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七章 早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早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我說珊珊,這還不容易嗎?正好明天不用早自習,她肯定要去送她弟弟,我們找個人提前跟陳文傑說,有人找白玉在教學樓前面的那個海棠樹前面見面不就完了。我倆說的話,她可能不會信,但是陳文傑的呢,白玉肯定會信的。」

「到時候我們看她出了教室,去告訴教導主任,或者你怕老師印象不好,讓別人去告訴也行。珊珊你又不是不知道教務主任那個性子,到時候肯定什麼都不問,也不會聽白玉和田春宇解釋的。就算白玉解釋,死不承認,我們派個人引教導主任去搜她的課桌,看到那封情書,不就正好人贓俱獲了?不說開除白玉,最起碼也會記個大過吧?這比找她吵架,可那個多了,是不是?」

「誒?我怎麼沒想到呢,這個辦法好,嗯嗯,就這麼辦。」高珊珊也不躺著了,擁著被子就坐起來,拉著王蘭的手,高興的說,「教導主任那人最討厭學生傳紙條寫情書這回事了,他要是知道白玉有早戀傾向,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兩人又低著頭湊在一起,商量了具體的計劃,什麼事可以找誰誰去做,又怎麼做之類的。結果就是白玉進教室放下書包,陳文傑就跟她說,「阿玉姐,剛有人來說,有人在教學樓前面的海棠樹那裡等你,好像有事跟你說。我還沒問是誰找,那個人就急匆匆的走了。反正現在離上課還有時間,要不阿玉姐你去看看。」自從看過白玉對戰小混混們之後,陳文傑那對白玉是相當放心了。這一般二般的人肯定為難不了白玉啊,偏偏這鎮子里都是一般二般的人。這不是說明白玉可以在這鎮上橫行無阻了么,這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要是說非要擔心點什麼的話,那也該擔心別人不會找上門來被她揍才對。

聽了陳文傑的話的白玉也無可不可的下樓了,海棠樹下站著一個瘦高個子、眉目清秀,看起來很書生氣的男學生,白玉走過去問,「你找我?」正好這邊有個幾個男孩把籃球拍的咚咚直響,從他們旁邊走過,吵吵嚷嚷的。

顯然這問話讓男生很驚訝,顧不上去看那群吵鬧的同學,訝異的問,「不是你約我在這裡見的嗎?」不等白玉再說話,被教學樓前面這麼吵鬧的聲音引來的教導主任,一聲呵斥傳來,「那邊的,海棠樹下的兩個學生,你們給我過來。」這真是平地一聲吼,震的周圍的人都朝白玉這邊看過來。本來很激動的等著女神的田春宇,微微泛紅的臉頰,瞬間變的蒼白了。

在鎮一中上學的學生沒有誰不知道教導主任這個大魔頭的,他這個人嚴格到嚴酷,沒有別的愛好,就是愛在校園裡四處逛,然後挑學生的毛病,找學生的麻煩。

**年間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被他記了大過小過的,被他找到理由開除的都有好幾個。雖然文校長是個愛惜學生的,但是學校里也不能搞一言堂,要真是被大魔頭挑到了毛病,那真是不死也要脫層皮,就連文校長都拿他沒辦法。

因而田春宇心裡怕的要死,他家裡條件不好,父母的希望都在他身上,要是被大魔頭胡攪蠻纏扣上早戀的帽子,被學校開除了,那可怎麼跟家裡交代。他越想越害怕,臉都嚇的從白到青了。

「老師好。」白玉還是一貫淡淡的,並沒有什麼別的表現,畢竟這會兒她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她可沒關注過這學校里一個小小的教導主任是個什麼為人處世,也不知道這男孩到底找她幹什麼了,所以在旁觀者的眼裡她淡定的太不像話了,包括正準備發揮專長好好對他們噴一頓的教導主任。

「你、你,你叫什麼名字,這是個什麼態度?」教導主任氣的手都哆嗦了,這還是當了教導主任這麼多年,第一次被他逮到了,但是一點也不害怕的學生,還是個女學生。

看到他差點要點到自己臉上的手指,皺了皺眉,不太喜歡這樣被手指啊,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能把自己氣成這樣,原諒白玉還沒反應過來這老師以為抓著她早戀的現行了。既然不喜歡,白玉就微微的向後退了一步,歪著頭疑惑的問,「我是白玉,我的態度有問題嗎?難道不應搞跟老師問好?」

旁邊若有若無的悄悄觀察著這邊的學生聽白玉這樣問,仔細想了想,也是啊,見到老師當然應該問好了,這話沒毛玻

「你這有恃無恐的樣子,到底是誰給你的底氣?嗯?青天白日的在學校里約見男學生,小小年紀,不學好,就想著談朋友啦?」

「啊?你別想狡辯,我剛聽的清清楚楚,這個男學生說是你約他到這裡來的。說你們是不是早戀,早戀多久了?」教導主任越說越覺得自己捏到把柄了,所以也越來越大聲。

「你們兩個不用說了,男孩記大過,你等著被學校開除吧。」說完還饒有氣勢的一揮手,轉身就準備走,走了兩步吧,又轉回來,指著田春宇問,「還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

到了這一步,在樓上走廊上一直默默觀看的高珊珊和王蘭心裡都要樂開了花了都,兩人緊緊的握著對方的手,笑的牙花子都豁出來了。白玉聽到「早戀」兩個字,才真的明白過來這老師為什麼會這個表現了,在田春宇期期艾艾半天要說話之前,她先開口問,「老師,我想了想,沒看出來,我剛剛跟他」,說到這,白玉偏頭指指旁邊的田春宇,然後又看著教導主任接著說,「剛剛說的幾句話有在戀愛的表現。我就問他,『你找我?』,他回答『不是你約我在這裡見的嗎?』,就這樣兩句話,哪裡像是在談戀愛了?」

「第一,我進教室的時候,我們班長告訴我,有人傳話給他,讓他告訴我有人在海棠樹下等我,找我有事。」看田春宇一副激動的要說話的樣子,白玉用眼神阻止了他,「看他這樣子,應該也是被這個傳話的這第三方給找來的,這是陷害。」

「第二,就算事實上是我找的他,老師又如何一口咬定我要和他處對象?我可以找他討論學習啊,借一套卷子等等,這樣的解釋多的是了,老師偏偏就從兩句什麼也不代表的話里,聽出來了談戀愛的感覺。這真是讓我太不能理解了。」白玉說一條豎起一根手指,說完的之後,可能是因為她的手太過白皙,豎起的兩根纖長的手指,好似被陽光照透了一般,帶著微微光芒,閃的看過來的田春宇一陣頭暈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