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十九章 打跑小的來了大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打跑小的來了大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過了有半小時,小傢伙汗噠噠的跑過來,仰著脖子讓白玉給他擦汗,嘴巴里還不讓空閑的說,「姐姐,你也放風箏吧。文傑哥哥和文禮哥哥的風箏都放好了。安安給你托風箏。這個美人風箏很漂亮的。」

「好埃」給他擦好了,白玉才答應。也不管這些東西,這會兒這麼多人在這裡跑來跑去,應該沒有人敢來拿,就算拿了也沒什麼,就是些吃食罷了。

白子安興奮的眼睛亮晶晶的托著美人風箏,邁著小短腿往後退。等白玉說好了,才站定。白玉便扯著風箏線跑起來,一次,便將風箏放飛了起來。小包子跑到白玉身邊,激動的給白玉鼓掌,眼睛瞪的圓溜溜的。等風箏穩定的飛升之後,白玉蹲下*身子,將線柄讓小傢伙握在他胖胖的手裡,「對,對,你左手的一根手指別住這裡,不能讓風箏線自己扯出去。然後右手扯線,等風箏飛穩了,左手再鬆開一點,放出一些風箏線。」

「嗯嗯,就是這樣的,安安。」

。。。。。。

白玉一直在小傢伙旁邊教他怎麼放風箏,美人風箏在小傢伙手裡越飛越高之後,白子安的臉蛋漲的通紅。這還是小包子自己第一次放風箏呢。以前最多也就是看著別人放風箏,村裡的小夥伴自己玩還來不及,哪會捨得把自己的風箏給白子安玩。可憐見兒的,第一次扯風箏線,看把他給激動的。

看他熟練了,白玉便坐在草地上,看他挪動小身板,控制著風箏,眉目宛然、溫柔如水。旁邊的初中、高中的小夥子們,都被白玉這樣的美貌溫柔給迷得不知道東南西北了。等自己的風箏一頭栽倒在地,才醒過神來,急急忙忙的去撿風箏。還有好幾個牢牢地纏在一起,但是又沒有掉下來。幾個人在地上繞來繞去、扯來扯去,還是解不開,最後沒辦法,只好同時收線把風箏給扯回來,再解開。

白玉可不知道這許多人被自己的美色所迷,只是靜靜坐著。玩了,四人才收拾東西,準備回鎮上。可是一天中的小麻煩可能是不止一個的。

鎮口上一群穿的弔兒郎當的二十五六的青年人,鏡惱荊有一個人閑閑的在嘴裡叼根狗尾巴草坐在地上,仔仔細細的看來往的路人,好似在找人一般。白玉彎腰將高興的一路上都蹦蹦跳跳的白子安抱起來,小傢伙正高興呢,不大樂意被人抱。可是可能小孩子天生敏感,他很容易的感覺到了白玉的嚴肅態度,只好忍下了嘴巴里的不同意,乖乖的張開胳膊環住白玉的脖子,烏溜溜的大眼睛不住的觀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為有這樣貌似嚴陣以待的一群人,白玉在距離還遠的地方,便仔細看了看他們其實只看了一眼,就發現這中間坐在地上嘴巴里叼根狗尾巴草的男人,跟剛剛被陳文傑打了的男孩有親緣關係。看相裡面就有一種從眉形、眼角、臉型等等看出有無血緣關係的計算方式。所以白玉雖不確定這人是不是因為自己的親人被打了在這們,但是既然有這個可能,那當然要第一時間把白子安帶在自己身邊了。畢竟自己身邊肯定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文傑把文禮看好了。」白玉抱著白子安低聲提醒陳文傑,但是她內心是一點也不緊張的,只是對方人多,怕他們最後不小心傷到了小孩子,還是多注意一點的好。陳文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跟白玉在一起時間久了,他了解白玉,他是不會隨便說話的。

果然白玉的猜想是沒錯的,剛剛到那群人邊上,叼著狗尾巴草的高群就站了起來,一臉不屑的樣子看過來,對著陳文傑勾手指「那個拿著大龍風箏的小子,你給爺過來。」

「有什麼事嗎?」陳文傑當然不會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只是把弟弟陳文禮擋在身後沉聲問。

「嘿,來你們告訴他,也找他什麼事。」高群痞笑著朝身後的小混混們一招手。

「你這小子好不識趣,我們大哥找你是你的榮幸知道嗎?」

「誰叫你這臭小子不開眼,惹誰不好,惹上我們大哥的堂弟。」

「就是、就是,我們大哥本來肯定是不會把你這樣的小嘍看在眼裡的。這不是哥幾個這兩天都沒找到樂子嗎?正好你送上門來了,這不來消遣消遣。」

「怎麼你小子還不樂意不成?」

。。。。。。

原來這個混混大哥高群跟高毅這兩人的爺爺是親兄弟,他們也算是堂兄弟了。高毅的爸爸跟高鎮長又是親兄弟,高群想在鎮上橫行霸道,沒有人敢找他的麻煩,可不得就好好的巴結巴結孝敬孝敬高鎮長。雖然不能明著罩著他,但是暗地裡開個方便,給警察說個好話什麼的,還是可以的。以前就因為討好的得力,多少次他被抓進派出所里,也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最後還不是安安生生的出來了。

本來為小孩打架出頭這個事,肯定不包括在高群討好高鎮長的範疇內的,畢竟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沒有哪個少年男孩不打架的,而且看高毅那個樣子也沒被揍得有多厲害。要是放在平常,高群肯定笑笑就過了,絕對不會找過來的,管這樣的小事,他嫌掉價兒,傳出去也是上不了檯面。

問題是今天不是平常時候啊,就前幾天,他上叔叔高鎮長家,聊天的時候說錯了話,惹他發了大脾氣。所以今天才找了手下的兄弟一起出來逛逛,商量商量弄點什麼東西哄哄他,都是為了以後日子舒心嘛。尋摸半天,沒弄出個頭緒來,高群心裡煩躁的要死,正對著小弟們踢踢打打的發脾氣呢。這時候看到灰頭土臉、氣恨非常的高毅往家裡走,想著高鎮長自己只有一個閨女,所以平常對這親侄子高毅也是十分看重的,看他氣成這樣,明顯就是被揍了的模樣。他不正好想找找人出出自己心裡這股惱氣嘛,就上前問問誰得罪了他,具體怎麼回事。結果他們就守在鎮子口,等著拿大龍風箏的倒霉蛋送上門當出氣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