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十四章 相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相處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因而現在真的是在跟著小傢伙的指點,認真的看院子。發現這農家小院,打扮的比他在京都見過的一般書香人家還要好,綠植深深,花香怡人。10月底,山邊的小村莊已慢慢有些寒冷,屋檐下的藤蔓植物依然茂盛,讓整個土氣的農家建築變得有靈氣起來。那一架葡萄雖沒掛葡萄,但是葉子還沒落,依然綠意濃濃,可以想象的到盛夏的時候葡萄架下的陰涼。小傢伙一直拉著霍雲霆,嘰嘰喳喳的講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哪些是哪天姐姐進山挖回來的。

等看完了前院,從側門進了後院,菜地里一壟一壟的蔬菜長的漂亮極了,畜生棚前立了靶子,果然小傢伙說家裡姐姐在教射箭,不是開玩笑的。

牆邊的薔薇花,經過大半年的生長,已經爬的與院牆一般高,各種顏色的薔薇正開得燦爛。牆角曬葯的架子上各種各樣的草藥,葯香混著薔薇香並不突兀,反而像是透著大文豪歸隱山林了的悠然。

霍雲霆覺得這個院子比自家在大院里的小別墅讓人更加舒服,他欣然的跟在小傢伙的後面聽小傢伙介紹他家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好像能看見那個小姑娘每天背著背簍,拿著弓箭,趁著天還沒亮就上山,挖回來花草彎著腰一棵一棵的種好的樣子。帶著弟弟,教他讀書、教他道理,自己在一邊勞作,每天每天、一點一點的憑自己雙手,撐起一個家。不僅是撐起一個家,還是漂漂亮亮的撐起一個家。

逛完了院子,白玉的早餐也做好了。她找到兩人,「霍連長吃早飯了。」然後回到廚房端了一盆水到前院水井邊,拿了新帕子、新牙刷給他。霍雲霆看看她轉身去廚房端早餐的背影,覺得這真是一個溫柔貼心的好姑娘。

白子安趴在廳堂的桌子上給霍雲霆介紹,「大哥哥,這是灌湯包,這是麻餅,這是玉米薄餅,這是海棠酥和桂花糕,還有加了茉莉花的粥,都可好吃了。」說完了才回頭看在廳里大炕上繡花的白玉,問她,「姐姐,你做這麼多,大哥哥吃的完嗎?」

白玉依舊低著頭飛針走線,語調溫和,「他食量很大,那天在部隊食堂吃飯,你忘記了?」

「哦哦,是哦,大哥哥你快吃吧,我和姐姐吃過了。」說著滑下凳子,跑到房裡把自己的小畫本和鉛筆拿出來,照著小畫冊畫畫。

看他倆各做各的事,很明顯是不想盯著自己吃飯。霍雲霆就拿起筷子,這才發現這家裡的筷子上都被雕刻了花紋,精緻典雅,仔細看了又看,才優雅又速度不慢的把早餐都解決掉了,吃的肚子溜圓。霍雲霆有些不好意思,到兩個小孩子家裡做客,竟然吃撐了,雖然他臉上的緊緊的壓根看不出來。

吃完了,不等白玉動作,霍雲霆就站了起來,「你別動,我去洗就好了。」說著收走碗筷,在井邊打了水,洗碗筷。

弄好這些,白玉看他高大的身軀進了中堂,把這寬敞的客廳都顯得狹窄了,想了想說,「霍連長,你想做什麼?」

霍雲霆接過小傢伙巴巴的遞過來的手帕,擦了手,坐在椅子上,認真的想,「你們早上出門是為了澆水嗎?那我和你們一起澆水就好了。」

聽他這麼說,白玉也不矯情,三個人,一人一個水桶就去了溪邊。白子安熱鬧的說,「大哥哥這個小溪可好了,夏天姐姐捉了好多小魚給我做了好吃的小魚乾,還有田螺,有點辣,也很好吃。」

「是嗎?你自己有沒有抓?」霍雲霆發現白玉是個比自己話還要少的姑娘,只好和小傢伙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其實霍雲霆也覺得奇怪,待在這小院里,和一個奶娃娃說話,他一點也不會覺得不耐煩,比應付那些身價不凡、美麗優雅的相親對象開心多了。

小傢伙摸摸自己的腦袋有點不好意思,「我抓過,可是沒抓到魚,但是有撿一些田螺。大哥哥,你等夏天的時候還來吧,夏天姐姐會帶我上山,你也可以一起去。現在姐姐就不帶了。」

這就奇怪了,夏天不是蛇蟲鼠蟻、野獸更多嗎?為什麼夏天帶,冬天卻不帶。霍雲霆納悶,就提著水桶偏著腦袋看白玉,「為什麼?」

「夏天可以練習射箭,教他山上動物的行動軌跡辨別,教他認藥草、花木,但是現在山上太冷了,他抵抗不住,而且也見不到什麼。我並不想帶他去看黑熊這些,我不會允許他在林子里碰到這些大型動物,所以不帶他去。」白玉沉靜的回答。

霍雲霆這次並沒有生氣,覺得她仗著點小本事,就敢貿然行事,完全不考慮遇到危險,不考慮後果。現在經過調查到的信息和自己這兩次接觸她的過程讓他覺得這姑娘的本事一定很好,她完全相信自己能在危險之中保全自己和弟弟,所以他輕聲問,「看來你本事很高,我之前誤會你了。」

以為他又要吼起來的白玉訝異的看他,見他一臉認真模樣,輕輕點頭,「嗯,如果我不能保護安安,我不會帶他去。」

這時候前院傳來喊聲,「阿玉姐,阿玉姐,我來啦。」

小傢伙聽見喊聲,立刻蹬蹬的往前院跑,邊跑邊喊,「文禮哥哥,我們不在家裡,在這邊,在這邊。」

白玉依然不緊不慢的給一棵棵的桃樹澆水,霍雲霆當然是給她提水啦。很快小傢伙又顛顛的跑過來,身後跟著三個男孩子,原是陳家兩兄弟和邵軍過來了。

陳文禮興沖沖的跑過來,扯著白玉的袖子,「阿玉姐,我們是來練劍和練拳的,練完了再射箭。」說著疑惑的偏頭去看白玉身後的霍雲霆,「阿玉姐,他是誰?」

小傢伙抱住陳文禮的大腿,樂呵呵的說,「這是大哥哥,是個大英雄哦。」

「是家裡來的客人,姓霍。你們去後院練吧,安安也去。」白玉拍拍陳文禮的肩膀。

邵軍摸著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白玉,我是聽陳文傑說,他在跟著你習武射箭,我好奇就來看看。」

陳文傑這時候彎腰接過白玉手裡的水桶,「阿玉姐,我們幫你澆完水再開始。」家裡沒有多的水桶,有霍雲霆和陳文傑幫忙,白玉看也沒自己的事情做,就帶著另外三個回了後院,從倉房裡拿出四把型號不同的弓箭,帶著他們仨射箭。白玉把原來的那把給陳文傑用,給自己另外做了把趁手的弓,陳文禮和白子安兩個,尤其是白子安的弓真是小小的,只有小孩子適合用。白玉還特意按照他的小身板,做了個矮一些的靶子,給他射箭用。

好奇的霍雲霆,每次提水進來澆菜地,都會停一停看白玉校正三人的動作,和白玉射箭時的英姿颯爽與沉著穩重。白玉看他老看,在他再一次停下來的時候,回過頭問他,「你想學嗎?」霍雲霆在大院長大,又在部隊,玩過各種槍支,還真沒射過箭,聽白玉問,覺得有意思,還真放下水桶走了過來。

看他那個大個子,又是軍人,應該是拉的動自己的弓的。畢竟白玉這把弓並不是真的按照自己力大無窮來鍛造的,只需要比普通壯年男子大兩倍的力氣就可以拉的動。白玉就把自己手裡的弓遞到他手上,站在他身後,告訴他射箭的要領,並且校正他的動作。當白玉柔嫩的手拍著霍雲霆的背和肩,他還沒想什麼,沒覺得怎麼樣。可是等白玉握著他的大手告訴他怎麼拉弓,怎麼搭箭,真真實實的茨柔若無骨,他就不由心跳加速,那股小姑娘身上若有若無的好聞的香氣,似乎經過漫長的孤旅,終於找到了路一般拚命的往鼻子里鑽,瞬間流竄到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讓他控制不住的心魂蕩漾。如果不是竭力控制,霍雲霆相信自己一定會呼吸急促,連骨頭都發酥。

用心教導的白玉可不知道眼前這正直的軍人正在頭腦發昏,看他調整好了,「好了。」要不是部隊這麼多年訓練,霍雲霆保證自己這會兒絕對色令智昏了,聽到她說好了的聲音,暗舒一口氣,瞄準射箭。再怎麼說雖不是神槍手,但也差不到哪兒去,所以霍雲霆這一箭毫無疑問是射中紅心了的。

射完箭之後,霍雲霆暗暗瞟了好幾眼白玉,這小姑娘長得嬌嬌美美的,竟然這麼大力氣。之前看她射箭,完全輕輕鬆鬆的,還以為是一把很容易拉開的弓呢。幸虧是自己從小被父親帶到部隊去訓練,這樣才能看著輕鬆的拉開這把弓,要不然今天可不得出醜?這一箭使出了他全力的四分之三好么?這可不行,回去自己還要再加強訓練,順便練練下面那群小子,搞半天他們連個姑娘都不如,這哪能行?

小傢伙是他的忠實粉絲,看他一箭射中,立刻歡呼,「大哥哥厲害,我到現在能中靶,就很好了。文傑哥、文禮哥也練習好久才射中的,大哥哥一箭就射中了,真厲害。」拍的小巴掌通紅,還忍不住跳著小腳丫給他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