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五十章 放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放假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部隊里經過一系列的教育,孩子們的教育風暴總算是平靜下來。白玉和白子安都不知道,他們無意中在部隊還當了次名人了。

時間緩緩而行,很快就要放寒假了。96年的元旦沒多久,白玉就迎來了人生第一次的期末考試,這學期已經大大小小考過好幾次試了,早就沒有了新奇感。只是小學的寒假來的比高中生早一個星期,把小傢伙一個放在家裡,白玉不放心,他自己也不樂意。所以考試周,白玉在考場考試,他就坐在監考的老師旁邊,白玉給他擺好點心水杯,他就抱著一大本厚厚的英語原文的福爾摩斯探案集看,這是之前比賽的時候白玉在D市買回來的。

兩個人一起看,看了再討論,莫名的收穫很多。

監考老師看著這孩子肉肉的小手掌整個張開,恨不得還沒有書厚。但是他看的認真極了,看著看著,還握著鉛筆在他自己的小本子上記筆記,一手英文字寫的好看極了。這老師就一直盯著小傢伙看,連自己監考的職責都忘記了。還是有人的文具盒掉地上,砰的一聲響,才讓他回過神來。

等他仔細看了考場,發現學生們都很規矩,他才彎腰湊近白子安的小腦袋旁,輕聲問,「小朋友,你都看的懂嗎?」

「不是啊,有的案件看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是這樣。只有很少的案件,能在揭曉答案之前,想清楚誰是兇手,和為什麼他是兇手。」白子安用小胖手抓抓自己的頭髮,他剛剛寫筆記,就是有些地方想不通。

監考老師聽了他的話,默默的端正了身子,內心已經受到深深的打擊。這麼小的丁點孩子,竟然已經能完全無障礙的看英文原文書了,讓他這當英語老師的情何以堪。默默地緩了緩內心奔涌的情緒,監考老師又湊過去,「那你能告訴老師,你是怎麼學習英語的嗎?」

「啊?」突然聽監考老師這麼問,白子安有一秒時間沒反應過來,抿抿嘴才說,「哦,老師問學英語啊?背字典啊,然後用背的單詞和句子跟姐姐對話。」

「背字典?」監考老師驚訝。

「嗯吶,好不容易背完了小的英漢字典,可是姐姐找來了更厚的牛津字典讓背,那個我還沒背完。不過我姐姐背完了,她在背別的。」小傢伙晃晃腦袋,一臉可愛的說。可是在監考老師的眼裡,這孩子一點都不可愛,哪裡可愛了,這是披著可愛麵皮的學習小魔怪好么?這都是要逆天了的節奏。

幸好白子安不知道這老師在想什麼,不然恐怕要驚訝的嘴巴能塞進個雞蛋,因為從來沒有人說過他不可愛。監考老師暗地磨了磨牙,才繼續問,「你姐姐在背別的什麼?」

「我不認識,聽姐姐說是法語和西班牙語吧。因為她買了這兩種語言的幾本書,聽別人說寫的特別好,不讀不行。姐姐說到底寫的有多好,能得這樣的評語,所以她要先學會這兩種語言。老師你能等之後再問我問題嗎?我一說話,我姐姐就抬頭看,會讓她分心的。」小傢伙扯著監考老師的袖子,奶聲奶氣眼巴巴的問。

咳咳,監考老師不好意思的咳嗽兩聲,才默默的坐直了身子,撫著下巴,直盯著白玉看,這孩子年紀小小的韌性倒是挺好的。

因為學生的考場定了是不會再變的,所以白玉之後的每門考試都是這個老師監考的。所以這老師趁著這機會,問了白子安很多關於白玉的問題。但是白子安得了白玉的吩咐,問到不能回答的問題,就說不能說,把個監考老師氣的要死。平時在家裡,學什麼有什麼不能出去說的,白玉早就叮囑過他了。他知道,白玉跟他解釋過了,只是不希望學校里的老師,知道自己會的東西之後,莫名的幫她拿主意參加一些比賽什麼的。畢竟白玉還是很尊師重道的,並不想跟老師之間產生不愉快。最最重要的是白玉覺得華夏有句話還是很正確的,人怕出名豬怕壯,就這樣看來,人還是低調些,才能過的更好。本來把弟弟帶到學校來上學這件事已經夠高調了。白玉覺得在可控制範圍內,還是不要太出名了比較好。

小傢伙雖然不是真的能明白為什麼不願意參加比賽,但是還是堅決的執行姐姐的話,做最聽話的小迷弟。

順利的結束了期末考試,陳二虎趕著牛車來接三人回村,收拾了大包小包,一行人回到了村裡。王二嬸早就等在村口了,看到他們高興的不得了,「回來了?去家裡吃飯,飯早就做好了。」轉頭就朝著陳二虎喊,「你說你這人就不能快點帶孩子們回來,飯菜都要冷了。」也不等陳二叔反駁,就揮了揮手,不耐煩的說,「行了行了,趕緊回家,讓孩子們吃口熱乎飯。阿玉、安安,文禮在家裡等著呢,回去偎在炕上,暖和的很。」

「好。」白玉摟著小傢伙,朝王二嬸點頭,雖然沒笑,但是也可以看出來她很溫和。

在家裡安安靜靜呆了一個星期,白玉就扛著小傢伙,背著行李向京都出發了。在之前的D市省級比賽中,白玉不知道其他人水平怎麼樣,但是還是覺得自己寫作文的水平比較高,就下定決心只用心寫了作文,要是不能被選上,只當這次沒有緣分去京都。所以到了奧數比賽的時候,白玉就花了很多時間寫最後的壓軸題,等寫好了這個才慢悠悠的寫別的。結果果然是被選上了作文方面去參加國家級比賽。

這次出門就只有兩個孩子,還要去那麼遠,陳二叔和王二嬸怎麼都不放心,都勸白玉把白子安放在家裡,讓他們來照顧。

「阿玉,你說你這是參加比賽是正事,還有老師陪同,二嬸肯定是支持你的。但是你帶安安去哪能行?出門在外,人生地不熟的,這二嬸哪能放心?」

「你二嬸說的對,這樣不行。」陳二叔也沉沉的點頭,也是一臉的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