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一章 參加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參加婚禮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白玉假裝害羞的低頭,然後她們就又七說八說的說起來別的八卦來,不是這個村就是那個店的某某怎麼怎麼了。白玉聽著,也偶爾暗自發笑。這小小的青山鎮,沒幾個村落,八卦竟然也是多得不得了。這個家的女孩子嫁得好,那個村的小媳婦兒有情況。這個人的親戚打老婆,那個人的親戚誰誰是大官。有好有壞,有真有假,大家說的也是真起勁兒。當然說到桃色新聞的時候,看到白玉這樣的小姑娘在旁邊,大家都壓著嗓子悄悄說,還故意說得含糊不清,但是白玉哪能聽不到,哪能聽不懂?

雖然她們沒文化,見識也不多,性格多少都有瑕疵。她們中有潑婦也有真正的賢惠之人,但是她們都活的很鮮活。對,就是鮮活,哪怕日子不盡如人意,但是她們積極的面對每一天,這是白玉三百多年都缺少的東西。所以白玉坐在這樣一群人中,一點也不覺得無聊,還越發覺得很有趣。

白家的眾人也是真的忙,忙的都沒空來找白玉的麻煩,所以白玉在陳二嬸的護持下,安然的度過了初七一天。初八早晨是迎親的日子,白玉六點就把小傢伙叫醒,到了白家老屋。白子安一到老宅,就蹬蹬的跑去找村裡的小夥伴了,昨天一群小孩子真是玩瘋了,打雞罵狗、爬樹掏鳥窩,什麼小壞事都幹了一遍。昨天準備回家的時候,見到白子安那一身黑不溜秋,完全看不出原本上面繡的是什麼的衣服,白玉差點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連一向寵愛孩子的王菜花都忍不住假意的捏捏白子安的小耳朵,輕輕的罵,「安安,你個小混蛋,你看你弄得這麼臟,阿玉給你繡的衣裳多好看啊,這肯定是洗不出來的了。」

還沒被這樣對待過的小傢伙有些新奇的歪頭看看王菜花,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才「噢」的張大了自己的小嘴巴,眼睛瞪的溜圓,一副自己也才發現衣服原來被弄的這麼髒了的樣子。不由得伸著小胖手,拍拍小肚子那一塊的衣服,想拍乾淨點兒,可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小傢伙沮喪的看看白玉才說,「對不起。」白玉被他這一連串的小動作弄得好笑不已,想到小傢伙平時跟著自己的確太過於安靜,小孩子還是淘氣一點好,所以白玉也沒真的罵他,只是讓他以後玩耍的時候注意一點就好。這不,剛來就迫不及待的去找人玩了。

八點,迎親的拖拉機才到了老屋門口。二堂哥白子祿穿一身得體的新衣服,用摩斯梳著閃亮的大背頭,穿一雙新皮鞋,在這年頭這打扮就已經是走在時尚的前沿了。新娘從上到下都是大紅色的棉襖棉褲,因為常常要買布做衣裳,白玉看的出來布料比這青山鎮能買到的最好的布料還要好一些,想來是白子祿從c市帶回來的了。從內心來說,新娘的裝扮真不算好看,可是因為是新娘,氣色不一樣、心情不一樣,白玉還是覺得這新娘很漂亮,她想是不是所有的真心嫁娶的新娘都是很美麗的?一大群年輕的男男女女簇擁著新郎新娘進門,小傢伙看的直拍手跳腳,嘴巴里跟著哦哦亂叫。

結婚,組成一個新的家庭,即將迎來新的家庭成員,這的確是一件高興的事情。每一個人都滿含著祝福,笑著迎接這對新人。對白老二一家尖酸刻薄的白老太,一張臉簡直笑成了菊花。

鬧洞房的時候,更是熱鬧非凡,先是小孩子上陣,各種嬸嬸你好美,好漂亮,然後捧著小茶杯給送茶水,找各種理由要紅包。等小孩子鬧完了,就是年輕人鬧了,吃同一根麵條,咬同一塊蘋果,蒙上新娘的眼睛,讓新娘找躺著的新郎身上放的糖果,層出不窮的新主意,也是讓白玉開了眼界。

最後把新娘鬧的差不多臉紅的要滴血,眼淚汪汪的差不多要哭出來,大傢伙才散了。中午的宴席吃完,家住的遠一點的人都先回家了,晚上就只招待了本村的人。吃完飯,白玉幫著整理桌子,掃地這些。大晚上的也沒說要洗碗盤,看整理的差不多,白玉就抱著已經開始打瞌睡的安安準備走了。

老太太盤著腿坐在大炕上,看白玉這兩天都老老實實的過來幹活,這顆時刻想找白玉茬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但是因為吃的幾次虧,也不敢像以前一樣對白玉罵罵咧咧、呼來喝去,一副商量的模樣對白玉溫言道,「阿玉啊,你看這兩天你大伯娘和、三嬸娘、大嫂都累癱了,你二嫂是個新媳婦,我們也不好煩勞她,免得人家講究我們白家欺負媳婦。你明天過來幫著洗洗盤子刷刷碗吧?」雖然話說的盡量委婉,語氣也盡量柔和,但是一直以來的對白老二一家的習慣怎麼可能說改就改了,所以白老太神態上還是透著一副我叫你過來做事,你就必須要過來的高高在上的模樣。

白老頭到初四的時候總算是完完全全退燒了,就是瘦了很多,原來的憨厚模樣都保不住了,整個看起來就很尖刻。他一如既往的坐在炕頭拿著煙槍抽的雲霧繚繞的,聽著自家老太婆的話,也沒做聲。其實他有些拿不準白玉,之前老實好拿捏的小丫頭片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厲害,連自己都不被她放在眼裡了。本來遲早就是個餓死的命,但是現在卻自己把日子給過了起來,看姐弟兩人的氣色和穿著打扮,還很明顯的比自己家過的好,這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難道真讓這兩個賤種就這樣飛出自己的手掌心,這叫人怎麼甘心?

他也不想想白玉和白子安要是是賤種,他自己又是個什麼東西。

白玉才不管這老頭皺著眉頭在尋思什麼呢,只管說,「爺爺奶奶,初十就要開學了。明天就初九了,我要帶安安去鎮上那邊了,要搬東西過去,還要打掃,忙得很,過不來了。」不等老太太發脾氣叫嚷,白玉又接著說,「天已經很晚了,安安都困了,我帶他回家了。你們都早點睡。」

說完就轉身走了,把老太太氣的伸手指著門口直發抖,好半天才喘過來氣,嘟嘟囔囔的罵「個死丫頭,你怎麼不去死?老頭子,你想個辦法,必須讓這個賤丫頭好看。」

白老頭吧嗒吧嗒的抽旱煙,「又不是古時候,不管是下一代和隔代的兒孫都必須孝順長輩。這是新社會,沒有誰會要求兩個還沒長大的孫輩必須要孝順爺奶。我去村委那裡打聽過了,不要說是要他們孝敬了,要是傳出去我們不撫養他們,還是犯法的,因為她倆未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