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八十五章 大年初一大拜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大年初一大拜年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送走了他們,白玉也沒有去忙自己的,而是坐在院子里的木榻上,一副棋盤,一壺清茶,等著村裡的人來拜年,發糖果點心什麼的。

叔叔伯伯大哥大嫂都一一來了,白玉一一迎進門來,雖然表現不出歡聲笑語、熱絡非常,但是也笑容清淺、認真傾聽,也真摯的回上一句新年祝福,並真誠請他們拿一小包,用一小張油紙包的兩塊花生酥、紅豆糕什麼的。這是白玉和白子安商量著決定的,因為白玉並不想準備煙,乾脆就一人兩塊點心。雖然以白玉的經濟實力,能夠一人送更多的點心,但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白玉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恪守一下無父無母姐弟倆相依為命的身份。下林村裡的人普遍不是富裕的樣子,兩塊點心也是很不錯的,拿回家給孩子們當個零嘴都是好的。

其實村人一進院子,看著一頭烏髮、面容妖嬈的白玉認認真真與自己對弈的樣子,都是有些吃驚的。這小小村落什麼時候竟然出了神女一樣的人物,個個驚嘆的嘴巴都合不攏,都是迷迷糊糊的說幾句新年好,迷迷糊糊的拿了點心就出門了。這大半年白玉的臉上的藥水一點一點的褪去,一天天的經常看,還是很難注意這點小變化的,這新年的好日子,白玉換上一身新衣服,大家猛然一瞧,才發現這下林村的白玉丫頭出落的真是太漂亮了。

不用想,整個村裡都是說白玉怎麼怎麼好看,怎麼怎麼像仙女的話了。

院子里恢復安靜,白玉根本不知道自己給這村裡人帶來了怎樣的震撼,就算知道了肯定也只是笑笑就過了。最後來的是陳二虎夫妻,他們是先把村裡其他家的年拜完,才來的小院,打算叫上兩個孩子去自己家裡吃飯。新年嘛,就應該熱熱鬧鬧的,昨天大年夜都要回自己家守夜,讓兩孩子冷冷清清的過,那是沒辦法,今天可不就能去自己家了嗎?

一進院子看白玉竟然就坐在院子里喝茶下棋,可把陳二嬸一顆慈母心給疼的,趕緊上前兩步,恨恨的在白玉肩上拍了兩巴掌,「哎喲,你個死孩子。」想想新年不能說死字,又趕緊朝地上呸呸幾下,回頭責怪白玉,「看給我氣的,都糊塗了。你個傻孩子,這大冷的天,你坐在院子里幹什麼?」伸手碰碰白玉手上的小茶杯,一片冰涼,心更痛了。二話不說,搶過白玉手裡的茶杯,重重放在木榻上,拉起白玉就快步進屋,「這茶水都冰冰涼涼的,你還喝,也不怕涼了肚子。阿玉,二嬸跟你說,可不興作踐自己。大冬天的,坐院子里喝冷水,你還要不要身子了?生病了,我可不得心疼壞了?」

被二嬸這一連串給整蒙了的白玉坐到堂屋的大炕上才醒過神來,心裡暖暖的,雖是三百年來第一次挨了打,但是也是真的第一次在年節這樣特殊的日子裡,感受到了長輩的關愛,以往在幻境中的新年也不過就是和虎娘依偎在一起,擺一天的棋局而已。看陳二嬸急匆匆的張羅著倒熱水的身影,趕緊拉著她坐下,「二嬸,你摸摸我的手,我一點也不冷。我是練了功的,火力大。」陳二嬸摸了摸果然暖和,就不好再繼續嘮叨了,她本來就是個疼孩子的,自己又沒有閨女,可不就可著勁兒的疼白玉了,「好好,你自己要注意就好。二嬸打那幾下,可打疼了?」說著伸手在白玉肩膀輕輕揉幾下。

「就那輕輕的幾下,哪會疼?冬天的衣服厚。」白玉看她一臉心疼,心裡甜絲絲的。從進門開始也一臉不贊同的陳二虎,看老婆就這幾下就被白玉拿下了,好笑又好氣。既然老婆不行,只有自己上了,「阿玉你二嬸說的話,你可得放在心上。不能因為自己身體好,就大意了。這寒冬臘月的,怎麼小心也不為過。你要是病了,那安安可不要哭,自己也難受不是?」然後想想也有點不好意思,推了推自己老婆,「孩子媽你給阿玉講講女孩子要是受凍了的壞處,我去看看兩臭小子把安安帶哪兒去了。」

說著就大步出門了,農村干苦力的糙漢子,臉上早就黑的看不出臉色,只有耳根子隱約可見一點紅暈。白玉看了好笑,這麼容易害羞啊,真是個可愛的人。聽了當家的提醒,陳二嬸也想到了,心裡納罕,哎喲這當家的這次心可真細。感嘆歸感嘆,正事可是不能忘的,王菜花趕緊給白玉講了女孩子一輩子不能受凍,要不然來小日子了怎麼疼痛,以後懷孕如何難,就算懷上了又怎麼樣難受,一大堆巴拉巴拉,一定要白玉記住以後不能隨便挨凍。

可是他們哪裡知道,白玉的身體早就不是一般人了,要修神,必須刻苦練功,突破身體的極限才行。現在白玉的身體雖然外表肌膚嬌嫩,但是抵抗力不是一般的強,小小的寒冬,哪會放在眼裡。但是看著這樣一個滿臉慈愛的婦人絮絮叨叨的關心呵護,就算白玉早就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枯燥寂寞的日子裡冷寂的一顆心,也不禁熱了些許。

等說完這些,三個孩子回來了。白玉到堂屋門口一看,喝,好傢夥,一大群孩子跟著白子安後面呼啦啦的竄進了院子。小傢伙搗騰著小短腿,跑到白玉身邊,一把抓住白玉的手,「姐姐,他們要來給你拜年。」

陳文傑、陳文禮不大好意思的湊到白玉身邊,還是陳文傑低低的說,「阿玉姐,他們大概是想要你昨天給的糖果,又不敢自己來,才跟在安安後面來的。」當時看見白子安一家一家的拜年,跟在他身後的孩子越來越多的時候,陳文傑就開始注意了,仔細聽了聽,才知道原委。原是這些孩子家裡大人都去白玉家拜過年了,他們都沒去,就是等著跟在白子安後面跟他一起回家,然後再給白玉拜年,畢竟,年三十的晚上,就是白子安給大家發的糖。大家想要是拜年的時候,白子安在家,說不定會再發一次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