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七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明語馨很生氣,本來霍雲霆話就很少。這一整年都沒回過京都,今天好不容易碰見了他,卻沒來得及說幾句話。她很不甘心就這樣讓他走,還這樣照顧一個女孩子,讓她嫉妒又很不安。誰不知道京城二少不好女色,對女性除了自家奶奶、媽媽、妹妹,其他的都是敬而遠之。偏偏這樣的二少現在對一個女孩子呵護備至,雖然她年紀還小,但是已經足夠讓默默喜歡霍雲霆的明語馨生出戒備之意。她一副小妹妹的嬌俏模樣,欠著身子扯住霍雲霆的袖子,「二哥,我們多不容易才能見一次,別這麼快就走了。白玉都能自己帶著弟弟來京都了,哪能回不去她住的地方。子為哥回來沒,把他叫出來,我們幾個找個地方聚一聚。」

霍雲霆沒打算理她,他心裡還亂著呢!白玉一個小姑娘帶著弟弟,雖然白玉本事高,但是自己沒遇到也就罷了,遇到了,認識一場,怎麼也要照顧一點,哪能就這麼讓人自己回去?不過他想了想的確是很久沒跟這群好朋友聚一聚了,他扭頭朝著幾人說,「後天晚上到帝豪,我們聚聚。」

張正一向細心,看的出來明語馨特別想留下霍雲霆。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妹妹,這麼件小事,也不想惹她不開心,便站起來攔住霍雲霆說,「二哥,後天是後天。現在才下午兩點鐘呢,你把白玉送回去,人家在旅館呆的也會無聊的。我們找個地方玩一會兒,吃了晚飯,你再送他們回去唄。」

其他人也幫腔,就這樣,一眾人又轉戰了私人會所黛色,找了個包間,白玉抱著小傢伙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霍雲霆、侯俊彥、明耀光、於志楠四人打麻將,明語馨和李鶴鳴觀戰。

小傢伙還是第一次看電視,興緻勃勃,兩眼睛簡直要鑽進電視屏幕,白玉也是第一次看,哪怕看的是幼稚的動畫片,也跟小傢伙一樣看的不由抿著嘴輕笑。這世間還有這麼有趣的東西,真有意思。

打麻將的幾個很快就熱鬧起來,各種叫牌笑罵的,開心熱鬧的很。白玉把瑤光送走了就放下了那件事兒,這會兒聽著這個吵鬧勁兒,白玉還看了看手提搖籃里睡的安靜的小娃娃,在心裡感嘆,小娃娃總的說來還是個乖寶寶,這麼吵鬧也沒有醒。又過了一段時間,都到下午四點了,白玉看小娃娃還沒醒,就覺得不對了。一下子把小傢伙放在沙發上,走到放在一邊的小娃娃的手提搖籃,果然小娃娃已經燒的滿臉通紅。她這突然的動作,別人沒注意到,霍雲霆哪能不知道,要不然偵察兵就白當了。

把牌倒扣在桌上,走過來,白玉已經握著小娃娃的小胳膊把脈了。看到這,霍雲霆就沒有出聲,還伸手阻止了跟來的要上前的幾人。白玉把完脈,知道了就是小孩哭累了,又出了一身汗,有點傷風。從隨身書包里,找到為了小傢伙制的藥丸子,拿了一顆,取二分之一,化了水,得了一匙藥水,小心餵給小娃娃,又用小傢伙的奶瓶餵給小娃娃一些水。中間小寶寶要哭,白玉伸手準備抱她的時候,想起來答應過白子安不再抱別的小寶寶了,就只是輕輕拍她的小襁褓,小寶寶哼唧兩聲就又睡著了。

白玉這才把東西收起來,站到一邊去,李鶴鳴這才緊張的蹲到小娃娃的搖籃邊,摸了摸小娃娃的額頭,「二哥,囡囡這是發燒了。白玉,你給囡囡喂的是什麼?」

「有點傷風,餵了點葯。」又伸出手,把裝葯的小瓷瓶遞給李鶴鳴,「這是我給安安準備的,一整顆對小娃娃來說,藥量大了。你每次給她喂半顆,一天吃兩次,後天就會好了。她的燒一會兒就會退的,你不用著急。」

看她年紀這樣小,李鶴鳴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她,就猶豫的沒有立馬接過來,但是他也知道霍二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看進眼裡的,難道真的有些特殊的本事?想到這些,他也沒有出言拒絕,就顯得猶豫不決。

這一猶豫就給了一直被自家哥哥扯著不能上前的明語馨機會,她嚷嚷著,「白玉,你自己還是個小姑娘呢,又不是醫生,哪能隨便給囡囡喂葯吃。吃壞了,你付得起責任嗎?」

扯著她的明耀光看著冷眼掃射過來的霍雲霆,心裡暗嘆一聲,壞了。這妹妹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說話就這麼帶刺兒呢?沒見著這姐弟倆入了霍二哥的眼了,不好好對待,還專門得罪,她沒事,自己這做哥哥的肯定要被收拾慘了。想到這,明耀光趕緊伸手捂住自家妹妹的嘴巴,「二哥,你就當沒聽到,我會好好跟她說的。」

不過聽了明語馨話的白玉倒是回過神來,哎呀,一時衝動了,他們又不知道自己會醫術,的確不該沒問人家爸爸,就給人家孩子喂葯。這樣想,臉上就露了慚愧、不好意思出來,明語馨看到了就更得意了,一把扯掉明耀光的手,「哥哥,你擋著我幹什麼,你看白玉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白玉你怎麼能什麼東西喂,還不知道是什麼葯呢?」

霍雲霆接過白玉手裡的瓷瓶,拍拍白玉的肩膀作為安慰,「小八,接著吧,阿玉的醫術沒什麼好懷疑的。雖然我沒見過她救人,但是一手銀針是相當出神入化,就跟電視里的點穴功夫似的,對待歹徒扎一個昏倒一個。」

聽霍雲霆這樣說,李鶴鳴就沒什麼好懷疑的了,趕緊接過藥瓶。白玉趕緊說,「明語馨說的對,我不該不問你就擅自給你家小娃娃喂葯,畢竟你不知道我會醫術,這樣確實冒失。」

「沒關係,二哥這麼相信你,我也相信你。」李鶴鳴彎腰低頭親了親小娃娃的額頭,才又對著白玉說,「沒想到你還會醫術啊!真了不起。要不是你,我還沒想著囡囡不對勁呢。」說完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自己這當爸爸的還沒人家第一次見面的小姑娘對囡囡上心,白佔了爸爸的名分似的,「白玉,囡囡是為什麼生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