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一百零二章 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落幕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你以為我沒求嗎?人家女學生不僅來教育局投訴了,還把材料遞給日報和教育報那邊了。衛局長說了,這樣的事情在我們整個市都是大事,他哪能不拿出態度來解決這個事,不要說你這個小教導主任,就是他這個局長都要到D市區去挨批評!這事沒別的辦法了,你自己自作自受,我當時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把你放到這個崗位上,你偏偏還作妖,你自己受著吧。」說完啪嗒一聲掛了電話,留下這邊一臉錯愕的陳主任,崩潰的想自己這工作就要沒有了?

陳主任想著這些,把白玉活撕了的心都有,「你個小丫頭,年紀小小的,你本事還不校你還敢污衊學校的老師,以為就憑這樣,我就會被學校開除了,你做夢。你快去報社澄清,這文章里寫的東西都是你偽造的。你要是動作麻利點,我還能看在你態度好的份兒上,把你留在學校。」

「不知道陳主任是以為我有多蠢?」白玉長眉微挑,沒多餘的動作,也沒多餘的語氣,但是就是給人滿含諷刺和輕蔑的感覺。讓陳主任強裝的鎮定瞬間土崩瓦解,他本來就是來嚇唬白玉,想哄著白玉去報社說她說的全是假話,只要報社這邊澄清一下,教育局那邊肯定只會批評教育一下他,開除就不會了。可是算盤打得再響,白玉不配合也沒用。

臉色灰白的陳主任站在白玉桌前,不可置信的看著白玉,到底是怎麼讓自己淪落到這一步的呢?他努力的回想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人在迷惘之中總是很難看清事實的。

其實他是那一年被吹捧的昏了頭,慢慢的看到學生做的不對,總是嚴厲批評,校長也說他工作認真,學校的風氣好了很多。後來,後來就控制不住了,每天每天,自己都不是做教導主任,而是跟學生胡攪蠻纏了。

開除了第一個學生之後,覺得家長和學生對自己的畏懼,還有學生因畏而生的討好,徹底的腐化了他,然後他就變了副模樣。他開始把大家對他的畏懼迴避當做了敬仰,被大家都為了逃避懲罰而看過來的討好的眼神,被這些討好完全迷失了心神。

「你還不走嗎?我們要上課了。」白玉看他怔怔的站在那裡,教室里所有人都看著這邊,白玉並不想這麼矚目,所以出聲讓他醒過神來。

一直盯著這邊的高珊珊再也控制不住憤怒的情緒,王蘭看到她要衝到白玉那邊的時候,立刻拉住她的手,「珊珊不能去,你去了,不是告訴大家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

「王蘭你說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高珊珊抓緊王蘭的手,臉上全是憤恨,這個白玉難道是她的剋星嗎?她為什麼要這樣一直不從自己的生活里走開。

有的人就是這樣,永遠只會責怪別人,她不會去想,如果她不那麼嫉妒,不是總想著和白玉去比較,就不會讓自己的生活總是這麼陰鬱和痛苦。她也不會想著辦法的去誣陷人,也不會在這種失敗的時刻有這麼憤怒又難堪的情緒。她還會是以前那個有點小驕傲,但是很單純,對生活充滿美好嚮往的小姑娘,不會一雙眼睛只盯著白玉,把自己變成了一副自己都不認識的模樣。

上課鈴響了,今天第一節課恰好是柴老師的數學課,他進來的時候,陳主任還在白玉那兒一片杵著。柴老師還不知道報紙和教育局那邊兒的事,以為他一大早的來教室里為難白玉,臉色變得非常不好看,「陳主任,你一大早來我的班上有什麼事?」

可是陳主任根本沒有聽到柴老師的話,只是死死的盯著白玉,陳文傑看這樣不是辦法,他跟柴老師解釋,「老師,我們也不知道陳主任來教室幹什麼?進來就把早上的報紙摔到阿玉姐的桌上,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來到跟前的柴老師拿過白玉桌上的報紙,很快就看完了報道,他驚訝的看著白玉,「白玉這是你做的?」

早就攤開課本的白玉心裡是奇怪的,她知道這山村裡的孩子沒怎麼學會反抗老師,但她覺得不至於讓人這麼驚訝吧?書上不是說了嗎?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陳主任壓迫學校里的學生**年了,終於有人站起來反抗他,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嗯,我昨天找到的以前被無辜開除的六位學生,讓他們寫的證明材料,我再送到的日報和教育局。學校里既然不能幫助我伸張正義,我就找能幫我的地方了。老師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必如此驚訝。」白玉無奈的解釋,她真的很想這件事很快過去,讓生活恢復平靜,這樣的小人作祟,耽誤一天的正常生活,在白玉這裡已經是很煩心的了。

柴老師其實不是驚訝白玉反抗,他昨天一直以為她是認識什麼部門的人,請別人幫忙從教育局或者什麼地方施壓,讓陳主任自動放棄這次懲罰。這在柴老師心裡這些對這件事已經是最頂級的處理了,但是白玉這樣做,陳主任極有可能是會失去工作的,最好,也只能在學校當個小老師了,是絕對不可能再當教導主任的。他很驚訝白玉竟然能想到找報社這樣的辦法,這孩子也太聰明太大膽了。

不過作為班主任能教導這樣的學生,心裡還是很驕傲的,孩子自己做到這個份兒上了,做老師的哪還能再往後退呢,柴老師板正著臉對呆愣的陳主任說,「陳主任我們班的孩子都要開始上課了,你還是回你的辦公室吧。」

陳主任心裡現在只有一種感覺,虎落平陽被犬欺,自己這要被撤職的事情還沒被捅出來呢,這姓柴的就敢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可是不等他發作,文校長就來到了七班的門口,「陳主任,白玉同學,你倆來一下我的辦公室。」

文校長看著站在自己辦公桌前的有些害怕的陳主任和淡定如初的白玉,心裡想,這還是近幾年自己第一次面對著陳主任有一種如釋重負的心情,他拿著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遞給陳主任,「陳主任這是傳真過來的市教育局對你的處罰,從現在開始解除你在青山鎮鎮一中的教導主任一職,你可以收拾東西離開了。」