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六章 調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 調侃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這邊小傢伙的小情緒是被白玉輕輕鬆鬆的給解決了,但是霍雲霆這邊的熱鬧卻是剛剛到**。

本來小戰士來喊霍雲霆接電話的時候,霍雲霆就是在跟陳子為還有其他人在開會討論這次任務的細節。魏團長耳朵多靈啊,小戰士儘管聲音小,但他還是聽到了白玉兩個字。果斷的讓他霍雲霆先去接電話好嗎,這可是很有可能會成為霍雲霆這小子的小媳婦兒呢。這會是這臭小子沒開竅,等他開竅了,除非是個蠢貨才會看不上白玉這樣優秀又漂亮的姑娘。這作為老領導,可不得給他看著點嗎?一臉狐狸微笑的魏團長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這麼做,是不想再增多一分要多做一次媒婆的可能性的。

他只是體貼年輕人的好領導,幫助部下抓住小媳婦兒,以後好看笑話什麼的,只是業餘愛好。呵呵,業餘愛好。

等霍雲霆接完電話回來,魏團長愛逗人的性子就又出來了,一臉調侃,「怎麼,你小媳婦兒給你打電話來了?」這不辦公室里,一營的正副營長、指導員,外加陳子為都瞪大眼睛看著霍雲霆,眼睛里全是看好戲的意味。偏霍雲霆還沉浸在小傢伙有些失望的奶聲奶氣的嘟囔中,想都沒想就接話,「嗯,讓我有時間過去吃湯圓。」

好傢夥,這時候不上去摻一腳什麼時候上啊,陳子為跟他最好,「哎喲,連長,你啥時候娶得小媳婦兒啊?我怎麼沒喝到喜酒?還是不是好兄弟啊?」

回過神來的霍雲霆一腳踹陳子為腿上,「你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亂,你給我等著。」

「團長,不興這樣開玩笑的。阿玉真的才15歲,不能這麼開她的玩笑。是安安那小傢伙想我了,讓我去他家做客。阿玉才帶他給我打電話的。」

「你們都記住啊,根本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回事,阿玉好好的小姑娘,可不能這麼說她。」

一營長見慣了霍雲霆平常訓練士兵的棺材臉,對待上級的嚴肅臉,認識這個傢伙以來好似都沒見過他的表情溫軟過。以前都是聽說他跟白玉怎麼怎麼樣,還是頭次真的自己見著他這麼著緊的解釋一件事,關鍵是臉上還不是被誤會了該有的生氣神情。看到這,一營長就知道,這小子約摸是看上了,但是還沒開竅,他笑呵呵的問,「你小子,我剛聽了,你還是第一次這麼大段大段的說私事呢,啊?」

得,越解釋越說不清楚。霍雲霆乾脆放任他們戲謔的眼神飄在自己身上,直接接著剛才討論的任務情況講話。不管幾個人內心是怎麼笑話霍雲霆的,但是都是軍人,說起來正事都變得嚴肅認真起來。

小鎮上的元宵也沒有說張燈結綵什麼的,除夕夜掛的那些燈籠,都還留在下林村那邊。文華路這邊也沒有做燈籠的材料,白玉想過節還是有點氣氛的好,添點熱鬧的意味嘛。幸好這時候還是溫度還是很低的,白玉用加了自己做的藥水的井水,給小傢伙做了五六盞冰燈,點了蠟燭放在門廊上。五顏六色的加上溫暖的燭光,還是很好看的。

之前天氣冷,白玉都是拘著他,不許他跑出去太久的,今天過節,再加上霍雲霆沒來,白子安心裡還是有些失望,所以這會兒就沒管他,讓他跑來跑去的鬧。

等到天晚了,白玉才伸出手喊他,「安安,來,進屋了,吃了湯圓,在屋裡玩一會兒,要睡覺了。」小傢伙看看彩色的小冰燈,有些捨不得進屋,捧著小臉蹲在冰燈前面看了看,才站起來伸手握住白玉的手。

「好了,今天這麼冷,冰燈不會化的。明天起來了,它還會在的。」

元宵節放假,第二天早上沒有早自習,所以第二天白子安醒過來,穿好衣服鞋子,就顛顛的跑到門廊上,看到冰燈果然還在才開心起來,「姐姐它們都還在,今天晚上,我們還點蠟燭好不好?」

「好。」得了滿意的答覆,小傢伙才乖乖的洗漱吃早飯,由白玉送到小學去。送完了他,白玉才去了學校,她可不知道學校正有個小陰謀在靠近她。

自從齊青退出四人群之後,高珊珊又發展了原本住在鎮上的一個女孩子王蘭進入了她們的小群體。進入高中之前,高珊珊就跟明蘭認識,她們是同一所初中的學生。只是高中開學之後,高珊珊覺得自己競選了班委就應該多跟同是班委的女孩子在一起,才是符合自己的格調的。

過年的時候王蘭的爸爸王海志帶著王蘭來高珊珊家裡拜年,說白了,就是給高珊珊的爸爸送禮來了。這不得了爸爸囑託的王蘭才竭盡全力的小意討好高珊珊嗎?高珊珊本來就是被寵壞了的小姐脾氣,她就愛別人討好她、奉承他,讓她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沒幾天,她就跟王蘭熟悉起來了。

要說高珊珊在班裡最不喜歡誰,那當然是白玉了,不說上次堂弟高毅的事,白玉讓她在全班同學面前沒臉,就是之前白玉在班上的風頭勝過自己,就足夠讓高珊珊氣的咬牙切齒了。王蘭既然要討好她,那當然要投其所好了,在她面前各種抹黑白玉。這不元宵節一大早,王蘭又到高珊珊家裡去了,興奮的跟高珊珊說,「珊珊,我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啊?」高珊珊愛睡懶覺,還沒起床,說話就有些懶懶的。

「我跟你說啊,昨天不是提前放學嗎?我本來出了教室的,走到半路想起來家裡鑰匙忘了拿,我又回去找,你猜我看到什麼?」

看高珊珊還是一副興緻缺缺的樣子,王蘭對著她擠眉弄眼的說,「我看到隔壁班的田春宇放了一封信在白玉的課桌里。」本來聽到白玉的名字有些意趣的高珊珊,想想就算是放了一封信又能怎麼樣,半起身的身子就又躺回去了,「嗯,這有什麼好高興的?」

「哎呀,珊珊,你聽我說完嘛。我偷偷看了那封信,是首情詩。然後我打算明天早點去學校,給田春宇的教室放個字條說明天早上在教學樓前邊的花壇見。」

「那白玉也不會去啊,就算想辦法讓她去了,又有什麼用。」高珊珊蹙了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