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七十六章 不說,你就不知道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不說,你就不知道自己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你個賤人、賠錢貨,有爹生沒娘教的東西,今天老娘好好教訓教訓你。這麼多錢?這麼多錢?你就自己花了,有沒有老人,有沒有良心?老婆子老天拔地、費心費力養活了你爸,他娶了媳婦忘了娘,只顧他自己老婆,為了你這個小賤人,作天作地的不要爹娘,要跟老娘分家。他這個喪良心的就兩腿一蹬死了,老娘養大他一場,沒享到他一點好埃他死了就死了,怎麼不把你這個小賤人也一起帶走,留在這氣我老婆子。你們一大家子都喪良心埃」

她一邊罵一邊揮著雞毛撣子要抽白玉,白子平在一邊喔喔叫好,白玉當然不可能讓她打了,左閃右避,輕鬆寫意的很。一直到白老太自己累了停下來,一手撐著桌子呼哧呼哧喘氣。白玉才說,「聽奶奶的意思是我花自己的錢,還要跟您老請示一番。就好比隔壁王大娘要做飯,要量多少米,還要來問問大伯母一樣。你們不覺得可笑嗎?」

白家人可沒覺得有什麼可笑的,白玉姓白,就得歸他們這一屋子人管。白子福看根本要不到錢和物,也教訓不了她,怎麼也忍不了心裡的一口氣。他一定要想辦法把這丫頭給拿住了。

所以他厲聲斥責,「白玉你怎麼說話的?」本來白玉以前就是膽小的性子,白子福以為這幾次白玉的轉變肯定只是為了養活弟弟,心裡故作硬氣些罷了。但是老話說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自己大聲嚇唬嚇唬她,多少她那膽小的性子還不被嚇到啊,到時候還不是任自己拿捏。

「這一屋子人,除了白丫和子平哪個不比你大,爺奶、叔伯嬸娘的都在,還都是你的長輩,你就說話這樣不尊敬了。我看你買再多的書,也白讀了。爺奶還在,你二房本來每年交的200養老錢,哪能不交?趕緊在過年之前交過來,你這樣沒教養,我們實在是不想再管你了,把錢交過來就別來了。」

白子福小學畢業,學習成績不好,再加上他小時候白家也是真沒錢,可能真要是他聰明,也沒條件送他繼續上學。但好在他心眼靈活,嘴皮子利落,在外面狐朋狗友一大群,混了個在上林村的磚瓦廠的出納的工作,也算是有個固定又輕鬆的工作了。他是家裡的長子長孫,從來都是有話語權的,再加上他月月拿活錢回來,連他爸白大伯在家的分量都沒他重。以前白老二夫妻還在的時候,在他面前也只有聽說的份兒。當然,他也不是傻子,如果說白老二夫妻,肯定沒有說白玉這樣直接,不然被別人聽了去或者傳了出去,對他名聲也不好。

但白玉可不怕他,更不會被他的大小聲給嚇到,要不是還在這裡上學,白子安還沒有到能決定這些親人相處方式的年紀,再加上白玉也沒有百分百的適應這個世間,不能貿然搬家,不然白玉早就帶著白子安搬走了。既然不能搬走,就要和白家眾人繼續糾纏,不能鬧得太難看,不然白子安在村子里如果出門受到村人的排擠,白玉得心疼死。

雖然他們還沒有資格被白玉看在眼裡,可是表現出來了,做的過分了,別人就會以為白玉冷心冷肺,從而覺得白子安也是如此,這樣實在不好。最重要的是對白家人的最終對待方式,白玉還要等到白子安長大了,他自己做出決定。

種種因素之下,少不得,白玉只好糊住面子情,「大堂哥這話說的不對,要是我爸爸在,家裡的錢,孝敬一部分爺爺奶奶是應該的,也僅止於此。就是我爸媽在的時候,也完全不會要花錢還要跟爺奶商量請示,更何況現在我爸媽不在了,家裡的錢一分一厘都是我和安安的,不存在請示也不存在養老。要是有一天我大伯、三叔不在了,到時候大堂哥再跟我說養老錢,我肯定不會拒絕的。」白玉看傻子似的看白子福,你以為你聲音大,你就有道理,你就是老大,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這下子不要說白三叔了,白大伯也忍不住了,站起身子,蒲扇似的大手把炕桌拍的當當直響,「白玉你這個小賤人,竟然敢咒老子。」直氣的臉黑紅黑紅的。

「我可沒咒你,本來兒子還在就應該兒子養老,沒聽說兒子還在,而且是兩個壯年兒子還在,就要管未成年的還在上學的孫女要養老錢的。莫不是大伯和三叔住著爺奶建的房子、吃著爺奶種的米糧,卻不想給爺奶養老吧?」白玉一貫的面無表情,聲音冷淡。

不給你們幾句重話,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麼不要臉。

這話不僅諷刺了白家老頭和老太太,有兒子不靠反而要盤剝孫女,簡直是為老不尊的典範。還諷刺白家大伯和三叔,吃著老爺子的住著老爺子的,卻指望不吃他們一粒米喝他們一口水的侄女給自己父母養老錢,簡直不要臉,無恥至極。

白丫看著挺直腰背的白玉,覺得她在發光,那麼耀眼、那麼奪目,像是一輪太陽,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存在,心裡幻想,自己什麼時候能像白玉一樣站直了說話呢?馬上她就回答了自己,不會的,沒有這一天,這一生都不會的。白丫實在是太了解白家這些人了,現在自己沒長大,他們壓榨自己的力氣。等自己長大了,他們就要賣了自己賺彩禮錢。等自己出嫁了,他們還會索取自己婆家所能被他們索取的一切好處。這些人就是她身上的螞蟥,一輩子掙不脫甩不掉。想到這裡,白丫稍微抬起看白玉的頭,又深深的垂下了。

白三叔一隻布鞋丟過來,被白玉偏頭閃過了,他氣哼哼的說,「老子不管,你要是不拿出200塊錢過來,你今天就別想好。」

「是嗎?」白玉冷笑一聲,轉身就走。白老三站起身就追,可是明明看著白玉就是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朝前走,自己再怎麼加快腳步就是追不上。他哪知道有種縮地成寸的神通,只是白玉就是一米縮成一步這種小幅度的縮,他不會想到那裡去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