嗎?」

「嗯,我在對安安表白。那你是怎麼知道表白的?」白玉覺得好笑,嘴角忍不住勾起,整張臉都因為這一個淺笑而生動妖嬈起來。把一直看著他倆的魏團長和霍雲霆給驚艷的,眼睛都睜大了。

「安安在姐姐教室里聽到的,姐姐去廁所了,有人拜託文傑哥哥給姐姐遞情書。吳楠姐姐說這是表白用的,告訴姐姐他很喜歡姐姐很愛姐姐,不過最後文傑哥哥拒絕了。這就是別人想把姐姐選做一起生娃娃的另外一半嗎?」白子安整個上半身趴在白玉的腿上,小短腿一翹一翹的隨意說。

「哦,這件事我不知道,我想應該還沒有到想要選成伴侶的那一步吧,只是想表達一下,他比對一般人對我更有興趣一點,就像你比起捉菜蟲子更喜歡捉螞蟻一樣。」白玉這個比喻一出來,魏團長剛喝進嘴裡的一口水一下子就噴出來了。霍雲霆也不由扯扯嘴角,男孩子對女孩子的好感能比作小孩捉蟲子、捉螞蟻嗎?現在的孩子真了不得,才十幾歲呢。天天不好好讀書,就想著勾搭女孩子,全部都應該拖到部隊里來好好訓一訓。

因為魏團長噴了水,白玉和白子安同時偏頭看過來,都是一臉「你怎麼了」疑惑的小表情。果然是一家的孩子,魏團長想,這兩孩子雖然懂得很多,被教的很好,但是都是天真不知世事的樣子。他們應該有一對非常優秀的父母,孩子才能這樣天真率直,想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全不會尷尬、不會躲避,什麼都是迎面而上。親親、伴侶、生孩子、表白,這些在別人眼裡應該隱晦而待的詞句,在這兩個大孩子、小孩子眼裡完全不用避諱,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