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八十六章 走親戚(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走親戚(求收藏)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日子貧困,村裡的孩子哪見識過包裝精美的水果糖,香糯糯的奶糖,還有見都沒見過的巧克力,哪能不想要?白玉也不介意,本來從京都買回來就是為了過年用的,小傢伙嘴巴里根本不缺零食,不說白玉不准他吃這麼多糖,他自己也不在乎這些糖果,什麼牛肉乾、兔肉乾、豬肉脯才是他的最愛呀。

看著孩子們眼巴巴的樣子,白玉又低頭看看小傢伙滿臉的歡欣,人有時候必須要分享才會更快樂,她就進屋把糖果袋子拎了出來,放在木榻子上,「安安來,你自己看怎麼分給他們。」

白子安笑眯眯的打開三個袋子看了看,奶糖最多,巧克力最少,水果糖次之,「姐姐我還想給他們嘗嘗你給我做的花生糖、話梅糖、松仁核桃。」小傢伙說著一臉得意的看了看村子里的人,看他們羨慕死了的樣子,心裡更開心了。哼哼,我姐姐就是厲害,你們只能羨慕嫉妒的小模樣,神氣活現的很。

「那些啊,我沒有用包裝紙包裝。那你要比較久才能分好了,乾脆進屋分吧。」說著又把糖果拎進屋子,又把花生糖、話梅糖、松仁核桃一種挑了一玻璃罐拿出來。小傢伙搬來一個小板凳上爬上凳子,給一個孩子三個奶糖、兩個水果糖、一個巧克力,然後再一人發了一張白玉之前裁好的沒用完的一片油紙,給他們一人一個花生糖、一個話梅糖、一個松仁核桃,十六個孩子,每人都笑眯眯的,嘴巴里包著糖果,開心的要跳腳。還有的小點的孩子想要更多,白子安也不生氣,認真的跟他們說,「不行哦,我和姐姐明天就要去姥姥家,要給姥姥家那邊的表哥表姐帶東西。」

小孩兒裝大人,一本正經的小模樣,稀罕死個人。陳二嬸本來是有點心疼東西的,但是想想白玉一直在山裡找藥材賣的錢,也不是不夠兩個人花,再又看著兩個孩子,一個發的高興,一個看著另一個發的高興自己也高興的樣子,就忍下了嘮叨。

白玉看白子安這樣說,想著只要告訴了他的事,都能放在心裡,還有自己打算的小樣子,她心裡也是很高興的。等村裡的孩子們走了,小傢伙又仰著小腦袋對陳文傑陳文禮說,「文傑哥哥、文禮哥哥你們要吃就自己抓,我的手太小了,抓不多。」

陳二虎跟所有的大人一樣,雖然平時話不多,面對小孩子還是喜歡逗一逗的,特別是聰明可愛的孩子那更是愛逗弄了,「安安你剛剛不是還給他們分嗎?你乾脆給你文傑哥哥、文禮哥哥也分一樣的不就好了。」

聽見陳二虎這麼說,白子安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二叔,你這麼大還會這麼笨哦?村裡的哥哥姐姐跟我文傑哥哥、文禮哥哥能一樣嗎?姐姐說了這是我親哥哥,跟姐姐一樣的。雖然我覺得是比姐姐差一點的,但是我還是會對他們很好很好的。」

看他一副你好笨,怎麼這也不知道的樣子,陳二虎哈哈大笑,「對對,二叔搞錯了。你們是兄弟。那他們把你的東西要是吃了,你明天沒有東西帶到姥姥家裡去怎麼辦?」

「吃了糖果,還可以帶牛肉乾、兔肉乾、豬肉脯嘛,姐姐鹵的野雞野鴨也可以帶,家裡還有別的東西。要是沒有,我可以把我今天去拜年村裡人給的糖果帶去,雖然沒有這些好,但是表哥表姐肯定不會介意的。姐姐教過我的,說是禮輕情意重。」小傢伙為人處世已經很有一套。

把陳家夫妻二人也驚了一下,這孩子這麼小,就懂得這麼多了,還是阿玉教的好。

陳文禮早就忍不住了,看自己哥哥不扯著自己了,一下子跳起來,「爸爸,你說什麼呢?我才不會這麼饞,要吃這麼多糖。再說了,過年前,阿玉姐已經送了很多去我們家了。我怎麼會這麼不懂事,把阿玉姐要去送禮的東西都吃掉。」

「你個笨蛋,我扯了你半天,你都不明白,爸這是逗安安呢1陳文傑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拍在自家傻弟弟的背上。

頓時一屋子人都笑了起來。

度過愉快的一天,年初二,天還沒亮,白玉就用小被子包好了白子安,給迷糊糊的小包子餵了一碗粥,就背著昨晚整理好的竹筐出門了,手中還掛著小傢伙自己整理好的小書包,和裝著小傢伙衣服的小包袱。

因為遠,白玉走了三個小時才到了李家村,到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白玉按著小姑娘「白玉」的記憶找到了姥爺姥姥家,推開院門,第一眼看到的是小舅媽孟大妞,正在院子里潑水。看到進門的白玉姐弟,掉了手中的瓷盆,「當」一聲,才回過神來,顧不得撿盆子,趕緊迎上來,伸手想摸摸白玉的臉,卻看見了還在白玉懷中酣睡的白子安,眼眶頓時紅了,「阿,阿玉,你來了,快進屋。」接過用被子裹著的白子安,提步進了屋,把粉嫩白胖的小傢伙安置在堂屋的大炕上,用被子蓋好,才悄悄抹著眼睛進了東屋,「爸,媽,快出來,阿玉和安安來了。」

不等公婆反應過來,就匆匆的跑回自己屋子裡把忍不住的眼淚捂進枕頭裡,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白玉的耳目多麼聰明,看到這樣的情況,感覺到很莫明,莫非不應該來?

很快頭髮花白,顫顫巍巍相互攙扶著的李老頭李老太夫妻進了堂屋,臉上滿是皺紋和老人斑,但是看起來卻不讓人覺得討厭,而是滿滿的溫和慈愛。兩人坐在炕邊,拉著白玉的手,一會兒看看白玉、一會兒看看小傢伙,眼睛簡直忙不過來。

「姥爺、姥姥新年好。小舅媽她?」白玉看這樣也不是個事,還是問出了口。

姥姥伸著粗糙乾癟的手,摸了摸白玉的頭髮,「阿玉,好孩子,沒事,沒事,不是因為你。」

「姥爺姥姥沒本事,你小舅結婚結的晚,拿不出聘禮來,是你爸媽把一整年做的木工活和賣糧食的錢都拿來做了娶你小舅媽的聘禮。你小舅媽家裡條件不好,但是家裡弟弟生了大病,必須要那些聘禮救命,我們家拿了出來,也不跟她計較。」姥姥蒼老的手拉氣白玉柔嫩的手,認真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