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七十五章 白家人冒泡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白家人冒泡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雖然白玉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但是她能感受到這一刻,陳家夫妻倆人輕鬆了許多的心情。夫妻倆看著他們想,姐弟倆摟著坐在一起,笑的溫溫暖暖的,多好埃想到這,陳二嬸背過身偷偷擦了擦眼角,一向心細沉穩的陳文傑看見了,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拍拍自己媽媽的後背。然後轉頭逗白子安,「安安,那以後不說你胖胖嘟嘟了,說你粉粉嫩嫩,行不行?」

瞬間,小傢伙那個頭搖的撥浪鼓一般,跟霍雲霆呆的久了,他越發想要成為一個男子漢了,大聲嚷嚷,「不行不行,我是男子漢,哪能粉粉嫩嫩?可愛帥氣,勉強可行。」說完還昂昂小脖子,神氣活現的,奶聲奶氣加上圓圓滾滾的樣子,逗得陳家人笑的肚子痛。

可能見不得白玉開心順遂,白家老宅第二天一大早就派白丫來白家小院,喊白玉和白子安過去,有事說。可能是在白玉手上吃過虧,其他人對於來白玉家都避之不及。所以到最後只有最沒有存在感,最受欺負的白丫過來,即使白丫也是萬分不情願的。

她從心裡很羨慕白玉和白子安,雖然他們沒有爸爸媽媽,但是白玉有本事把自己和弟弟照顧的很好。他們過得這樣幸福,幸福的讓每日受苦的白丫羨慕極了,她做不到讓自己幸福快樂,但是看著他倆,有了觸手可及的憧憬的對象,白丫也覺得自己好似還有了希望,所以她不想白家老宅的人來破壞白玉姐弟倆的這一份小美好。她每天跟白家人在一起,儘管她不知道這次他們要白玉姐弟過去做什麼,但是白丫知道那一群吸血蟲是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只是就算她萬般不願,可是她沒本事、沒勇氣,然後自己就成了破壞這幸福的一份子。雖然只是來叫他們過去,什麼也不用她自己做,但是白丫還是從內心覺得自己做了幫凶。因而見到白玉的時候,她慚愧羞惱的抬不起頭來,只有矮豆丁白子安抬頭的時候看到了堂姐紅紅的眼眶。

小傢伙記性好,還記得爺爺奶奶待自家不好,看到她好似要哭了,抿抿嘴唇把要出口的問話忍住了。等白丫轉頭回家了,他跟白玉纏磨了半天不願意去,發現白玉根本不為所動,只自顧自的整理陸陸續續寄過來的包裹。發現這一點的白子安背過身子,抱著霍雲霆送的玩具汽車生了會兒悶氣,又偷偷摸摸的蹭過來,伸著小手指戳戳白玉的胳膊,眨巴著眼睛似含著一汪淚,小小聲的說,「姐姐別生氣,安安沒有不勇敢,就是覺得看見他們就不開心。」

小傢伙並不是害怕老屋的人而不敢去,只是小夥伴們家許許多多的爺爺奶奶大伯小叔都很好,偏自己家的總是一副惡人模樣,對自己和姐姐白玉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惡聲惡氣,從來沒有好臉色。他一想到這些,就會不太開心,特別是爸爸媽媽相繼不在了以後,他從心裡更渴望長輩疼愛了,這種情況之下就越是不開心。

一直整理東西的白玉,看他這樣悶聲悶氣的,才伸手攬住他的小肩膀,兩人額頭抵在一處,「沒有他們,安安也會過得很開心,所以把他們當做普通的村裡人就好了,對不對?」對於小傢伙想要親近的長輩這一點,白玉是真的沒有辦法,白家老屋的人各個不是善茬,根本不可能對小傢伙心存好感的。白玉仔細打聽過,知道他們恨不得姐弟倆趕緊死了,好霸佔房子給在C市裡打工的二堂哥白子祿騰做婚房用。

其實白玉也不想去,但是想到還要在這村子里住兩年半,就不好把名聲給弄壞了。他們吃虧在是晚輩,這時候雖然不嚴格的講究天地君親師,但是人們也還是注重孝道的。畢竟村子里都是群居,名聲不好,很多事不太方便,就比如說以後要是給白子安遷戶口換學校這些證明材料沒有村委會的蓋章,就不好辦。白玉是打算自己以後往京都考大學的,肯定要帶上白子安的。這次在京都白玉也打聽過了,他要在那邊上學,還是戶口轉過去比較好。所以壓下心裡的不情願,白玉收拾好東西,就牽著小傢伙一路閑閑的往老屋走去。進了院子,早就等著的白老太,看見白玉只輕輕的提了幾個蘋果,本來就冷硬的表情就陰沉的恨不得滴出水來,胸脯起起伏伏,呼呼的喘粗氣。她也不想想在這山村裡要吃到這又大又紅的蘋果也是要花不少錢的。

「你倆是不是當你爺跟奶已經死了,啊?都年根下了,養老錢呢,過年的肉呢。你個丫頭片子不是會打獵嗎?還採草藥賣了錢。我可聽說你還得了個什麼省級獎,人還獎你800塊錢呢,給我交出來。」白老太雖然害怕白玉,但是錢是人的膽,更何況這次家裡所有人都是仔細商量好了的,大兒子一家、小兒子一家還有老頭子都說了會支持自己。再加上為了從白玉手上要到錢,老太婆這會兒膽氣可是足的很,有一家人做後盾,她就不信這丫頭片子還生了三頭六臂不成。

95年的山腳下的農村,800塊錢雖然算不上天文數字,也是普通的村民極難擁有的數目。一年到頭一大家子人在田裡日夜勞作也就只能賺到這麼多錢吧,可是這錢,要一家子吃穿,還有孩子上學花用,到年末能剩下百十來塊就是極會過日子的人了。白老太婆聽人說的時候,白玉已經帶著白子安上京都了,找不到人的她日日在家裡驢拉磨是的轉,簡直抓心撓肝,一刻也安生不了,在家裡咒罵了好幾天。再說了,京都是什麼地方,這倆倒霉鬼哪裡配去那地見識,又擔心白玉把錢都花了,就更是坐也坐不穩,站也站不住,在家裡摔摔打打,搞得院里其他人,生怕撞上了槍口。特別是昨天村裡人說白玉一回來就從陳二話家裡搬回來好幾個包裹,又大又沉,原來是在京都的時候買的東西不好帶,先寄回來讓陳二虎幫忙收了,想到包裹里的那些好東西,老太太就一夜沒睡安生,抓心撓肺的想都搬到自己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