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七十四章 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回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霍雲霆能說什麼,什麼也沒說,板著臉繼續吃飯,可是他臉的越緊,在蘇酥的帶動下,幾人臉上的興味也越濃厚,好似能看著霍雲霆的臉下飯一般。

受不了的霍雲霆飯都沒有吃完,拿了車鑰匙就匆匆出門了,把背後眾人的笑聲都拋在腦後。他到旅館接了白玉,好似完全忘記了前一天發生的事,一如往常的和白玉相處,這讓白玉也鬆了一口氣,因為修鍊之人不在特殊情況下,是不能朝普通人使用靈力的,不然會受到懲罰。所以白玉並不能對著霍雲霆再次施法,讓他把之前的事給忘記。現在白玉能明顯的感受到,霍雲霆已經把這件事放下了,因而白玉便徹底的放下了。

霍雲霆沒有帶著白玉和白子安去名勝古,想著他倆應該去過了,反而帶他們去逛衚衕,老舊的房子,去看那些沉澱了歷史記憶的老舊東西。門口曬太陽的老人,衚衕口的石墩子,院子角落的老柳樹等等,入眼的都是故事。在溫暖的太陽底下,衚衕口的大樹下,坐著小板凳聽老人講古。

深入衚衕里,找到各種老手藝的匠人,核雕、旗袍、緙絲、玉雕、瓷胎竹編、團扇、紫砂……每一種都是傳承和藝術,這些都深深的震撼了白玉,原來只是小小的手藝人也是歷史,也是感動。她虔誠的聽著這些人講的每一句話,感受著他們每一分自豪和喜愛。雖然他們經歷過許許多多的痛苦,國家的、民族的還有手藝傳承帶來的,但是他們還是由衷的熱愛著腳下的土地,熱愛著自己的技術以及他們的生命。

直到夕陽落幕,白玉意猶未盡但是對霍雲霆充滿感激,「霍二哥,謝謝你。今天過得真愉快。」

或許連白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臉上現在掛著的是多麼愉悅的笑容,霍雲霆看著這朵笑花,就覺得今天沒有白來。他認識的白玉都是冷靜理智甚至是淡漠的,她所有的在意好似都用在了弟弟白子安身上,順帶著放一點注意力在陳家人那裡。霍雲霆的偵查力敏銳的發現,這個漂亮的小姑娘似乎是對她自己和她自己的生活都沒有多少在意,她甚至是沒有獨屬於完完全全只關於自己的目標,很孤獨很寂寞的樣子。年紀小小的,偏偏暮氣沉沉,這樣多不好。所以霍雲霆覺得要帶她多看看,看的多了,自然眼界就更開闊了。白玉可不就是沒見識嗎?她現在叫的出名字的人估計還沒超過一百個,哪能有什麼見識?看再多的書,也不能彌補她沒有與世人生活過的缺失,她以前差不多就類似一樽活雕塑吧?雖然這些霍雲霆都不知道。

不過現在看到現在多了一絲鮮活氣兒的白玉,霍雲霆雖沒說什麼,但是眼睛里都是高興。他摸摸懷裡小傢伙的小腦袋,「這有什麼,你要是喜歡,以後有機會我還來帶你們逛。京城裡這樣的地方多的是。快回去睡吧,我明天來接你,送你們上火車。」

「還有謝謝你的葯。」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翌日,把昨天買的工藝品找了快遞寄回家,就被霍雲霆送上了火車。霍雲霆給列車員打了招呼,亮出自己的軍人證,單獨給了白玉一個包廂。靠著每頓到餐廳買的白粥,白玉順順利利的把小傢伙的兩隻小奶狗帶回了青山鎮。

鎮上,陳二虎早就等在文華路的院子里,接到兩個孩子,先掃描儀似的把兩人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看一遍,發現沒缺胳膊沒少腿的,也沒瘦,就欣慰的笑了笑。白玉整理好要帶回下林村的東西之後,陳二虎趕上牛車,就把白玉姐弟帶回了下林村。王菜花抱著白子安拉著白玉好好親熱了一番才算罷了。晚上,陳家一家加上他倆,熱熱鬧鬧的吃了一頓飯。小傢伙抱抱這個、撲撲那個,嘰嘰喳喳的講自己的見聞,偏他口齒伶俐,又帶著小孩子獨有的天真討喜,讓幾個沒去過大城市的人連連驚呼。最後,小傢伙挺著小胸脯站在炕上,鼓著臉蛋,特別逗的珍而重之的給幾人介紹自己的新家庭成員,「二叔、二嬸、文傑哥、文禮哥,這是姐姐在京都給我買的小狗狗,這隻全白的叫胖胖這隻耳朵花的叫嘟嘟,以後你們叫他倆胖胖嘟嘟吧,不許再說我胖胖嘟嘟了,知道不?」

幾個人先是面面相覷,然後就是哄堂大笑,白玉也是忍俊不禁,這小傢伙知不知道小孩子裝大人更逗了。這次出門之後,白玉臉上的表情更豐富了,陳二嬸看了很是開心,覺得孩子這次出去玩一玩散散心,是真走出來了,不像之前怎麼都露不出個笑模樣來。

其實是王菜花誤會了,白玉是太久太久沒有表情了,她不會笑,所以有時候開心的時候,她也會觀察白子安暖融融的笑花跟著學一學怎麼笑。結果被王菜花看見,就以為這小姑娘這麼開心的時候,扯扯嘴角,還是笑不出來。這可不刺痛了她這一顆慈母心腸嗎?她可是把白玉當親閨女疼的,這閨女傷心的都笑不出來了,這當媽的心裡怎麼能不難過。可是她也不想老在孩子面前哭,再惹孩子傷心,所以她每發現一次白玉扯了嘴角卻笑不出來,晚上就要撲在丈夫陳二虎懷裡哭半天,實在是心痛難忍。

至於陳二虎,他也看到過幾次,也跟王菜花以為的一樣覺得是白玉太傷心了。可是他一個大男人總不能陪著媳婦兒哭吧,只好抱著媳婦兒,給她拍背,夜裡躺在炕上長長的嘆氣。那一聲一聲的嘆息,沉沉的,充滿心痛和無奈。只有白日起來更用力的幹活,想減輕點白玉的負擔,讓小姑娘肩膀上的擔子輕點兒。田間地頭上,他總是想,這樣輕一點兒再輕一點兒的,他的小姑娘阿玉是不是某一天就會再笑的像春天裡開在田埂上的小花一般模樣呢?每想一次,就更用力的揮下手裡的鋤頭。這就是這個農村漢子所有能給予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