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章 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憤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好吧,好吧,我還是等小二把小媳婦兒娶到手,再來爭寵吧?現在我可爭不過他。」想了想,蕭雲雷又逗自己媳婦兒,「哎,媳婦兒,你想想,咱霍家寶貝蛋兒,可是受寵的很,要不咱倆生個小的出來,立馬讓他滾到天邊兒去,咋樣?」

這時候靜默不語的霍老爺子來勁了,「老大,你說的是真的?你倆要是能給爺爺生個曾孫或者曾孫女,爺爺保准疼你倆,比疼小二還疼。」

霍長安都八十二五月份就要滿八十三了,哪能不想要曾孫輩,懷中有可抱才算是老年人最幸福的生活狀態埃

才結婚第二個年頭的蘇酥,面對長輩們期待又調侃的目光,害羞的臉都紅了,最後才蚊蚋嗡嗡一般,小聲說道,「我又沒說不生?」說完還嗔了開車傻樂的蕭雲雷一眼。

到了醫院門口,蘇酥臉上的薄紅才算是褪下去,扶著腿腳慢的程秀雲往醫院裡面走。

待幾人到了病房門口,首先看見的是用白玉穿來的棉襖圍城窩,窩裡趴著的兩條小白狗,耳朵上有黃色毛毛的嘟嘟還凶凶的低低嗚嗚幾聲,被純白的胖胖一爪子按在腦袋上,還對著它汪汪幾聲。然後嘟嘟才蔫頭耷腦的趴下去,連尾巴都懶懶的伏在棉襖上。

跳脫的蕭紀瀾覺得胖胖肯定是在罵嘟嘟,這是主人認識的人,瞎叫什麼?她感嘆他們好聰明好可愛,趕緊蹲下身,以只狗面前倒一碗濃香的大骨湯泡飯,可是他們看了看,卻並沒有按照蕭紀瀾想象中吃的歡快,而是沉默的把抬起來的腦袋又趴在兩隻前腿上了。

「怎麼不吃啊?」蕭紀瀾奇怪,打過仗見過有的老紅軍部隊養過狗的霍長安倒是知道一點,「瀾丫頭你別餵了,真的忠誠的優秀的好狗是不會吃主人以外的人喂的食物的。你先放著,待會兒讓小閨女自己來喂。」

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也只好先放在一邊。再抬頭便看見,重症監護室內,白玉一手抱著沉睡的白子安,讓他趴在自己肩膀上睡。另一隻手握著霍雲霆的胳膊,看起來是正在給他把脈。重症監護室本來就只許醫護人員進入,家屬每次只能進入一人,他們也不知道怎麼通知到白玉讓她出來吃飯。

這時候馮院長過來了,眼睛熬的通紅滿是紅血絲,眼周圍厚重的黑眼圈,來了重量級病人,當院長的也習慣了這麼熬著。可是他不是熬的憔悴不堪,雖然衣服皺巴巴、頭髮亂糟糟,可是但是臉上卻是滿面紅光,好想發生了大喜事一般。

他走近之後,出人意料的雙手緊緊的握住霍老爺子沒有拄拐的一隻手,「老首長,您可得告訴我,這小姑娘你到底是哪裡找來的。醫術可真正是好,不得不讓人贊服。」

「您老可能不知道,昨天的手術按照我們醫院醫生的醫術,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顱內很容易就損壞了神經,胸口則是特別容易造成大出血。可是小姑娘的針灸之術,竟然可以把體內血液循環的速度給降低到好像沒有,還可以推動子彈移到不那麼致命的位置。她拿手術刀的手那叫一個穩准狠,雲霆那腦袋裡的子彈,眨眼之間就給取出來了。」

「特別是去心臟處的那顆子彈的時候,協助的醫生出了差錯,造成出血點。小姑娘可是半點不含糊,又插上幾根金針,再撒點藥粉,竟然很快就止住了血。」

「還有,還有,昨天你們走後沒過多久雲霆就發起了高燒、痙攣,小姑娘反應真是迅速,一手抱著酣睡的孩子,還能把脈喂葯,擦手降溫的,這是個高端人才埃」

「霍老,我真想把人留在我們醫院。您能不能幫我從旁說一說。小姑娘什麼都好,就是那表情跟雲霆那小子是如出一轍的冷然淡漠,這不太好。」

馮院長實在是見獵心喜,太稀罕白玉的才能呢,完全不能控制心裡的激動心情,對著霍長安一頓里啪啦。

在病房裡的白玉聽到動靜推門出來,看到霍家人,淡淡的點頭致意,「他應該沒什麼事了。」

蕭紀瀾之前看到白玉抱著白子安在病房裡守著霍雲霆,就拉著蕭雲雷到一邊說,「你昨天安排人來給阿玉他們送飯,怎麼不叫人給安排一個病房給安安,這樣抱著他睡一晚上,還要守著雲霆那個小混蛋,該多累呀?你不是一向細密周全嗎?怎麼這次這麼馬虎?」

「老大,我跟你說,你可不能學著外面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一樣,看阿玉是農村來的,就看不起她。不說她是臭小子喜歡的姑娘,就是她救了你弟弟的命,你也得多多照顧照顧人家啊?」

莫名其妙被自己親媽給噴了一頓的蕭雲雷,很想扶額大喊冤枉,只是看著蕭紀瀾眼睛里毫不掩飾的責怪,無奈解釋,「媽,你兒子我是這樣的人嗎?我讓小劉安排了的,估計是到了陌生地方,小孩子離不開白玉吧。」

所以這時候見白玉出來了,蕭紀瀾趕緊拉著白玉到一邊坐好,怕白玉不放心,也不好貿然的說要接過白子安自己抱,只好說,「阿玉,你怎麼不讓安安睡在給安排的病房裡。你放心,這裡都有人守著的,就算在病房裡睡覺也是安全的很。」

「嗯,我知道,安安有點害怕,我抱他不要緊。」

一旁聽著的蘇酥,看著白玉仍然光潔無暇的臉,心裡感嘆,美人就是美人,已經一天一夜沒有休息了,臉蛋還是這麼漂亮,一點兒都沒有變化。不過感嘆歸感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她去醫生辦公室借來一張椅子,把帶來的保溫桶里的飯菜一一擺出來,才跟蕭紀瀾和白玉說,「媽,先讓阿玉吃飯吧。阿玉,來先把安安給我抱,等你吃完了,我再給你。」

看看懷裡睡得小豬一般的小傢伙,白玉憐愛的笑了笑,才把用專屬小被子裹得好好的白子安遞給蘇酥,活動了一下氣血瘀滯的胳膊,聽到嗚嗚的胖胖和嘟嘟兩小隻,白玉才看到兩隻狗對旁邊散發著香氣的大骨湯泡飯充滿了渴望,但是又不能吃,實在是太虐狗了的可憐樣子。

不由抿嘴而笑,白玉朝著眼巴巴的它倆點點頭,胖胖和嘟嘟的動作那叫一個迅猛,一躍而起,長長的狗嘴就埋進了大碗里,狼吞虎咽一般的吃的噴香。

所有人都被兩隻蠢狗逗得好笑,白玉也有些懷疑自己喂的靈泉是不是真的就白餵了,怎麼就能這麼蠢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