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八章 開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開除?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旁邊的學生都想,也是啊,就一個人說了一句話的功夫,這就能算是早戀了?不能吧?教導主任被白玉這漫不經心的態度給氣了個倒仰,還是第一次見這麼膽大的學生。

「哼,不用你在這裡解釋、掩飾的,我親耳聽到你們約來約去的,還有什麼好理論的。處分就這麼決定了。快說,你叫什麼名字?」教導主任冷酷的又有些不耐煩的催促,或者存著不想讓白玉再找到機會說話的心思,他偏頭問旁邊的學生田春宇的名字,大家都知道大魔頭的凶名,不想得罪了他,並沒有隱瞞,吞吞吐吐的告訴了他。

知道了想要知道的,大魔頭大踏步的向自己辦公室走,要趕緊回去下處分通知呢。白玉看他這樣心裡還有點小驚訝,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給她強勢做主呢。雖然不是什麼好事,但是讓別人壓到她頭上,不太符合她的處事風格埃

「白玉,怎麼辦?」田春宇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回家怎麼跟爸媽交代,自己以後怎麼辦?記了大過,對考大學影響應該很大的。

「什麼怎麼辦?開除學生、記大過,他一個人說了算嗎?」白玉可一點也不怕教導主任,「你還是先告訴我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吧,你是怎麼得到要來這裡的通知的?」

白玉淡定的態度極大的安慰了田春宇的心,被問到這件事,他心裡有些羞澀又有些愧疚,說起情詩他害羞,但是也是因為他先寫了情詩,才導致了今天的見面和被大魔頭當場抓住,所以他也愧疚。不過田春宇還是有一點基本擔當的,並沒有打算隱瞞白玉,讓白玉承擔主要的責任,「昨天,我,我在你的書桌里放了我寫的一首情詩,我今天到教室的時候,就看到我的書桌上有約在這裡見的紙條,還署了你的名字,所以我剛剛以為是你約的我。」

「要不我去跟校長說一說,都是我先給你寫情詩的,這件事跟你沒關係的。」

「不用了,你回教室吧。這件事我會解決的。」白玉說完就轉身往班上走。還沒進教室,剛到教室門前的走廊上,高珊珊陰陽怪氣的聲音就傳過來,「白玉聽說你跟隔壁班的田春宇早戀被教導主任抓了?」

「哎喲喲,那可怎麼好,教導主任可是有名的大魔頭,他可從來不聽解釋的,說怎麼處分就怎麼處分的。那你這次不就慘了?」

「阿玉姐是不是真的?教導主任說要開除你?我去找他,跟他說,是別人傳話給我,然後我傳給你的。根本不是你主動約的。」得了消息的陳文傑急得額頭上都冒汗了。

白玉伸手攔住他,「沒什麼事,別著急。」然後才看高珊珊,「這件事是你做的?」

突然被這樣問,內心心虛的高珊珊特別驚訝,然後又強裝著理直氣壯的色厲內荏的說,「你胡說什麼,你自己搞早戀,在學校談對象被大魔頭抓了,跟我有什麼關係?你不要自己被教導主任抓住了就血口噴人,好不好?」

「你不承認,這沒有關係。我並不需要讓你承認這些,只要我知道是你做得就行了。」白玉淡淡地說。

聽到這些的陳文傑簡直要驚呆了好嗎。他覺得很疑惑,在他印象中高珊珊或許跟白玉是有一些不和,但那都是小女生之間的小矛盾。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如果這一切是高珊珊策劃的,那麼她就簡直是跟白玉有深仇大恨似的了。

當然白玉沒辦法跟陳文傑解釋,她只是很明顯的感受到了,高珊珊面對她是流露出來的氣息有由淺淡的不和變成了滿是森寒的惡意。尤其是站在高珊珊身後的王蘭,給白玉的感覺就像是盯人的毒蛇一般。以前沒有接觸過王蘭,所以她從來沒去感受過她的氣息,但是高珊珊不一樣,因為她是班委,經常來找陳文傑這個班長,白玉就難免關注了一下她。因此她白玉覺得奇怪,到底是什麼讓高珊珊變化這麼大。

既然疑惑,白玉就仔細觀察了下高珊珊,發現她和王蘭兩人眼裡全是惡毒和得意。這樣,白玉才肯定今天這件事,一定跟她倆脫不了干係。畢竟今天這件事一看就是小手段,談不上什麼高深,只是利用了學校恰好有個這樣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的教導主任而已。既然是小人使用小手段,這小人一定會親自來觀察事情的經過和結果的,說不得最後忍不住還有親自上陣奚落一番。這不就切合了高珊珊的莫大轉變和今日嘲笑白玉的行事么?

「哼,白玉你別以為就這樣兩句話,大家都會相信你了。教導主任都親耳聽到你們約會了,哪還容你辯駁?」高珊珊底氣不足,所以提高音量說完,拉著王蘭就進了教室。一直在旁邊觀察的王蘭暗暗咬牙,不中用的東西,就是仗著會投胎,一點小事都沉不住氣。可是想著父親的叮囑,她也不敢把內心的瞧不起給表露出來,只好按捺著哄著她。

陳文傑是真著急,跟熱鍋少的螞蟻也差不多了,他以為白玉說這是小事,是不知道教導主任的性子。開除可不是小事,這年月不讀書對著窮山村來說是沒什麼出路的。他急急的說:「阿玉姐,這件事可怎麼解決?這可怎麼是好?我去問問柴老師?」

「不用問了,我已經來了。」學校流言是傳的最快的,班上的好學生白玉出了這麼大的事,柴老師作為班主任聽說了,哪裡還坐的住,不可能不來看看的。柴老師心中怒氣勃發,這教導主任就是個自高自大的固執老頭,天天沒事就琢磨著懲罰學生,好像抓到學生犯錯了,就彰顯了他在這個崗位上是十分盡職盡責一樣的。柴老師把白玉叫到了辦公室,他沉著臉,「陳主任是學校出了名的難纏,他認定的犯錯的學生,還從來沒有從他手上逃脫過。我是知道你是不會搞對象的,可是這件事還真是不好辦。文校長也拿他沒辦法,他在C市教育局有關係。」

柴老師教書教到這麼大年紀,教了這麼多學生,教了白玉半年,還是看出來了些事情的。白玉她就是個天真的沒開竅的孩子,她現在就帶著弟弟努力的過生活,想著每一天比前一天更舒心,更自在。她連班上的人都沒認全,幾乎不可能認識隔壁班的田春宇,畢竟這個男孩也不是學校的什麼出名的人物。他想到這樣的一個好孩子,帶著弟弟還努力上學,就要這樣被一個人的一句話毀掉一生,就氣的要緊緊攥著自己的手,免得控制不住,做出什麼難以挽回的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