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八十八章 舅舅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舅舅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小傢伙一聽,蹭的一下子站起來,看著坐在姐姐身後的姥爺、姥姥,抱著白玉的脖子,肉下巴擱在白玉的肩膀上,讓白玉方便給他整理褲子,臉上開出一朵暖融融的笑花,「姥爺、姥姥新年好。」

李老頭夫妻兩看著鬧在一起的兩個孩子,是這一年頭一次覺得心頭一輕,笑微微的,「好、好,安安醒啦?睡得好不好?」

「嗯,好。姥爺姥姥,我給你們帶禮物了,姐姐給了嗎?」小傢伙一邊伸手讓白玉給他穿棉襖,一邊問。

「我和你一起商量著準備的給了,但是你自己準備的我還沒給。我把你的書包帶來了,一會兒洗漱好了,你自己給吧。」白玉給他扣扣子,小傢伙昨天說自己要送禮物,興興頭頭的整理了一書包。

「哦,好吧。」小傢伙一穿好鞋子就蹬蹬的跑到門邊拖過自己的書包,打開拉鏈,就在最上面是一個紅色的小荷包,趕緊蹭到姥姥身邊,哼哧哼哧的爬到炕上,拿出一個小稻穗發卡別在姥姥的鬢邊,又親了親姥姥的臉頰,「姥姥真好看。」把個李老太高興的嘴都合不攏了,趕緊伸手摸摸發卡,又著急的喊,「三媳婦兒,三媳婦兒,把你那個梳頭的小鏡子拿過來,快快,拿過來。」

哭了一會兒,躲在廚房切切剁媽聽到婆婆喊,立刻應了一聲。

小傢伙又蹭到姥爺身邊,小手從荷包里拿出一個小小的鐵盒子,「姥爺,這是姐姐專門給我做的冬天抹手的,說是不會凍傷。我用了一盒子,還有兩小盒子,都在這裡。」說著打開盒子,用小指頭勾出來一點,輕輕的抹在李老頭一年又一年因為生凍瘡而變得醜陋不堪的溝溝壑壑的手背上。這會兒手指、手背就有許多裂開的在流血的小口子,小傢伙一邊輕輕的抹,一邊微微的吹氣。那個暖暖的軟軟的小手啊,就像是撫在李老頭那顆蒼老的滿是傷痕的心尖兒上,小嘴吹的那個氣啊,就是吹進了他滿目瘡痍的心裡,不由的笑出了眼淚。

小傢伙認真的給姥爺抹好了兩隻手,然後翻過老爺子的右手,輕輕的親在了老爺子的手心,「姥爺養安安的媽媽辛苦了,姐姐說這些傷口都是姥爺的勛功章。」這輕輕地一吻,老爺子覺得這一生受的苦都變成了甜的。他摸摸小傢伙的頭,「不辛苦,不辛苦,有了你,有什麼苦的呢?姥爺一點都不苦。」眼睛里的那個淚啊,卻是怎麼也忍不住,一把抱起孩子,把臉藏在小傢伙的小胸膛上,默默的流淚。

準備進門的小舅李立雙,小舅媽孟大妞,又偷偷的轉身出去了,夫妻倆在自己房裡抱住對方,悄悄的哭,小舅媽捂著自己的胸口,哽咽的說,「當家的,我,我,這麼好的孩子,這麼好的孩子,我要疼死了,我簡直要疼死了。」

小舅舅想著小時候家裡窮,媽要一整天都在地里做事,自己是四姐照顧大的。好容易大家日子過得好些了,可以輕鬆些過日子了,偏偏四姐夫妻倆扔下孩子沒了。這兩個孩子這麼乖巧,這麼懂事,怎麼捨得的呢。他想不通,這世道這老天,怎麼就看不得好人安生過日子?

白玉也沒想到小傢伙會這個作態,以為送了禮物,親一親,就好了,哪兒知道,這小傢伙會說出這樣讓人暖心的話,這可不是勾著兩個老人哭嗎?

小傢伙伸著自己的小胳膊,環住姥爺的頭,「姥爺你別傷心,媽媽不在了。我們要更加好好過,要是一直哭一直哭,她在天上看見了,又不能下來抱抱你,她該著急了。」

這孩子把白玉說的話都記在心上,有時候晚上他想媽媽想的狠了,哭個不停,白玉就抱著他這麼安慰的。

說的兩位老人又暖心又好笑,抹抹眼睛,「對對,大過年的,可不興流眼淚。」

「三媳婦兒,三媳婦兒,你怎麼還沒來?」姥姥收斂好情緒,笑著朝門外喊。

這時收拾好心情的小舅媽和小舅舅進來了,小傢伙一下子跳進小舅舅懷裡,「小舅舅新年好,你剛剛怎麼不在?」

「安安也新年好,舅舅剛才饒潛呷盟們今天過來這邊吃飯。再過一會兒,你姨媽家的表哥表姐也要來了,今天有人陪著安安玩了。」小舅舅笑眯眯的說,儘管他的眼珠子已經通紅。

「媽,我剛去洗了個手臉。要鏡子幹啥?」小舅媽雖然知道了,還是湊著趣的問。

老太太得意的偏著頭給小兒媳看,「你看,安安送我的發卡,好不好看?快,把鏡子給我,我自己看看。」說著搶過鏡子,自己左照照,右照照,還別說,稻穗的樣子還真挺好看的,一把年紀了還沒見過這樣別緻的小發卡呢,「阿玉,這金黃金黃的,姥姥戴,是不是太亮了?」

看著姥姥明明開心極了,偏還這樣問,白玉勾唇微笑,「怎麼會?這是我們在京都到處逛的時候,買的一些小東西。安安說要給姥姥送禮物,仔細的挑了這個。您好好戴著就行了,好看的。」

小舅媽也是笑眯眯的,「媽,亮什麼,一點不亮,稻穗不是金黃的還是什麼色兒?我們這農村的,就戴這樣的好看,比花啊朵啊的好看多了,大家都稀罕糧食么。」

聽著大家誇獎,白子安也笑彎了大眼睛。

姥姥照完鏡子,就著手把東西收拾在小包袱里,姥爺還一個勁兒的說,「老太婆,你把阿玉給我的藥酒放好哈。安安給我的藥膏,也放好,我每天要用的。那藥丸也放好來,阿玉說好了,每天吃一粒的。」

「知道了,得意個什麼勁兒?孩子也給我送了,你看這繡的多好看的帕子啊,還有安安給我的發卡也好看。」老孝老小,兩人就這麼爭起來了。

白玉也不勸,又彎腰在背簍里拿出了一個小包袱,「小舅舅、小舅媽新年好,這是我和安安送的東西。小舅媽抹臉的潤膚膏,小舅舅的果酒,小表弟的糖果點心。」

「你這孩子,怎麼帶這麼多糖果點心?」小舅媽本來接過一個白瓷罐,忍不住打開聞了聞,一股玫瑰花的香味,好聞極了,看到三大包罐糖果點心,責怪的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