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九十九章 去解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 去解決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老師你不用這麼生氣,這件事,我覺得沒什麼難的。我想請一天假,現在就去解決這件事,您幫我帶句話給陳文傑,讓他中午去接我弟弟。」白玉看柴老師氣的不輕,跟他說了自己的打算。

「白玉你真的有辦法?」柴老師激動的問,「你是不是認識什麼人?」

白玉:。。。。。。

她心裡是蒙圈的好嗎?這怎麼扯上自己認不認識什麼人身上去了?但是看白玉沒說話的柴老師卻誤會了,以為她這是不好直接說出來呢,他激動的兩掌相擊,「那你快去,快去。來我給你假條。」

白玉拿到假條先去了一趟文校長的辦公室,然後在外面跑了一天。下午安安然的去接了白子安放學,小傢伙今天下午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他的同桌小女孩袁瑩瑩有些擔心他。放學了之後跟在他旁邊問,「白子安,你怎麼了?你今天下午一直不高興。」

白子安鼓鼓臉頰,耷拉著肩膀嘆了口氣,今天中午姐姐沒來接他放學,也沒回家,雖然文傑哥哥沒說什麼,但是他是個敏感的孩子,還是感受到了文傑哥哥的不尋常。只不過他問,文傑哥哥也不說,只是哄他,說姐姐有事。他雖然小,但是還是知道姐姐有多看重自己的,不是特別大的事,姐姐不可能把自己放在一邊的。

「安安。」看著小豆包無精打採的走到校門口,白玉不得不出聲喊他,不然這小傢伙可不要一路低著頭走過自己身旁了。白子安聽見姐姐的聲音,驚喜的抬頭看,一下子撲過來抱住白玉的腿,「姐姐,姐姐,你去哪裡了?你今天中午都沒來接安安。」

「白姐姐好,我是袁瑩瑩,你可以叫我瑩瑩。」袁瑩瑩一直跟在白子安身後,之前得不到他的回答,還是很擔心的。這會兒看他精神好點了,趕緊跟白玉打招呼。白玉看過來,大眼睛、小翹鼻、小嘴巴、圓臉蛋,是個可愛的小姑娘,「瑩瑩你好。」

小姑娘抿著嘴唇有些害羞的笑了,「白姐姐你真好看。」

白玉,「謝謝,你也很漂亮。」

袁瑩瑩臉都有些紅了,她看一眼白玉再看一眼正在抱著白玉撒嬌的白子安,忍著害羞問,「白子安,你好了嗎?」

還不等白子安回答,那邊袁瑩瑩的媽媽在喊了,「瑩瑩,走回家了。」

「哦,好。」袁瑩瑩高聲回答母親,然後看著白玉姐弟說了聲,「白子安明天見」后,就飛快的跑向了自己媽媽。

真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白玉拉著白子安的手,也往家裡走去,邊走邊跟白子安解釋,「姐姐今天遇到一件小事,要出學校去解決。不是不能帶你去,但是你在學校上課,不好隨意請假的,我就沒來接你走。」

等回來了姐姐的白子安瞬間沒有了憂愁模樣,一蹦一跳的跟白玉說話,「哦哦,那是什麼事哦?」

「嗯,我是這樣想的,**不離十事實是這樣的,但是具體的事可能有些出入吧,你聽一聽就算了,不必較真。」

「應該是有一個叫田春宇的男孩給我遞了一封情書,不知道怎麼被班裡的兩個女同學高珊珊和王蘭知道了。她們想要為難我,或者是想要學校開除我,所以給田春宇留了字條說我約他見面,然後又讓人傳話給你文傑哥哥告訴我,有人在哪哪等我,找我有事。我過去看的時候,正好被特意吵鬧的一群男學生引過來的學校管學生思想教育工作的教導主任看到了,也聽到了兩句話。然後他認為我在早戀,要開除我。」

「早戀就是我跟你講的,男孩女孩長大了要會選擇可以生娃娃的另一半,結成婚姻之前的一步。就是一個男孩和女孩都選擇了對方成為自己的另一半,但是沒有舉辦領取結婚證和舉辦婚禮,這時候兩個人就叫戀人。但是學校里有規定學生要好好學習,是不許早戀的。所以教導主任主觀認為,我和他在早戀,並且是我主動的,所以要開除我,要給那個男孩子記大過。」

白玉覺得這件事沒有什麼不能跟白子安講的,所以大略的把前因後果都告訴了他。小傢伙聽了氣嘟嘟的,「姐姐,你的那兩個女同學和教導主任都好討厭,那個寫情書的男孩也很討厭。」

「那姐姐今天出去是做的事,是讓那個教導主任不能開除你嗎?」

白玉,「嗯,事情發生的時候,我本來是打算當面解釋清楚的。但是我聽到同學議論知道這個教導主任做找茬開除學生並不是第一次了,他每次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和耳朵聽到的,根本不相信別人的解釋和拿出來的證據。」

「我就沒有繼續解釋了,因為這個教導主任性格如此,我要是非要說清楚,他會讓人搜我的課桌。那個田春宇就把信放在我的課桌里了,如果當著很多人的面,把這封信搜出來了,同學和老師都會選擇相信教導主任的判斷,而不會聽我解釋這件事跟我完全沒有關係。」

「然後我就讓那個教導主任趾高氣揚的走了,我估計他是回去寫開除材料、公告什麼的。柴老師叫我去辦公室詢問之前,我就讓你文傑哥哥回教室找到那封信,偷偷給毀掉了。」

白子安驚訝的張大了小嘴巴,雞蛋是放不下,一顆鵪鶉蛋還是沒問題的。他想了想,才說,「如果找到那封信之後,是不是就會像村裡的毛毛媽媽一樣?明明姐姐沒做這樣的事,大家還是會責怪你。」

村裡毛毛媽媽是個寡婦,白子安有時候跟小夥伴程程去村裡玩耍,有一次就碰到毛毛哭著和別的小孩打架,被打的很慘,也不服輸。最後白子安問他為什麼這樣,毛毛說這些人罵他媽媽。小傢伙不太知道事情是怎麼樣的,他是經過白玉的教導的,對一件事的前因後果不清楚的時候,不要隨意下判斷,也不要隨意傾向哪一邊。

之後他就回家問白玉,白玉出去跟王菜花還有別的村裡人打聽了下,又去親自觀察了一下毛毛的媽媽,才會來告訴他。毛毛媽媽在村裡算得上年輕漂亮的女人,可是毛毛爸爸去世了。寡婦門前是非多,她只不過是被自己婆婆就是毛毛奶奶看見在自己院門口跟村裡的另外一個伯伯說了幾句話,就被婆婆罵**蕩婦什麼的。然後就傳的全村都是,所有的人都開始罵毛毛的媽媽不守婦道,是破鞋。連村裡的小孩都開始看見毛毛就說他媽媽怎麼怎麼樣的,他是為了這些罵她媽媽的話才打架的。

「對,就是這樣的。就像毛毛的媽媽明明沒做過,但是被她婆婆看見與其他的伯伯說話,再由她婆婆傳出來,大家就只會相信毛毛奶奶的話了。所以我不能當時就跟他對峙,讓他去找到那封信,不是為了怕教導主任不信,而是怕其他所有人都不信。安安,到了那時就眾口鑠金了,不是事實也是事實了,知道嗎?」白玉毫不婉轉的把這些都告訴給了白子安,所以以後白子安長成什麼樣,就可想而知了,妥妥的芝麻餡湯圓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