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十五章 衣服(求收藏求點擊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衣服(求收藏求點擊求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霍雲霆被這幼小的崇拜者這樣誇獎,摸摸鼻尖,其實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畢竟自己剛才好像還暗地裡對他姐姐那樣,真是不正人君子,人家還真是個小姑娘。所以這會兒,他也只能扯扯嘴角,拍拍小傢伙的頭頂,「你繼續練習吧。」

「嗯嗯,我也要早日變得厲害。」

等練完射箭,陳家兄弟和白子安一人一把小木劍開始舞劍了。這套劍法已經練了半年了,三人也小有成果。霍雲霆是看的出來一點門道的,雖然自己練的是近身格鬥,軍體拳、柔術、泰拳等等這些,但是都是武術,還是有點眼力。霍雲霆覺得這幾個孩子練的應該是古武,現在會古武的真是少之又少,白玉的師傅很了不起埃

這本來就讓霍雲霆很驚奇了,等白玉擺好小桌子和點心,兩人和邵軍一人一杯水,坐著看幾人練拳的時候,霍雲霆的驚訝就更多了。這拳法簡直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柔中帶剛,剛中帶柔,慢如浮雲,快似驚雷,萬般變化,真是神奇。

練完功,陳文傑和陳文禮對部隊好奇,纏著霍雲霆問部隊的事,小傢伙也鼓著包子臉,不管聽不聽得懂,也擠在中間聽的認真。最後霍雲霆實在不耐說話,就起身教他們軍體拳,白玉看著這拳法雖然簡單,但是他每一拳都充滿力量,也很不錯。

看了一會兒,白玉到廚房把泡好的黃豆拿到後院角落的石磨這裡,準備磨豆子做豆腐。小傢伙看了一眼,趴在小桌子上,亮晶晶的大眼睛閃閃發光,「喔噢,姐姐你要做豆腐嗎?」今天已經運動完了,白玉只讓記住霍雲霆的動作,不讓他跟著練習,怕傷了身體,影響發育。

「嗯。」白玉一邊把豆子放在石磨上,一邊推磨。

「安安還要喝豆漿,吃豆腐腦。」搖晃著小腦袋,得意又陶醉的小模樣。

正好這時候教完了,讓他們自己練習的霍雲霆看見白玉要做豆腐,他還從來沒見過豆腐是怎麼做的,挺好奇的,就走到白玉身邊看。看見白玉細細的小胳膊推著石磨一圈一圈的慢慢磨豆子,就自己接手推磨。白玉看看他,就讓在一邊,也沒說什麼,只是幫忙添水添豆子。

過一會兒,小傢伙不堪寂寞,也圍在二人身邊,甜膩膩的說幫忙,其實是搗亂居多,倒是因他氣氛添了許多歡快。霍雲霆做事不像白玉慢條斯理,是在部隊訓練出來的簡潔快速,很快兩人就合作做好了一板豆腐。現在已經有些能的天氣,也不會那麼容易壞,白玉就把他們放在籃子里濾水。

留了所有人吃飯,白玉就到廚房一陣煎炸蒸燉,做了滿滿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好吃食。身為在場唯一的成年人霍雲霆當然不好吃白食,在灶底下給白玉添柴加火。兩人偶爾聊一句,氣氛很是和諧。

飽餐一頓,霍雲霆雖然一向泰山崩而面不改色,但是在兩小孩家裡再次吃撐了,還是默默的有些不好意思,實在是太好吃了哇。不等白玉收撿碗筷,趕緊把碗筷收走到井邊洗乾淨。幸好是部隊出身,家務活其實難不倒每一個當過兵的人,畢竟人家的內務可比平常人家的要求高多了。

擦乾淨手,四個大點的孩子已經圍在炕上打紙牌。小傢伙一會兒趴在白玉的背上,一會兒趴在陳文傑的身後,反正每個人都轉一遍,最後各種給自家姐姐報別人的牌。但是就是這樣,白玉也沒贏,看得出來,她不大會,應該是沒玩過。

正好輪到白玉出牌,看她出的不對,霍雲霆伸手一指,「出這張。」白玉側頭看他,頓了一頓還是聽他的,出了那張牌。結果當然是白玉贏了,好歹軍校和部隊沒什麼消遣,三不五時的都會聚幾個人喝點小酒,打打牌,霍雲霆技術當然不差,贏幾個小毛孩子,簡直不要太簡單。

看他贏了,白玉把位置讓出來,「我不太會,你來。」說著抱著小傢伙坐到一邊,擺明了打算圍觀。幾個男孩,打牌都會咋咋呼呼的,出現大牌驚喜的喊,出錯了牌,哀怨的喊,白玉看了蹭著小傢伙的臉蛋微微笑,真活潑。

幾輪下來,霍雲霆完虐幾個毛頭小子。白玉阻止了幾人繼續玩下去,「好了,睡午覺。」懷裡的小傢伙早就迷迷糊糊的在小雞啄米了。

陳文禮掐一把小傢伙的臉蛋,興奮的說,「阿玉姐,你帶安安去睡嘛!我們自己玩。」

白玉想了想,的確很難安置霍雲霆,也就沒管,把小傢伙抱進了房間。霍雲霆才不動聲色的打聽,「白玉跟你們關係很好?」

「她一直這樣話少嗎?」

「平時你們一起都做什麼?」

。。。。。。

很快幾個傻小子就把白玉漏個底掉,房間里的白玉不覺得霍雲霆的到來,或者知道什麼會影響自己的生活。因為幾人知道的連皮毛都不算,所以根本沒有分神來聽他們講話,只是閉著眼睛輕輕的拍哄小傢伙睡覺。

白玉家裡因為有小孩子,午飯一向是比村裡早一些的。所以白玉哄孩子的時候,很多人才從地里回來準備午飯。這時候才注意到白玉門前那輛軍車還停著。村裡的大嘴巴孫嬸兒,經過白家老屋的時候,大著嗓門打聽,「白家老太,白老二門前停著好氣派的一輛軍車,你曉得不?是不是你家啥親戚啊?怎麼只去白老二家,沒來你這兒?」

聽著這人好奇又諷刺的話,白老太婆又氣的要死,這白老二一家生來就是和自己作對的,可是自己連續在白玉手上吃了幾次大虧,還真不敢貿貿然上她家去。白老太想了想,派正在家餵豬的白丫去看。白丫因為爹不疼、娘不愛,早早輟學在家幫忙做家務,根本不敢反抗家裡,聽了話,趕緊跑著去白家小院。

等白家老屋的人,真確定了白玉門前停著一輛軍車,都很納悶。白老大當然不放過這巴結外面大人物的機會,主動請纓去白家小院看看。

所以白老大敲開小院的門,開門的陳文禮看到白大伯是很驚嚇的。啪嘰,拍上大門,衝進白玉的房間,「阿玉姐,阿玉姐,白大伯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陳家因為和白玉家走的近,是很知道白家老屋一家人是沒個好人的,這會兒,白大伯親自上門了,還不知道會對白玉做什麼呢?所以小小子陳文禮才這樣著急。

聽見吵鬧聲的白子安,動了動小身板,像是要醒過來,白玉拍拍他,輕聲低哄幾句,就又睡沉了。然後白玉沉著臉坐起來,伸手點點陳文禮的額頭,才穿鞋出門。握著一把牌的霍雲霆聽見了陳文禮的喊聲,皺了眉頭,看白玉出來,「要幫忙?」

白玉搖搖頭,出到廳堂門口,就看見了自己推開院門,已經進來了的正一臉驚呆了的白老大。白老大怎麼能不驚訝,這白家小院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好看。他說不出哪裡好,就是覺得比自己家好了不止十倍。也不想想自己院里都是什麼,雞窩、雞屎,堆的亂七八糟的雜物,哪能跟清幽雅緻的白家小院相提並論。

看他半天不說話,白玉雙手抱胸,眼含興味,靠著門框,也不出聲。半晌,白老大回過神來,「咳咳,那個,那個,阿玉啊,家裡來客人了?」

「嗯。」

「你小孩子家家,哪裡會招待,讓人家去老屋那邊吧。大伯讓你奶做幾個好菜,好好招待客人,免得讓人瞧不起。」白老大一臉,我在為你好的表情。

真是好笑,這是想攀高了,想把人請回去,打聽打聽人什麼職位,可不可以得些好處了?白玉默了一默,「那你自己問他吧。」

一直關注這邊的霍雲霆立刻傳聲過來,「不去1

這冰冷的語調,簡直把人要凍僵。院里的白老大,也感覺到聲音里的嚴寒,只是還是不甘心,繞過白玉進到廳里,看著是個英武不凡的大小夥子,好傢夥肩上的肩章,最起碼是個連長呢,趕緊諂媚道,「您這是哪裡話?阿玉還是個小孩子,哪能招待的好您。您到我家裡,我讓炒兩個好菜,好好陪您喝一杯。」

原小姑娘的記憶里,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白老大,他一向是在家裡沉默不言的,一直在幕後策劃著一切。這會兒還真是放下了身段,整個一諂媚小人的模樣。

拿著一把牌的霍雲霆長身而立,迎面而來一股森嚴之氣,「不去。」畢竟是在戰場上廝殺過的,特意釋放的殺氣,白老大根本承受不住,被嚇得兩股戰戰,強硬堅持,使自己的聲音不那麼顫抖,「好的,好的,那我就知道了。阿玉,那你好好招待客人,大伯先回去了。」

不等有人回應,就轉身匆忙的走了,像身後有狗在追一般。白玉感嘆,這真是欺軟怕硬的典型了。看來對白家,只要比他們更狠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