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十三章 再會(還是求推薦票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再會(還是求推薦票求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兩孩子不會尷尬,可是魏團長不行埃因而魏團長清好嗓子,擦了水,轉移話題問,「小肉包,你爸爸媽媽是不是很了不起?他們是做什麼的?」

白玉握著小傢伙的小手指的手僵了一僵,但是還是沒代替小傢伙說話。本來以為小傢伙會難過,哪知道小傢伙的傷口早就被白玉的無微不至給治好了。

他笑開了臉,奶聲奶氣,一貫天真的,滿眼認真的說,「我爸爸媽媽很了不起,他們去天上了。不過我不知道他們在天上做什麼,也許給我生了小妹妹或者小弟弟。就是可惜我不能見到他,不然我是想好好疼一疼他的,像姐姐待我一樣待他好的。」

小小的人兒說著還滿臉可惜遺憾的嘆一口氣,讓屋裡的另外三人都為他的萌兮兮的樣子覺得可愛好笑,又為他這樣提起父母,沒有傷心但是滿是懷念而覺得可憐心痛。

霍雲霆聽了小傢伙的話,心裡一震,還說要把白玉交給她父母好生教導一番呢,結果兩孩子根本父母亡故了,那現在是誰在照顧姐弟倆?看兩孩子穿戴不差,應該過得不錯,總不能是小姑娘一個人帶著弟弟吧,要是是這樣,應該不可能過的這樣好。特別是小的這個,在這山村裡還能長的白嫩嫩胖嘟嘟的,這還是他見過的頭一份兒呢。

魏團長覺得口不擇言提了兩孩子的傷心事,訥訥的訕笑了一笑,「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現在是怎麼生活的?」

小傢伙覺得奇怪,「怎麼生活?上學、種菜、種花、采草藥、曬草藥、射箭抓野雞野兔。哦哦,還有,姐姐繡花做衣服,砍木頭做木榻還有雕刻別的,還給我做玩具。」說著還回頭問姐姐,「姐姐還有什麼?」

白玉伸手點點小傢伙的小鼻子,「首長問的怎麼生活,不是問我們天天在做什麼,而是問我們的錢哪裡來,誰照顧你和我?」

「哦哦,伯伯,你問這個埃姐姐賺錢錢啊,姐姐照顧我。」說著看了白玉一眼,突然淚光閃閃,「我還沒長大,沒有人照顧姐姐,我以後會照顧姐姐的。」

看小傢伙要哭了,魏團長覺得更尷尬了,摸摸鼻子,這真不是故意的埃看兩孩子穿戴就知道兩孩子過的不錯,以為是有不錯的親戚呢,哪知道是兩孩子獨自過活,這可真怪不著他。

霍雲霆也是驚訝,這意思是小姑娘自己撫養弟弟了。然後看了白玉一眼,這小姑娘做的真好。

不管這兩人在想什麼,白玉確實低頭親了親小傢伙的額頭,然後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小傢伙的額頭,蹭了蹭,笑開,「你每天都在照顧我,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學習,這些都是照顧我。要是你不這麼聽話,我不會這麼開心,會覺得累。你知道了嗎?嗯?」

白子安一向好哄,姐姐說什麼都相信,這不,得了姐姐一個美美的笑容,眼睛里的一包淚水,馬上就收回去了,臉上也綻開出一朵笑花,甜蜜死人。

當然這笑容不止美了一個小包子,還美了一直關注白玉的霍雲霆,這小姑娘心真好,笑容也好。魏團長因為兩次提起不好的話題,就沒好意思看白玉這邊,一直低頭看自己的茶葉,由著白玉哄弟弟,自己這大老粗可不會哄孩子。就這樣,錯過了白玉這美美的如百花綻放的一笑。

霍雲霆無奈自己話少,說不出安慰人的話,也說不出鼓勵小姑娘的話,也只好默默的安靜在一旁,看兩孩子甜蜜蜜的你擠一擠我的額頭,我擠一擠你的額頭,開心的像是吃了蜜。看他倆開心的樣子,霍雲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彎了眼角,揚起了嘴唇。

不過,這靜謐的時光沒過一會兒,陳子為敲門進來了,看到魏團長,大喊,「團長好。」魏團長擺擺手,他才轉頭對霍雲霆說,「連長,檢測報告出來了。白玉說的都是真的,這些藥丸藥粉都是常見的中草藥製成的,沒有毒性。我就把這些荷包帶回來了。」說著一托盤擱在了辦公桌上。

霍雲霆拿過紙質的檢測報告看了起來,魏團長好奇把陳為之拉倒一邊問怎麼回事,陳為之三言兩語解釋來龍去脈。魏團長驚訝,笑呵呵的問,「看不出來啊,小姑娘不僅身手不錯還懂中醫?」

聽魏團長誇白玉,霍雲霆早縮在角落的小火苗又蹭蹭漲了起來,「團長,你別誇她。小小年紀仗著有些身手,不把自己和別人的安危放在心上,逞個人英雄主義。再誇她,她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頓了頓,微微收斂一些冷意說,「就算是知道自己有把握能收拾壞蛋,但是看到抱在懷裡的弟弟,也應該再仔細考慮考慮,不能衝動行事。」

瞧他那冰山一樣的臉,和周圍莫名覺得低了兩度的空氣,一般的小姑娘早就嚇哭了,偏白玉不在意。但是她也不是沒心沒肺,知道這人是在擔心自己不瞻前顧後,傷了自己或者身邊的人,所以她抱著小傢伙站起來,「謝謝你的擔心。」但是像他解釋和證明自己的能耐還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以後也不會再遇見,就算遇見了,也不會有什麼深入交流,完全不必真的放在心上。

可是白玉不知道這麼快就能再次見到他。

那天拿回了荷包被小戰士送到市一中和老師集合,因為出了事故,延後一天進行選拔。白玉安撫好擔心的老師同學和陳文傑,又到警察局做了筆錄,順利通過選拔賽。回到鎮一中,繼續當一個普通的姐姐、普通的高中生,對所有人對自己身手的試探提問,一概迴避不答,安安靜靜的過了兩個星期。

轉眼就到了十月底,白玉帶著白子安回下林村的白家小院過周末。星期六一大早起來,帶著拎著小水桶的白子安小包子開門去溪邊提水給果樹花苗和菜園澆水。開了門就看見穿著筆挺軍裝,靠著綠色軍車,雙手抱胸,一副帥氣模樣,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緊盯著院門的霍雲霆。

看他發梢這樣濕濕的,白玉就知道他來的特別早。這情節白玉可沒有被美男震撼,更沒有因美男子特意來探望而想入非非。她只是有點後悔覺得生活了這麼久都沒出事,村裡很安全,晚上就關閉了五感睡覺。這幸好來的是沒有惡意的,要是有惡意的,雖然可以逃脫,但是避免不了損失,以後還是謹慎一點好。

小傢伙見姐姐一直怔怔的站在門口不動,自己晃蕩著小身子繞出姐姐身後。一看見霍雲霆就丟了水桶,噠噠的跑到霍雲霆身邊抱住他的雙腿,用臉蛋蹭蹭,仰著脖子,笑哈哈的說,「大哥哥,你來我家做客了?」

霍雲霆本來直直的望著白玉的眼神收了回來,低頭看白子安,「嗯,你不是邀請我來么?」

聽到他的聲音,白玉才從他那如有實質的目光中醒過神來。這人怎麼用這麼專註又好奇的眼神看自己,真是奇怪。她哪裡知道,自從他們走後,霍雲霆就通過自己的人際網查了一下白玉姐弟倆。他實在是很好奇,這個小姑娘是怎麼從嬌嬌軟軟、沒什麼擔當能力變成現在這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的。他內心也很佩服這個小姑娘,自家有個比小姑娘還大五歲,今年都二十的妹妹,到她這個年齡了現在還沒事就圍在父母的身邊撒嬌。

所以他耐不住好奇,也耐不住偶爾想起的小傢伙的期待目光,就在魏團長早日搞定小媳婦兒的勸說下,順水推舟拿了魏團長放水給的假期,過來了下林村。雖然他知道自己不是來搞定小媳婦兒的,但是也說不清具體是為什麼想來,就是心裡總有些放不下這姐弟倆。

昨天晚上十點鐘出發,凌晨四點就到了這裡。他不是沒來過下林村,演習、拉練,他們部隊也是經常選在大青山的,只是他們不進村而已。但是這次和以往每次的心情都不一樣,有些期待,又有些羞惱,自己這樣冒冒失失的貿然上門,像個不懂事的莽撞少年。

現在來了客人,兩人當然不可能出門澆水了,白玉只好把院門完全打開,「霍連長請進。」小傢伙聽見姐姐的話,一把抓住霍雲霆的手,把他往院子里拉,「大哥哥快進屋,我們家可漂亮了。我帶你去看姐姐種的花,還有我們一起種的菜。」

「嗯,好。」

進了院子,白玉對著霍雲霆和白子安說,「安安,你帶霍連長在院子里逛一逛,我去給霍連長做份早餐。」

然後就轉身進了廚房了,白玉真的不覺得霍雲霆是為自己來這農村小院的,而是真的答應了白子安的邀約,有空就來。現在有空了,他就來了。這就是弟弟的客人,那自己做家長的,當然得照顧好弟弟的客人了。所以白玉覺得只要做好招待客人的飯食就可以了,不需要說場面話。霍雲霆呢,在白玉開門那一刻,就坦然了,反正來都來了,總要在這兒過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