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二章 暗戳戳的白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暗戳戳的白老頭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說到這,老爺子就想起來,那天自己到村委會去打聽這事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幾個老人給自家和白玉調解之後,老爺子越想越生氣。這白老二是自己的親兒子,自己生他養他,他的命都是自己的。這白玉姐弟倆是老二的孩子,還不是應該乖乖的任自己搓圓捏扁。現在這兩兔崽子竟然妄想脫離自己,自去過自己的好日子,只讓他們拿出一部分孝敬自己這爺爺,已經是開了恩了,要是不識好歹,可不得把他們的錢全部要到手么?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常

這老頭子左思右想,想了好幾天,終於想起來個好主意,現在不天天宣傳什麼法律的么?這孫女、孫子孝順爺爺奶奶天經地義的事,國家領導人那麼英明的人物肯定也知道,哪能不制定在法律中呢。越想越覺得是這樣,白老頭就背著手向村委會走去,想著自己肯定不好直接上兩兔崽子家裡去再說讓兩人孝順的話,但是去找村幹部肯定行。這村幹部都是有知識有見識的人,肯定知道法律的事,到時候村裡的書記知道自家孫女竟然不孝順爺奶,肯定會跟著自己一起去兩賤種的家裡幫自己教育他們的。

到時候,兩人還不是得乖乖的把錢拿出來,還要他們多拿一些,讓這兩賤種知道知道爺奶是不能得罪的。

所以進了村委會辦公室,白老頭做出一副與以往一模一樣的憨厚老實模樣,坐在椅子上唉聲嘆氣一番。果然引起來村書記的注意,這書記姓王,大家都叫他王書記。王書記關切的問白老頭,「老丈,你這是怎麼了?遇到什麼為難的事,你給我說說。」

這不就正中白老頭的下懷嗎?白老頭就如此這般的,把那天白玉在他家裡怎麼怎麼蠻橫的說不拿養老錢的樣子給描述了一番,末了白老頭眼眶氤氳好似要落下淚來,「王書記,我做爺爺的,真不是想要孫女的錢。只是家裡二孫子要結婚,哪哪都要花錢。這養老錢是以前跟我二兒子商量好的。要是孫女孫子真的生活困難,我也抹不開我這老臉去管他們要錢。可是這兩孩子日子過得好得很,比我們這一大家子好多了。就這我才說找他們要,哪知道最後我家老太婆都差點被揍了?」

說完這些,白老頭看著王書記的眼睛恨不得射出亮光來,就等著王書記說出法律規定了孫輩必須孝順爺奶的話來。

可是白老頭一番說辭讓王書記明白了坐在眼前一臉愁苦的老丈是誰了。白家那點破事兒,村裡早傳開了,沒誰不知道的,王書記還特意找村長了解了實際情況,就等明年開年的時候開展工作的時候嚴厲教育一下白家眾人呢。好傢夥,自己還沒上門呢,這老頭子竟然跑到自己面前倒打一耙,對兩個十幾歲的孩子,還真是捨得下手,這心得有多黑啊?把王書記給氣的,啪嗒一聲,把杯子重重放在自己辦公桌上。王書記氣的胸膛一股一股的喘氣,「好你個白家爺爺,你知道你孫女幾歲嗎?你知道你孫子幾歲嗎?你知道你孫女怎麼掙的錢嗎?兩個沒成年的沒爸沒媽的孩子,任何有善心的人看了,都得伸把手給幫幫忙,你可倒好,你這可是親爺爺。你是親爺爺,你知道嗎?你孫女冒著生命危險上山采草藥、打獵賺的錢,你怎麼有臉想拿著花。我真是都要為你感到羞愧。」巴拉巴拉,王書記把白老頭一頓猛噴。最後當然是白老頭扛著一肚子氣回了家,還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被村裡書記給罵了。自己這一大把年紀,要是被人知道自己被人給罵成這樣,哪還有臉在村子里走動?

「啥?老婆子不養他們還犯法?」老太太張著嘴,怎麼也想不通。白老頭也想不通,但是想到王書記聲色俱厲的跟自己說,自己要是做的過分了,他絕對報警把自己送牢里待幾天醒醒腦子,他也不敢不信,不敢不害怕。

可是就算害怕,白老頭也不打算放棄對付白玉姐弟的打算。一想起白玉手上得的賣人蔘的錢,以及後來賣草藥、野物和她得獎來的錢,白老頭都覺得有螞蟻在啃自己的心,讓自己日夜難安,那是吃不香睡不著。所以白老頭下定決心,他一定要把這些錢給弄到手。

白玉可不知道白老頭暗戳戳的正在想招兒對付自己,就算知道了白玉也不會害怕。這真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在絕對的武力下,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紙老虎好嗎?白玉可真沒必要害怕白家人,最多就是覺得蒼蠅多了,有點煩人。

所以此刻她牽著樂陶陶的小傢伙慢吞吞的回了家,給白子安洗他的胖腳丫的時候,他點點小下巴笑嘻嘻的問,「姐姐,我們明天就去鎮上嗎?不用去爺爺奶奶家了嗎?」看白玉點頭,小傢伙高興的呵呵笑,「可真好,安安不喜歡他們。」偏著小腦袋想了想,抿抿嘴唇說,「安安還是有點喜歡二哥的,他對我笑,給我吃糖,不像爺奶家的其他人都瞪我。哦,丫丫姐也好,就是她老不笑,安安有點不喜歡。」

「是么?你什麼時候跟她玩了?」把小傢伙塞進被子里,白玉問他。

等白玉洗漱完,小傢伙摟住白玉的脖子,把自己蹭進白玉的懷裡,才笑嘻嘻的說,「我們小孩子管新二嬸要完紅包,三嬸一把把丫丫姐的紅包搶走了,還用手掐她了。她躲在角落偷偷哭,安安就去給她送了姐姐給我的話梅糖,然後陳家哥哥們就帶著我們玩了半天。但是丫丫姐一直不笑的,文禮哥哥一直說她跟鵪鶉一樣膽子校姐姐,鵪鶉是什麼?」

小孩子就是這樣天馬行空的,想到什麼說什麼,一會兒在說這個,一會兒就想到別的地方去了,白玉也並不糾結一定要小傢伙沿著一個話題說完,他說到哪兒就陪他說到哪兒,「鵪鶉是一種小動物,體型較校等天暖了,我可以抓來給你看看。你不是吃過鵪鶉蛋嗎?」

「在京都和霍二哥一起吃的,安安記得。那個小小的,蠻好吃的。」說著還吧唧吧唧嘴,好似在回味一般。

兩人聊聊天,講講故事,很快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